门上传来敲击声,接着杨曜昌的声音响起。

“四哥,你在吗”

杨曜将门打开,就见杨曜昌抱着一沓纸。见他开门,自发自动地进去,将纸堆摆在桌上。

“四哥在看兵书”他奇道。

“刚好摆了一本,就翻了翻。”杨曜道,“拟拿的是什么”

杨曜昌拍拍纸堆,特骄傲地,“这是给你的,这一个月以来京里的政事变化。”

杨曜倏地瞠眼,“八弟,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是在私探政事,若是被父皇知晓了,会定你一个心怀不轨、意图谋反的大罪”

“不让他知道就行了。”杨曜昌不以为意,“四哥,这些可都是我费尽千辛万苦给你收集来的,你看了之后就烧了,别给留下把柄。等你回了京城,我再把他们引荐给你,到时候就你自己去联系了。”

杨曜翻了翻那堆纸,上面的信息,是自家舅舅这种小小的市集街使能探听到的,而这背后隐藏得力量,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但这些,他竟要全部交给自己

杨曜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事会落到自己头上。

“四哥,你慢慢看,我回去啦。”

“等等。”杨曜昌急喊,目光依旧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这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你要全部交给我”

“当然,你只要记得答应我的那三个条件就行。”

那三个条件,在他看来,完全有利无弊的条件。

杨曜看着再度关上的房门,只觉得今晚的一切如同梦里一般太过于美好,不敢置信

他不由自主地掐了一把自己,很痛,他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这一切,全部都是真的

杨曜用了整晚的时间看完了杨曜昌的那堆信息,在烧的时候却犯了难。

他若是烧东西,和“此地无银三百两”没区别。

想了想,他将它们全部包好,塞到床的最里端,又仔细关了房门,正准备去找杨曜昌他给的烫手山芋,也要找他帮忙解决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房间在哪儿。

“算了,只有找个人问一问。”他自言自语。

此时天刚蒙蒙亮,京城里的人家,下人往往已经开始干活,杨曜围着檐廊走了一圈,却一个人也没看见。

隐隐听见一个方向有声音传来,他巡声走去,原来是厨房。林氏正带着几个仆人在准备早膳。

“殿下先到各处走走,早膳稍后便好。”林氏过来,将他劝出去。

“夫人亲自下厨”杨曜发现,这个将军府时时刻刻都在刷新他对权贵的认知。

“府里人少,自己能动手便动手。”林氏笑答,在天光下才发现杨曜眼下的青影很严重。

“殿下看起来很疲劳,可再回去休息一会儿。”

“无妨,稍后还要去永平客栈。”说到这,徐悦兰的告诫浮现,但他看林氏听见永平客栈神色也没有变,一时倒不好刻意解释。

“永平客栈那里让兰儿同你一起去,有她在,那些狄戎人更不敢放肆。”

林氏是直言直语,听在杨曜耳里就拐了个弯,这是提醒他不得再找歌姬舞姬。

想问杨曜昌的住处也没好意思问,倒是得到了徐悦兰的房间信息,就在一丛盛放的秋菊旁边。

手举起,又放下,杨曜犹豫着该不该敲门。

这是姑娘家的房间,是说两人已经定亲,但毕竟未成亲,该顾忌的还是应该顾忌。可林氏直接让他来找她,这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做。

四下里,也没个丫鬟婆子之类的,他犹豫良久,还是只有敲门。

房间里悄无声息。

他加重了力道,依然无声无息。

犹豫了一下,他直接推门进入。

这房间的大小和他住的一样,但比起他那间房的简单,这间房里就丰富多了。墙上,挂有有小小的弓箭,弓箭旁,是一副小将军骑马弯弓的画像。

那小将军着实眼熟,他走近细看,可不就是眼熟吗里面的小将军和徐悦兰有着八分相似,明显是她幼时的模样。

这间房,该是她从小到大都住着的,有这小小的弓箭,还有小木刀木剑,明显就是武将之家的孩子玩具,与众不同。当然,也有七弦琴、文房四宝、胭脂水粉等物品,幼小与成年、男子与女子,这房间让一个完全陌生的进来,恐怕猜不到这是一位大家小姐的闺房。

转过一扇屏风,立即就看见了沉沉睡着的徐悦兰。

是这些日子累积的疲劳,也是熟悉的环境令她全然放松,她现在依然处于深度睡眠,对外界的感知度为零。

她的睡颜,杨曜不是第一次见。在狄戎的这段时间,尤其是最初露宿荒野的时候,她就是睡着了眉间也有小小的皱褶,从来不曾像如今这样,睡得小脸红扑扑,嫣红的唇角上勾,一副正做着美梦的样子。

这样的她,让他怎么忍心叫醒她

伸出的手又放下,他一丝一毫也不愿打扰到她。

帮她将房门关好,一回身,一个端着水盆的丫鬟在不远处瞪着他。

刷的一下,杨曜的脸通红。

“姑娘还在休息,你稍后再来。”故作镇定地说完,他逃也似的快步离开。

那丫鬟“咦”了一声,姑娘在休息,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是伺候闲王殿下的。

稍后,早膳桌上,杨曜昌看着对面坐着的杨曜和徐悦兰,眼里的戏谑,还有熊熊燃烧的八卦火焰,让两人浑身不自在。

徐悦兰很快啃完一个包子就走,她怕再坐下去,会忍不住对杨曜昌动手。

只剩下杨曜一个人,杨曜昌也就不藏着掖着,直接凑近了杨曜。

“四哥,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眼下的黑影这么重。”

“你昨晚给我的那些,我昨晚一晚上都在看,没来得及睡觉。”杨曜道,见四下无人,他抓住机会,“八弟,我人生地不熟,不好去烧,你帮我想个法子。”

杨曜昌愣了一下,他才想到这茬,“待会儿你带着,我们出去打猎,顺便生火烤肉,到时候用它们引火。”说完又道,“我听说你今早从兰妹妹的房里出来,是怎么回事你们已经这么要好啦。”这语气,就是十足十的三姑六婆、七叔八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