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江寒正在办公室和叶志明商谈事情,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给叶志明使了一个眼神,立即接了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人,正是南境方氏集团的美女总裁,方晴雪。

说起来,距离上次联盟,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毕竟,方氏集团和海王集团都在自己的地盘上站稳了脚跟,相互之间的交流帮助并不是很频繁。

“喂,方大小姐,你能打电话过来,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江寒笑着说道,似乎和方晴雪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方晴雪那边的声音,依然十分的清冷。

“江少爷,我们之间似乎不用如此客气。我这次打电话过来,是有一件东西,想找你帮忙看看。”

江寒闻言有些奇怪。

方晴雪都看不准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还要他过去帮忙看看?

毕竟,他又不是什么专家。

“方小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到我的,尽管说。”江寒微笑着说道。

无论什么事情,肯定要先答应再说。

“用?”

方晴雪此时正在一个高档的会所里面,五官看起来有些生人勿近。

江寒突然一个激灵。

想起之前和方晴雪还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由得想歪了。

“江少爷,没什么大事,只是我想给父亲买一件古董而已。父亲年纪大了,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就喜欢收藏一些老物件。所以,希望明天你和我一同前去,帮忙掌掌眼。”方晴雪微笑道。

此刻,她的玉足正放在一个平台上,一个修脚小妹正乖巧的坐在一旁,帮忙打理那圆润精致的玉足。

不时的抬起头看一看这个高贵的大小姐,神情还有些好奇。

到底是和谁在聊天呢?

竟然能让冷若冰霜的方家大小姐露出笑颜。

“好,我们明天就在飞龙广场上见吧。”江寒说道。

“可以,明天不见不散。”

挂断了电话,方晴雪慵懒的躺在了床上。

身体舒展开,那浴袍似乎都遮掩不住这具充满性感和美丽的身躯,

修脚小妹眼神都有些痴迷了。

一个美丽的女人,甚至连女人都能够吸引,而生不出丝毫的嫉妒之心。

因为,差距实在是太大。

挂断了电话,叶志明笑着问道:“少爷,看起来是个好消息。”

“如果少爷能和方家打好关系,在南境,少爷绝对稳如磐石。借助南境和方家这个跳板,以后回到江家的时候,底气也会更加充足一些。”

江寒点了点头。

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方晴雪对他有种其他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说不清楚。

甚至,不确定是不是自作多情。

第二天,江寒没有特意打扮,依然穿着自己那身休闲的衣服。

一丢在人群中,就再也看不见。

这个时候,方晴雪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今天的方晴雪,上半身穿着小西装,下半身是黑色的西裤,加上一双黑色的小皮鞋,黑色的半框黑色墨镜更增添了几分性感,唯有洁白肌肤,以及魅惑红唇,是另外一种颜色。

不得不说,到底是身居高位的女人,身上别有一种气质。

至于方晴雪身边的男人,就是一副端正的模样。

看向江寒的眼神中,隐约有种轻蔑的感觉。

“方总,这次的东西过于贵重,是我们内部的交易,怎么可以牵扯到外人呢?”一旁的男人开口说道。

方晴雪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而是对着江寒说道:“这位是我找来的鉴定师贺冲平,在古玩行业里面,大家就叫他一声贺老师。”

江寒闻言看了过去。

贺冲平却是一副不屑表情,还以为江寒是方晴雪另外找来的鉴定师。

“哦,我就是一个旁观的而已,方小姐不必在意。”

江寒笑笑,也没有把这个贺冲平放在眼里。

谁知道,他这样说,反而是让贺冲平觉得他好欺负。

于是,对一旁的方晴雪说道:“方总,今天我们看的东西可是价值上亿,就不要把无关紧要的人带进去了吧?”

方晴雪看向一旁的江寒。

江寒耸耸肩,不以为意的样子。

搭配他一身的地摊货,还真是没有说服力。

知道他一般不会暴露自己江家少爷的身份,方晴雪也就笑了笑,说道:“没关系,带上他也无所谓。”

江寒一听,反而还微笑着弯下腰。

“多谢方小姐。”

说完,还给贺冲平投去了一个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这下,可是把贺冲平气了个够呛。

“玛德,等会就让你这个乡巴佬看看,什么叫做专业,什么叫做高端!”

无形中,这个贺冲平就把江寒给记恨上了。

没过多久,三人来到一个高级的商务会所。

这里有绝对保密的房间,是商谈商业机密,签订高级商务合同,或者找律师谈事情的绝佳场所。

在房间里面,不用担心录音,偷听之类的事情发生。

看来,这一次要请出来的宝贝非同小可。

江寒不由得感慨,有钱人玩的东西,果然不一样。

来到房间里面,还要进行身份证明。

至于江寒,因为是被方晴雪带来的,也被方晴雪一人担保。

房间里面,已经坐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以及一个年轻的男人。

“方小姐,贺老师。”

两人站了起来,给方晴雪打招呼。

方晴雪点了点头,向江寒介绍道:“这两位,是收藏家黄老以及他的儿子黄先生,这次我要买的东西,就是在他们手上。”

江寒点头示意,没有多说话。

而两人也因为他的衣着,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方小姐,我们要出手的东西,实在太贵重,希望你认真对待才是。”黄老开口说道。

方晴雪微微冷着脸,说道:“那是当然,在南境,我方家办事,黄老大可以放心。”

听了这样的话,贺冲平也在一旁附和着说道:“我过来掌掌眼,必然不会出岔子,还请黄老把宝贝请出来吧。”

黄老和他儿子对视一眼,点头之后,取出一个精致保护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