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听在莫娜耳中,却是为之前徐昭鸿的冷淡做了解释,她又欢喜起来。

“爹呀,你就答应我吧,我住在边城,和鸿哥哥有了深感情,就可以嫁给他了,嫁给击败咱们狄戎所有勇士的最强勇士”

莫干的呼吸在一瞬间急促,女婿是勇士中的勇士,这让他想想都觉得兴奋,当即就答应了莫娜留在边城,还说要她爱玩多久就玩多久,可说是莫娜意外的惊喜了。

使命完成,徐悦兰依然被留下来一起玩,只是她坐不到一刻钟就浑身不自在。这些个歌姬舞姬的,唱你的歌跳你的舞便是了,一声声如泣如诉的歌词,句句像是在述说情意,一双眼还总往杨曜德这边抛。而那舞姬就更直接了,舞下了舞台,一双带笑媚眼,一条鲜艳红绸,尽往杨曜德身上招呼。

忍耐换到前几年徐悦兰还挺在行。

她腾地站起,狠狠瞪了杨曜德一眼,转身就走。

杨曜德一头雾水,正要吹出去,被忍笑忍到脸通红的杨曜昌抓住。

“八弟,你快放开我,兰兰就要走远了。”

杨曜昌摆手,根本说不出话来,偏偏他那只手铁箍似的,杨曜德根本挣脱不了。

狄戎众人,也是一脸懵地看着这两兄弟。

许久,杨曜昌终于恢复了一点正常。

“四哥,这事”他环视一圈好奇望着两人的狄戎众人,目光在莫娜脸上停了一下,拉着杨曜德到了一旁,再说话时,声音低到狄戎这边众人都听不见了。

“四哥发现没有,兰妹妹是在舞姬下来跳舞之后走的,她呀,是不满舞姬跳舞的时候把绸子舞到了你的身上。”

这令杨曜德更加不解了,“为何这是她们舞蹈的一部分,当时其他人不也被那红绸拂过。”

“因为她看不到其他人,就看到你被红绸子拂了呀,在兰妹妹看来,这就是那舞姬在逗你。”他挤挤眼,一脸调侃。

杨曜德惊得微长了嘴,然后,笑容从眉到眼到唇角,最后攻占他整张脸,止也止不住。

“兰兰她这意思是说,她在吃醋”

“这是明白白的事儿。”

杨曜德无意识深吸口气,刚才都忘记呼吸了,胸腔有点闷。

“那我,我该做什么”他拉住杨曜德,已经惊喜道脑袋都糊成一团浆糊。

“不做什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陪各位部族首领吃饱喝足。”

“不做什么”杨曜德皱眉。

“就是什么也不做。”杨曜昌斩钉截铁地道,“这事,可是我私下里请托她们帮忙的,让你们俩之间多点火花,这样感情才能更进步。你现在不管做什么,都可能让她发现是刻意的,到时候他要是找我麻烦,你就是恩将仇报。”

杨曜昌说得很严重,明显带着夸大,但杨曜德信了,还很兴奋。

他终于感觉自己已经抓住了她,两人之间不再是海天一线看似相交却相隔万里了。

出了酒楼的徐悦兰,气冲冲地走在大街上。整个边城就这么一点大,她又是将军家唯一的姑娘,人们纷纷给她打招呼,她也完全听不见,就一股脑儿地往前走。

走去哪

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愿意停下。

“徐姑娘”

一声大喊,一个人影瞬间挡在面前,徐悦兰差点一头撞了过去。

紧急稳住身形,还不待看清来者,手已经被拉住。

“徐姑娘,我可找到你了,求求你帮帮我。”

这人,正是王蔷。

“我已经帮你,刘氏夫妇已经伏法,你可以安心在家。”

王蔷抽泣,“徐姑娘,我爹又在打听还有那一家富家老爷要娶小妾,他还是想把我嫁给人做妾。徐姑娘,我求求你,你把我收了吧。”

“我收你做小妾”徐悦兰吓得倒退了一步。

“不是不是,是收我做你的丫鬟。”王蔷急忙解释。

徐悦兰可没忘记当时在山林,王蔷对杨曜德的态度。她正为那舞姬的事生气呢,这可好,又来了一个他的“红颜”。

“徐姑娘,求求你,你帮人帮到底,再帮帮我。”王蔷继续哭求。

“我的丫鬟配额已经满了,倒是杨曜德,就是那天一起浅蓝衣服的那个,他的丫鬟还有很大空缺,要不我帮你问问,他愿不愿意收你。”徐悦兰故意这样说,果然看见王蔷眼睛都亮了,忙不迭的答应。

“好啊,我愿意做杨公子的丫鬟。”

徐悦兰有了打人的冲动。

不待她动手,旁边已经有人帮她动嘴。

“我说你这姑娘,好好的要做丫鬟,做丫鬟就不说了,小姐的丫鬟不做,要做少爷的丫鬟,我看你不是想做丫鬟,是想做姨娘吧。”

徐家兰姑娘和当朝四皇子定亲的是边城里已经人尽皆知,他们俩又同往狄戎,请来了狄戎各部族首领,让边城能得到真正的和平,在徐悦兰和杨曜德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在边城的声望已经直逼边城人民心中的保护神西北大军了。

一人开口,其他人也纷纷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不是嘛,都是做姨娘,干啥还赖着四殿下了,四殿下是兰姑娘的。”

“人四殿下年轻俊帅又能干,有些不知道羞耻的女人春心动了呗。”

“动了也没用,她连我们兰姑娘一根头发丝都比不过,四殿下根本看不上她,动也是白动。”

一人一言,说得王蔷满面羞愧。

昨晚,她向送她回去的两个兵士只打探到徐悦兰他们来自于边城,他们的真实身份两个兵士就敛口不答,她猜想,他们的地位一定特别高,才会让这些兵士这么顾忌。

这是她的机会。确实刘家老爷这一关她过了,可爹有了第一次把她卖给富家老爷,就会有第二次,她必须为自己打算。

昨晚她一晚没睡,天刚蒙蒙亮她就动身往边城来,正烦恼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人时,就见着徐悦兰过来,当下便挡住她。就是昨晚,包括方才,她也还抱着当妾也要当那年轻俊帅公子的妾,但是听了这些人的讽刺,还有徐悦兰就是未婚妻之后,她是真的羞愧,也不敢妄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