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没大没小?

回到将军府,杨曜德兄弟俩还不在,徐悦兰直接命人去找杨曜德,要他立刻马上回府。如果他不回,就把他绑了回来。

索性杨曜德听这传话的事情很严重的样子,不敢耽搁,立即就将狄戎众人交给杨曜昌,自己急急忙忙地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徐悦兰把两个小小的碗递给他。

一个,切成一口大小方块的某种黄色水果。一个,是成了泥状的黄色的东西,还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清甜香气。

“尝尝这两个东西。”徐悦兰将筷子递给他。

有了“她为我吃醋”的加持,杨曜德很爽快地接过筷子,先尝了方块的,脆甜脆甜,他眼睛瞬间亮了。再尝那泥状的,软糯香甜,他顿时喜欢上,三两下,两个碗就见了底。

“兰兰,这是什么东西以前竟从来没有吃过。”

徐悦兰将那串番茹提溜上桌。

“就是这个,我今天上午去了王蔷家,临走的时候她送给我的。”徐悦兰笑道,“你昨晚不是在烦恼粮食的事情吗这东西我问过王蔷,适应性很强,贫瘠的土地也能种,而且管饱、收成也不错,唯一一点不好的,是一个果子一根苗,第二年很难留足足够的果子来继续种植。”

杨曜德双眉微皱,“没有种子吗”

徐悦兰摇头,“这藤上甚至连开花的痕迹也没有,不过”她拿起一节长着细根的藤,“这里长着根,它若是能通过截取枝条种植,那么就算只是一个,也能种出一片。”

杨曜德立即近前观看,他想到的和徐悦兰的一样,眼中都是狂喜。

“兰兰,若是真能用枝条种,在贫瘠的土地种,收成好又管饱,那”

“可以令不少人都不愁吃了。”徐悦兰替他说明下面的话,“当务之急,我们一定要查清楚周围有多少人在种这作物、种了多少、怎么种、收成如何,并且将所有的番茹都收集起来,召集司农将它研究透彻。”

“不错,这是当下我们必须立刻做的,我这就将八弟和大哥召集起来,一起讨论出个法子。”杨曜德说动就要动。

“大哥他们是要有作用,但是最重要的,是将周边的太守和县令召集起来,他们才是真正能发挥作用的人。”徐悦兰提醒他,闲王、徐家确实位高权重,但是他们真正的能力是在带兵打仗上,换言之,他们能起的,是威慑作用,而真正要在民生上做事情的,是各地的父母官。

杨曜德一想不错,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一刻也不愿停歇,立即快马要赶去最近的祥临郡,身上的包裹里,就放着徐悦兰带回来的番茹。

林氏听说女儿火急火燎地将四皇子叫回,又让厨房做了什么番茹的食品,接着又听说四皇子骑马出去,这一通忙忙乱乱的,再信任女儿,林氏也犯了嘀咕。

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将女儿叫来问,就是一副神秘的样子,让她别管,还说是什么惠及民生的大好事。

“我可以不管,不过待狄戎的部族首领回去之后,我们就得回京了。”林氏敲了一记女儿,“到了京城,到处的眼睛看着,不许再这么对四殿下没大没小、呼来喝去的。”

“我哪有对他呼来喝去的呀。”徐悦兰抗议。

“还没有,你自己说说,是不是经常对他摆脸色,说话要大声就大声,没个顾忌。”林氏话里是数落,却满是笑意,正是因为女儿对人的态度不好,她才更加满意杨曜德,因为对于女儿的刻意刁难,他一直在宠着她。

这些,女儿自己没有发觉,她作为旁观者就看得很清楚了。确切的说,周羿等人,也是她的眼睛,在狄戎的点点滴滴,在回到边城的当晚,周羿就已经向她详细汇报过了。

“我有吗没有吧。”徐悦兰仔细回想,她很怕他的,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虚张声势,真有什么的时候,她马上就成了缩头乌龟。

“总之这事,你记在脑子里。”林氏点点她的额头。

徐悦兰耸了耸肩。

“是”故意拉长音回答。

傍晚,杨曜德没有回来。对于杨曜昌等人的关心询问,她一径用“天机不可泄露”为由打发了去。

第二日,乌马领着狄戎众人回部族,杨曜德依然没有回来。杨曜昌与徐昭鸿将他们送出城,约定一个月以后,冬季大雪来临之前,双方将进行第一次的物品交易之后,便带着人走了。

徐悦兰伴着莫娜,看着狄戎众人越走越远,莫娜的眼神也越来越惆怅。

人生中,第一次与亲人分别,看着他们走远,她无法遏制心里的失落与怅惘。

“大哥,你去哪儿”看自己大哥自顾自地拍马要走,徐悦兰叫住他,他难道就没看见这边有一位心情不好,需要他陪着走走逛逛转换心情美丽女子吗

“回营练兵。”徐昭鸿头也不回、马也不停,这话传来的同时,他也走远了。

“这大哥,简直就是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徐悦兰不悦道。

“可怜神女有心、襄王无意呀。”杨曜昌啧啧感叹,“鸿哥可是我看过的最不近女色,最有英雄气概的男人,想拿下他,啧啧啧,难”

“拿不下也得拿”徐悦兰看着杨曜德,有了一个主意,回营练兵是吧行,就陪他练兵。

边城往北十里处,有一个三面环山、一面面对边城的平坝处,这里,就是西北大军的营地。此时,除了轮班在边关值守的兵士和火头军,近万将士集聚校场,演练阵法。

宏大的场景,整齐有序的变幻,漫天舞动的旗帜,激动人心的鼓点

徐悦兰不是第一次偷摸到军营看到此景,却是每一次都有一股激动与热血上涌。这是她的爹、她的哥哥带的兵,每一个都是英雄人物,每一个都值得敬佩

莫娜同样看直了眼,他们从来不会练兵,确切的说,他们连练兵这个词都没有。族中的勇士,顶多就是捉对儿比角抵,汇集成军队的时候,也是各部族是各部族,打仗的时候她没见过,但听过,就是一股脑儿往前冲,见谁砍谁,一个够本,两个有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