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冰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朝堂上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苏冰中毒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

张先辉没有了翻身的可能。

只是现在他们的心神,全然不在张先辉的身上,他已经注定了是个失败者了。

此刻,他们更关注的是呈现在他们面前的那十一张纸的诊断结果,十一张纸上写的内容相同,但是最重要的却不是苏冰中过毒,而是苏冰有孕了,已经满三个月了。

“送几位大夫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将张先辉先带下去。”君泽天轻声吩咐着,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站起身来扶着苏冰坐下。

“皇上,苏冰怀孕了。”陈元庆见高高在上的两个人如此恩爱,心底的恨意再也控制不住,明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最好的时机,他还是忍不住说出口来。

“怎么,苏冰不能怀朕的孩子?重楼和京默都已经生出来了,这个孩子,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君泽天笑着打量陈元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苏冰怀孕了,只是谁都是心照不宣,只有陈元庆,按耐不住。

苏冰当然可以怀皇上的孩子,当初在朝堂上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只要不给苏冰皇后的名分,他们愿意充耳不闻。

可是当苏冰怀孕的事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竟然有些接受不了。

所谓的伦理纲常其实是伤到两人的利器,可是偏偏,他们现在没办法拿出来。

一切都是他们同意了的。

“既然苏冰怀了我的孩子,那你们只需要说声恭喜,等着皇次子的降生就是了。”君泽天笑着说话的时候轻轻地抓住了苏冰的手,苏冰赶紧躲闪,他却不甘心,继续捉……

陈元庆盯着君泽天,心里恼火得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那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他的妹妹也进宫三个月了……

而梁在听到君泽天的话时心头更是一紧,皇次子?那良贵妃腹中的孩子是怎么回事?那才应该是皇次子吧?

还是……?

梁不敢想,他现在满心都是想着要怎么保证自己外孙的地位,虽然那不是出自兰贵妃的腹中,但是那也是自己的外孙,是他们良家的希望。

“皇上,柔妃娘娘进宫已经三个月了,您就一直让她委屈着,末将不服。”陈元庆自知不能在孩子的事情上再开口,只能努力为妹妹鸣不平。

他实在不明白苏冰有什么好,将君泽天迷成现在的样子,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好,那么单纯善良的妹妹却入不了君泽天的眼。

也是因此,他心底更多的是怨恨,怨君泽天无视真爱她的人,恨苏冰抢走了本该属于妹妹的幸福。

“朕没然她委屈,你可以去宫中任何一个娘娘宫里看看,有谁比她得到的赏赐更多,有谁比她宫中奢华,她宫中的份例和太后宫中相同,这在后宫之中是独一份,你还想要怎样的厚待?”君泽天站起身来,不满地看着陈元庆。

在他们选择将陈雨柔进宫的时候就应该清楚,除了这些物质的东西,他什么都给不了他们。

“皇上,你明知道她想要的不是这些。”陈元庆恼火地看着君泽天,恨不得马上就将君泽天揍一顿的样子。

“朕能给的就是这些,如果柔妃想出宫,朕也会成全,如果她要嫁给别人,朕可以给她一个封号,公主活着郡主,还会按照品级出一份嫁妆。”

君泽天缓声说道,这是他早就想好的结果,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

可是显然,这个结果,陈元庆并不满意。

“皇上,喜欢两个女人三个女人和四个女人有什么不同,既然你可以在喜欢苏冰的时候临幸良妃,和兰贵妃夜夜春宵,为什么就偏偏委屈了柔儿,她是真的……”陈元庆说道最后心底都是酸楚的,他很清楚,他的傻妹妹是真的喜欢君泽天,不然也不会在死而复生之后还要坚持着回到君泽天的身边。

但是陈元庆也清楚,这是朝堂上,他不能将儿女情长的事情都说出来,所以他的话说了一半,他相信君泽天会懂。

苏冰怜悯地看了一眼陈元庆,不得不说,陈元庆是个称职的哥哥,他在为自己的妹妹争取。

只是他只看到了眼前的一切,却没看到背后的算计。

如果柔妃不是原先的陈雨竹,这一次她也在劫难逃,会成为她和君泽天手中的棋子,只是她是陈雨竹呀,在上一世曾经不遗余力地爱过君泽天的陈雨竹,他们谁都狠不下心来将她拖入这泥垢之中,而苏冰到现在都想将陈雨柔变成自己唯一的后路。

