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矛盾

尽管众人的讨论声很低,但魔法师的耳朵可是有着超感的,所以他们三人的窃窃私语,斯达尔听的一清二楚,不过他在一开始说了好烦好烦之后,无论三人讨论了些什么,都没有开口说话,从他一脸的慵懒表情上看,也没有人猜得出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楚修君等人的聊天,使得室内的气氛不再那么沉寂,此刻包括仇道升他们这些古书收集者在内,所有人都开始畅谈了起来,仔细听的话,更多的话题是围绕着今天的召集目地。

当然,现在的猜测也不过是打发时间,毕竟主持会议的人还没来。

这种现象很奇怪,以往的共盟,无论在任何时候发出召集后,在被召集人员抵达前,话事人便很早就开始等待了,而今天,所有被召集的魔法师全部就位已然有了不短的时间,然而共盟还是没有人过来。

“各位安静!”

正当有人提议出去看看共盟还没人过来的原因时,会议室那古朴的木门总算被推开了,而从外面进来的,竟然是风天寒。

或许楚修君不太了解风天寒这个人,可仇道升却是非常清楚,他们这个风会长,虽然顶着一个共盟副盟主的头衔,但更像是荣誉盟主,要问为什么这么说的话,原因就是风天寒从未管理过共盟事物。

从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魔都魔法协会上看,就能够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那可是共盟副盟主,每天所需要做的工作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完成的,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全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都忙不过来才对。

即使风天寒现在呆在共盟,但其中的原因是因为楚修君之前所带来的情报,根本不是处理副盟主工作。

想想看,一个连副盟主工作都不怎么做的人,怎么可能跑出来主持会议?

尽管仇道升等人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可主席台上的风天寒的确做不了假,了解他的人不禁狐疑了起来,难道说,共盟已经没有人手可用,所以风天寒才跑出来主持?

“咳,我不喜欢说什么废话。”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后,风天寒开口说道,“今天请各位过来的目地,都在这里面了。”

风天寒把自己手中拿着的厚厚档案袋,对着众人示意了一下,接着说道:“小李,你给各位分发一下。”

“是。”

被称作小李的男人听到后,便抱着一个足足有他半人高的箱子走了进来,不用想,箱子里面装着的,肯定都是和风天寒手里拿着的袋子一样的东西。

“各位都打开看看,我的要求是,无论看到任何使你震撼的内容,都别给我提问,把自己的想法写在后面的纸上即可,别给我交头接耳,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我只要你们各自所知的内容,不是你们讨论的结果!”看到档案袋分发完毕,风天寒便近似于威胁的开口说道。

尽管在座的都是魔法师,但在分发档案袋上还是费了一番功夫,这是因为每个袋子上,都写好了名字,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或许就与风天寒所说的话有关。

如果刚刚仇道升不太清楚为什么是风天寒主持的话,现在听完这段话后,他便十分清楚了。

能够镇住这场面,让一帮桀骜不驯的唯一属性魔法师不敢造次的人,现阶段而言,只有风天寒。

以往在这些魔法师聚集后,共盟无论派出的是谁来主持会议,都没有人鸟他,总是你在上面随便说你的,我们在下面爱干嘛干嘛,态度上来讲就和一群不良在听老师讲课一个样。

你要是说收拾他们吧,他们虽然看上去没听,但会议内容却丝毫不差的记了下来,而且就算他们没有记住,也没什么人能收拾得了他们,毕竟这可是全世界所有的唯一属性魔法师,就共盟一个负责主持会议的人,哪里压得住。

或许把议事厅成员全搬过来能够镇得住,但这很明显不太现实。

而现在,看看主席台上那一脸寒霜,浑身散发着令人如同置身冰窖般杀气的风天寒,就好像是把这群不良扔到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面前一样,一个个瞬间变成乖宝宝。

事实上,平常的风天寒虽然也是一副扑克脸,但绝对没有这令人窒息般的杀气,而今天不知是遭遇了些什么,导致他那四散的杀气已经趋近于暴走。

或许是为了舒缓情绪,又有可能是为了震慑这帮年轻的魔法师,风天寒根本没想过要把他那骇人的杀气收起来,导致底下有的魔法师,已经有些冒冷汗了。

虽说他们常年在与恶魔厮杀的环境锻炼下,心智什么的早就近似于无坚不摧,但面对风天寒这凝若实质般的杀气,还是难以承受。

举个例子的话,虽然他们没有碰到过帝级恶魔,但根据描述来看,此刻的风天寒,给了他们一种直面帝级恶魔的感觉。

都是被幸运所眷顾的魔法师,拥有着所有人中仅自己才有的魔法系,加上自身所属的魔法协会近乎于倾尽全力的培养下,造成了他们每个人的性格,都或多或少的有些骄纵、傲气,不怎么服从共盟的管理,所谓的“不良”表现,也是他们这种不服从所展现出来的态度。

换成其他人来说这段话,绝对没有人当回事,但很可惜,面对站在主席台上的风天寒,即使是“刺头”斯达尔,纵然心底不服,但也升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尽管风天寒杀气袭人,将会议室的所有人都包裹在内,即使是前排那些不处于杀气风暴主要照顾目标的仇道升他们,都有些难以忍受,可楚修君偏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倒不是说风天寒特意照顾他,反而因为他是魔都魔法协会的人,风天寒还在他身上加重了几分,可面对着比任何人还要猛烈的杀气,他真的没有丝毫感觉。

要说杀气的话,他的确感觉到了,可这在其他人看来难以忍受的杀气,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被他抢了糖果的小孩子,在一脸怒气的看着他似的,毫无威胁。

虽然这很不可思议,可楚修君的感觉就是这样,不过他倒是没打算捣乱,不是因为不想讨论,而是在他看来,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

至于震撼,呃,一个刚刚进入魔法世界,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还像是白纸一张的他,能有什么信息令他震撼呢,君不见这货在知道恶魔伪装成魔法师的消息后,都没啥感觉么。

导致这种状况发生的原因,主要就是缺乏实感与融入感,或许他会为了救人而拼命,但的确没有什么信息能够震撼到他。

很矛盾,因为一直以来的经历,导致自己看似对身周的一切漠不关心,然而这种漠不关心,却会为了救人而去拼命,大概是依旧在心底保持着一份善,或许,这就是人类吧,总会保留着一些善意。

人,本身不就是矛盾的生物么。

不管怎么说,在楚修君看来,无论档案袋中装的是什么,都不如看克里斯安吉尔的魔术来的震撼。

收起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他默默的打开了面前的档案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