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对于莫娜,她也挺满意的。对儿子痴情,长得也漂亮,就之前女儿给自己提到的,性格也是开朗大方。

“莫姑娘,我瞧不如这样吧,你在边城,就在我家多住一段日子,如果你能和鸿儿培养出感情,那就太好了。”儿子不近女色,也怪他们夫妻之前太由着他,没给安排。如今把这么漂亮一个大姑娘放在他面前,就不信他还不动心。

“我可以这样吗”莫娜惊喜问道。

“当然可以,我很欢迎你哦。”林氏笑道。

徐悦兰在一旁,想到静湘大嫂,犹豫了一下,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今世与前世的很多事情都不一样,大哥的姻缘也自会有出路,她又何必时时刻刻将前世的情况拿来比拟今朝呢。

狄戎众人敲定生意之后,已经迫不及待要回部族,莫娜也是缠着父亲,又有乌马和可丽帮她说话,莫干才答应让她过来问徐昭鸿的意思,如果徐昭鸿不愿意娶她,那么明日他们就要启程回部族,莫娜将嫁给族中的勇士。

如今,徐昭鸿将她忘得一干二净,更别说娶她了,莫娜想留在边城,就还得过她父亲这一关。

这一关,她拜托徐悦兰帮她过。

按她的说法,她的父亲很崇拜徐悦兰,这就如同她喜欢勇士,他的父亲也喜欢勇士,因此,徐悦兰去帮她,会很快说服她父亲。

徐悦兰左右无事,便顺着她,去了。

以往,狄戎众人都是被挡在城外的,如今难得来了城内,又推辞一天回乡,当徐悦兰几人到永平客栈时,狄戎众人都出去,一个也不在。

“这些人,他们连语言都不通。”莫娜急道,就要冲出去找人,幸而徐悦兰及时拉住她。

“林叔。”她问一旁站着的客栈掌柜,“各部族首领出去,身边可有人跟着”林叔是娘得力的人,又在边城多年,徐悦兰相信他会考虑到这些。

果然,掌柜称各部族首领身边都有人跟着,而且,他们也才刚出去不久,听情况,是要去边城唯一的一条大街。

说起来,边城就是一个小城,唯一的一条大街,也就两里长,两侧的店铺也卖的是寻常物什,毕竟卖稀奇贵重的,边城的百姓也买不起。可就这样,在狄戎众人眼里,也是繁华了,又尤其,将他们引到边城唯一的一座酒楼吃饱喝足。

这里是偏远边关的贫穷边城,可这“吃饱喝足”的大厨却精通南北各色菜系,换言之,这里可以吃到宁朝各地的美食,而且,还有漂亮的宁朝姑娘与独具异国风情的异域女子一起弹曲唱歌舞蹈,让人无论是嘴、还是眼,或是耳,都“吃饱喝足”。

徐悦兰几人找到他们的时候,就正在“吃饱喝足”听着小曲,看着舞蹈,面前的大圆桌上,还摆满了各式美食,而且,这一个个身上穿的,也不是狄戎的民族服装,而是宁朝的丝绸长袍。

只是这丝绸长袍配上那一脸大胡子,徐悦兰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而且,徐悦兰也才知道,为何方才掌柜说狄戎众人身边有人跟着的时候脸上带着怪异,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曜德。

行啊,上次才提点他歌姬舞姬的事,他倒好,不把人请到客栈,把客人直接带过来了。

“兰兰,去这边。”一看到徐悦兰黑着脸进来,杨曜德迅速反应,又将人拉出去。

“别拉我”徐悦兰甩开他,昨晚对他还有点感动呢,这会儿只想给他来点感痛的。

“明日狄戎众位就要回部族,我和四弟带他们出来走走。”杨曜德笑着解释。

“走走刚好走到这里就饿了,就上来吃个饭,只吃饭又太枯燥,所以叫上几个小姑娘唱唱小曲跳跳舞蹈”徐悦兰皮笑肉不笑地道。

“不是,我是特地带他们来”徐悦兰杀人的目光让他不敢再说,倒是之前被徐悦兰忽略的杨曜昌这时候过来。

“四哥打的主意,想用宁朝的吃喝玩乐腐蚀他们的内心。”他在徐悦兰耳边低声说着,只是这戏谑的语气、不可思议的目的,令徐悦兰不知当信不当信。

“腐蚀”她盯着杨曜德,重复一个关键词。

杨曜德瞪了杨曜昌一眼,正待说什么,紧随徐悦兰而来的可丽和莫娜已经入座,和众人吃喝谈笑起来。

她们完全没有徐悦兰对歌姬舞姬的敏感,对于吃饭喝酒搭配唱歌跳舞,她们认为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最好呢,还是她们自己去唱去跳呢。

“腐蚀”徐悦兰再次看向杨曜德,这一次的语气,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戏谑了。

“只是一个玩笑。”杨曜德笑道。

徐悦兰耸耸肩,给他一个“你说是那便是”的无所谓表情。

杨曜德也是无奈。对于粮食问题,他是真的认为还得留后手寻后路,今晨正在烦恼之际,脑中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句,这才有了送这些狄戎部族首领丝绸衣衫,领他们来感受有钱后的“奢靡”生活。

杨曜昌说的对,他确实打算腐蚀他们的内心。但这么短的时间,他只希望能让他们对金钱产生无比的渴望,对提升自身的生活品质产生无比的渴望,而不仅仅满足于粗糙的填饱肚皮。

“兰姑娘,这里来。”莫娜热切地朝徐悦兰挥手,趁着这时候父亲心情很好,她希望能把自己留在边城的事定下来。

徐悦兰过去,乌马立即将首位让出来,请徐悦兰坐。徐悦兰也不客气,直接落座,乌马在她旁边坐下,如此一来,杨家兄弟只能站在她身后,给她做护卫。

“莫干族长。”徐悦兰直切主题,“我母亲很喜欢莫娜,邀请莫娜在我家做客,多居住几天,你同意吗”

依然是杨曜德做两边的翻译,将徐悦兰的话告知莫干。

莫干疑惑,女儿是去提亲,怎么不是徐昭鸿喜欢女儿,而是他母亲喜欢女儿。

“对于亲事,我们和你们狄戎儿女想法一样,得姑娘和小伙彼此欢喜对方才行。而如今我大哥与莫娜多年未见,两人都已经从小孩子长成了大姑娘和小伙子,性格也有很大变化,因此,现在谈亲事,还太早。”徐悦兰隐瞒了大哥的直接拒绝,说得比较委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