如果自己真的不久于世,她的孩子,她的男人,可能都要拜托给陈雨柔照顾。

就像当年,陈雨竹临死的时候嘱托自己那样。

陈元庆直直地对上苏冰的目光,脸上全是恼意,在她看来,苏冰就是在跟自己挑衅,她得到了她妹妹拼了命都得不到的男人,现在更是怀上了那个人的孩子。

男人凉薄,情敌狠毒,这才是妹妹最大的悲哀。

“朕如何对打自己的女人,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容陈将军费心了。”如果可以君泽天也想好好解释,可是事实是,他根本就解释不了,他不可能对陈元庆说,他宠爱兰贵妃的事情是假的,他也不可能说自己的计划。

陈元庆,不管他怎样的为妹妹着想,他现在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他是自己的仇敌。

“陈将军如果真的不放心自己的妹妹,可以带你的妹妹离开,除了皇上的允诺,飞龙门也愿意给你妹妹出一份嫁妆。”看着陈元庆愈发冰寒的脸,苏冰叹了口气,顺着君泽天的话语说道。

她很清楚,陈元庆不会接受这个提议,如果他愿意,他们早就走不到现在的僵局之中了。

“苏冰,你真是好手段,你知道我的妹妹会是你最大的敌人,所以你要用这样的手段送她离开?我告诉你,休想。”陈元庆脸上全是怒火,对着苏冰高声叫嚣。

苏冰整个人都懵了,明明要陈雨柔出宫嫁人这样的话君泽天也说过,可是为什么,陈元庆却针对了自己?

“那你就让柔妃在柔仪宫中呆着,只要她愿意待下去,她依然会是宫中最尊贵的女人,这不会亏待她。”君泽天对陈雨竹的歉意因为陈元庆对苏冰的不敬消失殆尽,他冷漠地对陈元庆说完,就带着苏冰转身离开。

陈元庆看着君泽天和苏冰消失在自己视线之中,心底的火气和怨念几乎席卷了全部理智,他怒气冲冲地向着后宫的方向而去,好像忘记了不久之前张先辉因为擅入后宫被朝臣指责。

君泽天将苏冰送到采薇宫的时候,苏冰已经连站着都很吃力了。

“这次你太……”看着苏冰虚弱的身体,君泽天忍不住说道。

苏冰笑着看着君泽天,许久才问了一句:“今天在朝堂上痛快不痛快?”

君泽天看着苏冰,缓缓点头,他都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畅快过了。

以后在朝堂上,他再也不用考虑张先辉会怎么想了……

这些年他不是没想过要怎样对付梁张先辉他们,只是朝堂上各方势力博弈,却没有足够的罪名能将他们任何一个人拿下。

如果不是亲历,君泽天都不会相信,苏冰在后宫的一次中毒都会让张先辉方寸大乱。

“苏冰,结果虽好,但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有第二次,这一次,你和孩子我都没照顾好,我……”对于苏冰和孩子,君泽天心底很是内疚,朝堂上面对群臣的时候越畅快,他心底的空洞越大。

“以后再也不会了,你放心好了。”苏冰艰难地说完话,整个人坐在床头上,昏昏沉沉,好像随时都能睡着一样。

君泽天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心头的千言万语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帮着苏冰躺下,然后轻声说道:“先睡吧,别的事情等你醒来再说。”

苏冰没有应答,人却已经睡着了。

君泽天看着苏冰安静地睡颜,心底全是柔软水波,他一遍遍在心底喊着,一定要尽快肃清朝堂上梁陈元庆等人的势力,等朝堂上再也没有阻力的时候,他就要娶苏冰为妻。

可能是因为看到了希望,君泽天今天格外地激动。

遗憾的是,苏冰没办法和自己分享喜悦。

但是能这样陪着苏冰,心底想着喜悦的事情,君泽天心底也格外的满足。

他觉得上苍对他不薄,在他都做好了这一辈子都孤清度过的时候将苏冰送到了他的身边,让苏冰帮着他一点点将朝堂上的势力清除,现在没有了梁光祥,没有了张先辉,他的势力得到了空前的壮大。

