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还是徐悦兰看王蔷确实低垂着头,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才把其他人都好言好语打发走了,领着王蔷往自家去。

让王蔷在门口等着,她进屋里,不一会儿,牵着墨炎出来。

“上来,我送你回去,顺便教训教训你爹,让他不许再随意让你做妾。”

“也行。”王蔷对这也满足。

女儿大半夜才回家、清早天刚亮又不见了人影,王家老爹正在田里收割作物,一边痛骂这不懂事的女儿。

把她养大这么大,生得这么漂亮,现在又为她寻了这么一门富贵荣华的亲事,她居然还不知足,还处处甩脸子耍脾气,简直不懂事,存心找打。

骂骂咧咧、骂骂咧咧,跟着他一起劳作的王大闷不吭声,低头就知道耙地,一句话也不敢接。

“王老爹,你家里边来客人了,顶漂亮的一姑娘,骑马把你家小蔷送回来的,快回去瞧瞧。”田边,一个同村妇人高声喊着。

“这小蹄子终于回来了,这次老子一定要收拾她,让她再敢乱跑”嘴里骂着,王老爹丢下锄头就往家里赶。

王大犹豫一下,也扔了锄头往家里去。

可得看着爹不能把妹妹打坏了,他娶媳妇儿的钱还得靠妹妹漂亮的小脸蛋呢。

到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门口神骏的大马,再进去,自家简陋的茅屋仿佛在放着光。

一个和茅屋一点不相称的漂亮姑娘就坐在自家院子里,头上金灿灿的凤尾簪,搁在桌上的手臂,露出手腕上如水般流动的翠玉镯子。

一种身为底层人的自卑油然而生。

王老爹磨蹭着进了自家门。

“姑娘,这就是我家老头子。”王大娘绞着手指,诚惶诚恐地把一杯水送到徐悦兰面前。

这么漂亮尊贵的姑娘,自家这粗陋的杯子会不会扎了她的手

徐悦兰在京城,和那些同样身处底层的百姓一起时,从不会给他们带来距离和压迫,不过她今天,要的就是距离和压迫,所以架子可是端足了,也就有了如今这显著的效果。

那杯水,她自然没有接,更别提喝了。

王大娘尴尬地呆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王蔷把水接过去,又拉着娘站到一边。

“你就是王蔷的父亲”徐悦兰昂起下巴,一股睥睨的气势自然生成。

“是,是,我是。”

“我是边城徐家三姑娘。”

身份一出,那听到风声躲在王家门外看热闹的村人中发出惊叹的“哇”声。

徐家,边城只有一个徐家。

“是,是。”王老爹只敢答是,而紧随其爹身后回来的王大,只敢和村民们一起躲在门外。

“昨日,王蔷帮助我们逮捕了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此人乃是二十多年前,流窜在六原地区的大匪徒狂刀,他以那些黑钱摇身一变,成了富家老爷,以金银买下多名年轻女子为妾。而他的夫人,更是将这些年轻女子一一杀害,却被这狂刀用钱将这些女子的爹娘收买,以至于这些年轻女子白白丧命,得不到应有的公道。”

她语气冷漠,“你可知这狂刀,是谁”

“小人,小人不知道。”

徐悦兰冷哼一声,王老爹打了一个寒颤。

“这狂刀不是别人,就是刘大富”

王老爹吓了腿软了,噗通跪在地上。

“徐将军,徐将军,小人不知道刘大富是土匪,小人和他没关系,小人就只是就只是”

“就只是贪图银子,是吧”

“是是是。”

“哼抬起头来”徐悦兰一声厉喝,王老爹立刻就抬头,仰望垂眸冷冷看着他的徐悦兰。

“不知道便是理由你的不知道差点就让你的女儿布了那些年轻女子的后尘,让她就要死的不明不白”徐悦兰一甩袖,背手的姿势和她父亲十成相似,“如今,王蔷是帮助抓捕到狂刀的大功臣,她的亲事,将由她自己做主,以后,你不许再随意给她安排为奴为妾,懂了吗”

“是,小人不敢,再也不敢了。”王老爹依然跪着,连连承诺。

“王蔷。”徐悦兰又拿出一个小小的金元宝,不重,只有一两,能抵得上十贯铜钱、相当于一个山村家庭五、六年的收入是其次,关键是,他们全部都连见也没见过金元宝啊。

王蔷在一片羡慕的赞叹声中,骄傲地接过了金元宝。

“这金元宝下有一个徐字,若是这人又想随意将你卖给哪个为老不尊的富人,你可带着这元宝到边城将军府,有徐家人为你出头。”这话,便是给了王蔷一个倚仗,不只是在王家,也在她以后的夫家。

“是,谢谢徐姑娘。”王蔷大声道谢,笑得合不拢嘴。

徐悦兰朝她点点头,事情办完,准备回边城了。

“徐姑娘请等一下。”王蔷急喊,提了一串方才王老爹和儿子在田里收割的作物过来,那是一串藤蔓,下面吊着足足十几个长长的黄色果实。

“徐姑娘,这是我家中的番茹,生吃或者煮熟了吃都行,挺好吃的,给你带回去吃。”

徐悦兰接过,沉甸甸的拿在手里。这样一根藤,下面这么重的果实,她笑了。

“你们种了很多这东西挺重的,管饱吗”

“管饱,特别管饱,我吃这么一个就饱了。”王蔷指着那吊着的最小一个果实,“就是种的不多,我们吃了之后没剩下多少,一个番茹一根苗,就种的不多了。不过这玩意儿贱,随便田边土坎都能种,都有收成。”

徐悦兰看着那藤蔓,这一节一节的藤蔓,有些地方还长着细根。徐悦兰想到在京城护国公府里,花匠将各色蔷薇嫁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株开着七彩花朵的别样植株。

随便什么地都能种、又收成好能管饱的作物,若是能像蔷薇一样截取枝条成活,那么一个番茹就能种出一大片,用那些不能种粮的贫瘠土地,还不会影响种植粮食。

越想,徐悦兰越觉得提在手里的是个宝贝。

这个东西,必须尽快送去给杨曜德,送进京城

主意打定,徐悦兰一刻也不耽搁,立即就出门上马,快马加鞭地往边城赶。不过在回边城之前,她先找了这个村的村长,就在那一群看热闹的人中,给了他一锭银子,要他将村里,包括别村,他所知道的番茹全部收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