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压抑的府邸

“当然,现在我们依然是这个观点,卖粮食可以,但不能以物易物。”杨曜笑着,始终不变的温和态度,“这物品的价格随时都可能变化,如果我们现在订好交换的规则,那么若是物品的价格变了,就不公平了。所以我们的意思,还是用金银,我们用金银购买你们的物品,你们再用金银购买我们的粮食,这样就算物价有变,也是公平的。”

“不行,这金银不能吃不能喝,若届时你们不卖粮食给我们,我们拿着金银就是无用之物。”禹成道,看着杨曜的目光很是凌厉,毕竟,他就已经被“骗”过一次。

“那么,如果我承诺,给你们的粮食将由朝廷来主持呢”杨曜道,这是他想了许久想出来的法子,“你们从宁朝商人手中赚取的金银,将可与我宁朝户部直接购买粮食,我们会按照当年市场的价格卖给你们,每年,至少一千石粮食。”

见狄戎众人议论纷纷,犹豫不决,他又道:“当然,这个一千石是朝廷的承诺,如果你们愿意同民间购买,也可以通过民间购买。”

“在座的各位都是各族的首领,请到各位到此,也是因为我们宁朝这边,就是各行业商会的会长,他们需要的货物是很大量的,他们不能同你们的族民一个一个去谈,只能通过你们,和你们对接,通过你们聚合族民,才能和他们谈成生意。而购买粮食,别的不说,就是运送的费用,就决定了这粮食不能由单个的族民去购买,只能由你们来,这也就导致了以物易物的不现实。大家试想想,狄戎众部族都是逐水草而居,难道要我们的商家赶着牛马驮着粮食满草原找你们吗而如果如我们之前订好的以边城为通商点,那么,难道你们的族民要赶着自己的牛羊,长途跋涉过来交换粮食吗”

这一番话说来,狄戎众部族首领纷纷点头,细想想,以物易物确实有很多不便,有几个首领想的多的,听出了杨曜的话外之音。

他们作为两方的连接,这其中就能有不少的利润。

“四殿下说得挺好,可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拿次级的粮食来欺骗我们,还有价格,如何保证你们不坐地起价”禹成严肃地道,“我认为这些都必须定出个章法来,否则这生意做不下来。”

“禹成王子若担心我们以次充好、擅自抬价,那么我们也可以合理怀疑,狄戎是否也会如此。”一个商会长沉声道,“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讲信誉,我们都是宁朝各行各业的商会会长,别的我不敢说,信誉,我们绝对是宁朝商人中最强的。”

“禹成王子的担忧我能理解。”杨曜道,“做生意,讲究一个你情我愿,若是禹成王子认为我们的商品不好,或是价格太贵,可以选择讲价或者不买,同样的,狄戎的商品我们也是一样,这做生意,就是要你情我愿。”

“我认为这事可以。”乌马听了众人的对话,出于对徐悦兰的好感,他认为这事干得着。

听王已经表态,一些摇摆不定的部族首领也赞同了,最后,只剩下禹成,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也只能同意。

这一天,谈下来的生意总额足足有十万两白银之多,大家签了协议,待得各部族首领回到族中,将货收齐送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蔷就住在山下的小村里,而她口中的刘大富所在的乐至镇,距离小村很近,走路只需要半个时辰,徐悦兰骑马带着王蔷,短短一刻钟就到了。

将马留在镇外,两女步行进镇。徐悦兰今天穿的类似胡服的骑马装,此刻因为打猎而沾上了泥土,看上去倒挺像一个生活困苦、辛勤劳动的贫民女子。

“刘大富就住在镇北边,门口有一株大杨树的就是。”王蔷低声向徐悦兰介绍。

她在山里说得很勇敢,和徐悦兰一起来调查真相。可如今走在镇上,她却恨不得将自己的脸遮起来,生怕给人认出来。

徐悦兰也发现了这点,正确说来,这样她反而更欢喜,有王蔷在,她更不方便行动。

“王姐姐,我们之后倒是走了,你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我看我俩就分头行动,待太阳西落,我们在镇口子上见。”

王蔷自然立即同意。

徐悦兰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给自己取出斗篷披着,在来到那座挂着“刘府”的牌匾,门口一株大杨树的宅子时,徐悦兰直接地敲门,在门打开之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那守门的小厮出来四下张望,没见到一个人影,疑惑方才是自己听错了,复关上了门。很快,他把这个小插曲就抛到了脑后。

这刘家只是一介平民之家,宅子却足足有两个将军府那么大,是三进的一栋大宅子。

徐悦兰穿过檐廊,从一进到二进,再到三进,只觉得这宅子里压抑得紧,下人们全都平板着脸做着自己的事,别说笑声了,连个说话声也没有。

这要怎么打探呢

徐悦兰犯了难,犹豫片刻,她一间一间屋子找过去,终于发现了满头珠翠、一身绫罗,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刘大夫人。

见到这位大夫人,徐悦兰也就明白这府里压抑的原因了。

大夫人的屋子里,侍奉茶水的、捶腿的、捏肩的、打扇的一屋子足足有十多个人伺候,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大夫人闭着眼似乎在养神,那些下人也依然没有一个敢有哪怕一个眼神的不敬。

徐悦兰原本打算使用火折子给她制造刘大富纳妾的幻象,看看她的反应,如今屋子里人这么多,她也就必须得改变策略了。

想了想,徐悦兰往府里偏僻的地方去。

在这种深严的大宅子里,越是偏僻的地方,兴许越会遇到一些有用的任何事,毕竟,在这种地方,人们更容易做自己。

穿过回廊,徐悦兰停下了。之前就一直萦绕在心头,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她突然醒悟过来。

王蔷说的,是这府里女人很多,可这一路走来,没见到什么姨娘小妾的,就算大夫人治家厉害,也不至于青天白日的,连一个闲逛赏景的都没有。

徐悦兰的眼里染上兴奋,若这刘大富夫妻俩如王蔷所言的,害死了许多无辜女子,那么这两个邪恶的灵魂,能为她增加多少恶魔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