他相信,终有一日这些朝臣们再也不会成为自己的掣肘,他相信,自己的理想终久会实现。

之前在苏冰没有回来的时候,他想的就是让百姓安居乐业,想的就是苏冰师傅的那句话,他们有宿世情缘,他觉得终有一日他还能遇到苏冰,到时候他要给苏冰一个清平世界。

现在,苏冰终于回来了,他的理想也只有一个,让苏冰光明正大地成为自己的皇后。

君泽天很喜欢在苏冰的采薇宫呆着,即使苏冰睡着了,看着她安宁的睡颜苏冰都觉得心底全是满足。

可能谁都不会想到,往日安宁祥和的柔仪宫此刻会是暴风骤雨。

每一次,不管陈元庆怎样的恼火,来妹妹这里他总会压制住火气。

可是这一次,想到苏冰有孕,想到君泽天对苏冰的维护,他的恼火就再也压不住了。

所以在见到陈雨柔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跟我出宫。”

陈雨柔被陈元庆恼火的样子吓了一跳,她担心地问道:“哥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您……”

陈雨柔的温柔担忧更是让陈元庆心疼不已,她这

样单纯的妹妹,他恨不得将整个世界都给她,可是君泽天竟然不管不顾地让她受委屈……

“家里没事,是哥哥不想让你在宫中呆着了,委屈你了。”陈元庆低声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陈雨柔的眼睛里就已经全是泪水了,她执拗地对陈元庆说:“我不。”

“君泽天对你是什么态度你最清楚不过,你就是待在这里也只是会受委屈,你……”陈元庆心疼德劝着陈雨柔,可是陈雨柔却神色坚定,丝毫不为所动。

“雨柔,你听话。”看着温柔如水的妹妹骨子里的坚持和执拗,陈元庆再多的怒火都成了柔软的水,只是态度却依然是坚持,他现在已经确定,陈雨柔想要的东西,君泽天不会给了。

“我不,哥哥我现在也很知足了,现在我如果想见他,只需要在他经常走过的路上等着,虽然他看不到我,或者视若不见,但是能看着他好好的,我也挺知足的,哥哥,我现在已经很好了。”陈雨柔柔声说着话,眸色之中全是温柔。

陈雨柔不会想到,她这样知足的话语落到陈元庆耳中却全是刺痛,什么他看不到或者视若不见,这分明是君泽天无视妹妹的感情,可是他的妹妹却将见君泽天一面都当成了幸福。

“苏冰怀孕了。”陈元庆低声说着,他不愿意让妹妹伤心,但是却不得不说,如果要带陈雨柔离开这皇宫,必须下猛药。

陈雨柔看着陈元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陈元庆看着陈雨柔努力抑制伤心的样子,心底更是酸涩不已,却还是狠下心说了一句:“已经三个月了。”

陈雨柔的脸色已经变了,温柔僵在了脸上,眼睛里全是泪水,她努力控制着泪水不往下落,她讷讷说道:“哥哥,他和苏冰早就有孩子了,这不过是多了个孩子罢了。”

陈雨柔的话说得艰难,说完话之后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陈雨柔落泪的样子让陈元庆恨不得马上将负心的君泽天给杀了。

“哥哥你别生气,我不伤心,我一点都不伤心,我……”陈雨柔努力解释着,眼底的泪水却越来越多。

陈元庆看着陈雨柔许久都没有说话,他比谁都清楚,此刻的陈雨柔心如刀绞。

她是真的爱君泽天,所以苏冰怀孕的事情,刀子一样扎在她的心口,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他对苏冰这些年念念不忘,怀孕了很正常,但是兰贵妃,良贵妃他都宠爱非常,却唯独看不到你的痴心一片……”陈元庆见陈雨柔咬着嘴唇不断落泪,忍不住将事实说了出来,他很清楚,陈雨柔这段时间都是在自欺欺人。

现在她应该醒过来了,按照他的意思,陈雨柔就应该离开这皇宫,他陈元庆的妹妹,只有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君泽天哪里来的资格这样作践陈雨柔的感情?

“跟哥哥回去吧,哥哥会给你找最出色的男人,我的妹妹,任何人都不能慢待。”陈元庆柔声说着话,但是话语的态度却异常坚定。

“可是哥哥,最优秀的男人不是君泽天,我最喜欢的人是他,在你决定将我嫁给他的时候,我已经爱上了他,无法自拔,我没有办法,明明知道他可能不会看上我,可是我还是痴心妄想,我还是希望等在这里,等着他有一天会看到我的好。”陈雨柔哭着说话,话语已经更咽,她努力隐忍,努力将自己的心思和哥哥说清楚,可是她说得越明白,陈元庆对君泽天的恨意越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