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均反应过来之后,神情很是愤怒。

“滚出去!你一大把年纪,在这里瞎说什么!鲁神医的治疗有没有效果,谁都能看出来,你竟然告诉我鲁神医是一个骗子!难道,鲁神医家里面的那些锦旗也全部都是假的吗?”

这个时候,江寒推开了门。

“听到你们里面在吵,想必已经结束治疗。洪老,情况这么样?”

洪老看着鲁神医,轻笑一声,说道:“这人就是一个江湖骗子,打电话报警吧。”

话一说出口,鲁神医慈祥老太太的样子瞬间消失,变得面容狰狞。

“你们两个懂个屁!竟然说我是骗子,我看你们两个才是骗子!还什么少爷小姐的,不是骗子是什么?”

“你们出去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苗均也愿意相信鲁神医,而不愿意江寒两人。

“等等,还是先让洪老把事情说清楚吧。”江寒笑着说道。

“哼,还有什么好说的?”

苗均有些来气。

要不是碍于江寒的身份,真的想把他直接赶出去。

洪老轻轻叹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医生,真不能看见这种骗子败坏医生的名声。

而且,还给中医染上江湖气息。

“她刚才的推拿手法,估计是在按摩店里面学来的,中医的穴位推拿,和她的推拿有着本质的差别。”

洪老走到桌子旁边,拿起刚才苗兰兰喝药的碗,看着碗里面的中药残渣说道:“这里面有龙术,景阳子和其他的中草药,其实,不过就是一份安心养气的方子,和外面十多块一瓶的养气丸效果差不到哪里去。”

“胡说八道!”

鲁神医有些气急败坏,叫骂道:“你管我怎么治疗,这是我祖传的!只要有效果就行!”

苗均也是一脸怀疑,问道:“可是,我女儿说有效果,这是怎么回事?”

洪老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心脏病不是小病,没有长期的检查和观测,怎么会知道已经好了,或者有好转呢?这个推拿,本来就是一种放松的手段,加上补气的药汤,就是一种心理暗示的效果而已。”

“你闭嘴!我祖祖辈辈治好这么多人,家里面的锦旗都快要挂不下,你竟然说我是骗子!我跟你拼了!”

鲁神医仿佛受到侮辱,大声的叫喊,一副想要拼命的架势。

然而,她眼神却是有些躲闪,甚至脚步也是不动声色朝着门口挪移。

“因为心脏病或者一些需要长期观察的病不会在短期之中被发现,所以过了一段时间,病人发现没有发病,就给你送了一个锦旗,如果发病了,你就是所谓的分文不取,或者继续进行放松的心理暗示,长此以往,不就越来越多的锦旗了吗?”洪老解释道。

江寒恍然大悟。

以前京城出了一个名医,凭借一副汤药,保证生男孩,生了就送锦旗和钱,没生分文不取。

当时,在京城还引起了轰动。

谁知道,一个老中医看了汤药之后大笑,这就是一副安胎药而已,生男生女不是概率问题吗?

结果,那个所谓的名医,愣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后就跑了。

而这个眼前的所谓鲁神医,也是相同的路数。

苗均不傻,很快就明白了洪老的意思。

他扭头看着这个所谓的鲁神医,一脸愤怒的问道:“你说实话,这是不是真的?”

鲁神医梗着脖子,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祖辈传下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不是骗子!”

江寒笑笑,道:“那你就直白一点告诉我们,那些找你看病的病人,有没有因为发病重新回来找你的?”

一听这话,鲁神医愣在原地,扒拉着手指,装聋作哑,不愿意开口。

“你说啊!你如果敢骗我,看我不收拾你!”

苗均有些气急败坏。

自己好不容易找来一个所谓的神医,竟然还是一个骗子,真是气死他了!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来说。”

江寒微笑着说道:“我刚才去调查了一下你的情况,你是北境那边过来的人,你的祖辈也不是中医,就比如你父亲,是个石匠,你母亲是个农民。所以说,你就是一个骗子,需不需要我给你叫警察过来?”

听到他这么说,鲁神医顿时叫骂起来。

“你们是不是想要逼死我!好啊,我一把年纪了,你们逼死我好了!”

眼看欺骗不成,竟然开始耍泼,是个明眼人都该看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给我滚!再不滚老子揍你!”

苗均气急败坏的大吼。

鲁神医眼珠子转了转,拔腿就走。

骗术暴露,留下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既然有机会开溜,那干嘛不走?

今天也是给她提了个醒,以后不能接有钱人的大单子,风险太大,还是去给乡下人看病才行!

看着骗子离开,一旁的洪老有些迟疑。

“寒少爷,就这样放过她了吗?我们……”

江寒摆摆手,笑着说道:“洪老不用担心,警察我已经叫了,她回去也是被抓的下场。”

洪老这才点点头。

刚才那个时候,他还以为江寒就这样放过了那个骗子。

现在看来,江寒办事很是很周到的。

作为一个医生,他最看不过去的行为就是用医术行骗。

这个时候,一旁的苗兰兰仿佛解脱了一般,笑着说道:“行了吧,我以后是不是不用再看病了?也不用再吃药了?我想要过上正常的生活,爸,你这下可不能拦着我了。”

苗均脸色一阵变化,随即咬着牙摇了摇头。

“不行!药得吃!医生我也会继续给你找!”

被人骗了之后,他也是十分气愤,之前答应苗兰兰的事情,也不愿意承认。

作为一个父亲,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去死?

“我不管!爸,你刚才答应了我的!”

苗兰兰很是气恼。

“少来,我们回去。至于你刚才说的事情,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

事关女儿的生命,苗均不会有任何妥协。

即便苗兰兰怨恨他,他也不在乎。

“爸,你怎么这样?额!”

突然,苗兰兰一脸难受的抱着胸口,缓缓的倒在病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