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常范撰记-原委

“大王,这位是狐余儿的二大爷……”

“二大爷?!”夜鸣大王显然没有老鳄的矜持,当面便问出了口,“远房的也不对吖。”

“好叫大王得知,我和狐余儿爹是异姓兄弟,幼年时便结金兰之谊。”

借这个机会,韩三也翻了个身,暗暗收起描龙画凤的术法,回复人身。

“……”

在场诸位见此,都是一愣,想不到这二大爷也有一番好身手。

老鳄心念一转,想到若如这般景状,那恶人的本领,岂不是更加高强?

“原来如此。”夜鸣大王不置可否,又与老鳄说道,“你接着说。”

老鳄:“这狐余儿二大爷家在南方极远的地方,前不久遭了海水倒灌之灾……”

夜鸣大王:“哪有大老虎住海边…………你说你说,我不说了。”

老鳄收起白眼,接着说道,“他二大爷日子过不下去了,于是想起来北边儿还有个世侄也就是狐余儿咯,可以投靠,便离家北投逃饥荒。等走到半路,正巧遇到有人相斗,他二大爷一见相斗的双方是一个人和一个狐狸也就是狐余儿的二舅咯,便留上了心。这一留心,他二大爷便看见了世侄狐余儿……”

“不是我打岔啊,他们亲戚,到底常不常走动吖?怎么这二大爷认识狐余儿,却不认识狐余儿的二舅?”

夜鸣大王的小眼珠闪烁神光,状似不经意的扫过一旁站立的韩三。

“好叫大王知晓,我本都不认识的。只是因为两人相斗正到了分高下生死之际,那狐人也就是狐余儿的二舅咯我也是事后才知,高喊一声狐余儿你快逃!我这才知道躲在一边偷偷观战的小狐狸是我的世侄狐余儿。”

韩三心念电转,脑浆沸腾,算是圆过了这一遭……这夜鸣大王很鸡婆吖,韩三担心地想。

老鳄:“咳咳,完了就是狐余儿领着他二大爷投奔至此。我在村口听到他们这番惊险,想着那恶人或许不肯善罢甘休,一路追踪过来,祸乱乡里,我心中十分担心,便过来说给大王知晓。”

“很好,鳄老忧心村民,呵护幼辈,实有长者之风。”

夜鸣大王点点头,“还请鳄老先领着狐余儿回去安顿,我这里有些事情想要另外请教他二大爷。”

“也好,我这便去了。”老鳄抱一抱拳,回身找到正在跟对面狼狈兄弟怒目而视的小哥俩,一人给了一jio,领着便走。

等老鳄走远,夜鸣大王一指高大茅屋门口边的一副桌凳,跟韩三说道,“他二大爷,坐。”

韩三一拱手,捡了个凳子坐,夜鸣大王也拣了个凳子坐,待两人坐定,夜鸣大王沉默须臾,随后才道,“他二大爷贵姓?”

“姓韩,家里行三,便都喊我韩三。”

夜鸣大王:“哦,你这社会关系还挺复杂吖。”

韩三:“不复杂,都死光了,不然,你以为我这有手有脚的,会找一个结拜兄弟的娃儿投奔。”

“那恶人何等形状?”夜鸣大王不接茬儿,一脸静气,浑没有初见时的戾气。

韩三:“一个少年,手拿皮鞭,耍得很溜,脸上一直是云淡风轻的笑,手底下却狠辣无情,我侄儿他二舅一鞭子就给抽成烟尘,连颗枣核大小的一块都没有,属实残暴。”

“若真如此,你叔侄二人能逃脱性命,还真是侥幸。”

“我见那恶人仿佛在他二舅身陨之处寻摸些什么,耽搁了些许,我二人这才逃出生天。”韩三编瞎话索性编得圆满,也不管被带走的便宜侄儿了,“得亏那恶人有所图谋,不然……大王,依我所见,那恶人少年虽面貌俊美,看似人畜无害,可是手底狠辣,无有半点容情,确实需要大王小心在意。”

夜鸣大王再多问几句,使人带路安排他二大爷去狐余儿家中歇息,独自一人仍自在门口安坐。

不多时,老鳄回返,凑到夜鸣大王身边一阵蛐蛐咕咕。

“问过了,狐余儿只是哭,断断续续间,说是有个少年手拿皮鞭在山岗上与二舅相斗。”

“手拿皮鞭的少年?难道是个放羊的?”夜鸣大王若有所思,“既然是放羊的,干嘛和狐狸过不去?不该去找狼的晦气乜?难不成这少年放牧的是鸡?

“放不放羊不知道,反正听狐余儿话里话外那恶人少年十分凶残,大王,这等恶人,咱们实在需要小心在意。”

“嗯,鳄老说得有理。”

夜鸣大王从凳子上站起身来,高喝一声,“刀碧刀何在?!”

话音仆落,晒鱼获的敞地外高高跳进一……螳螂,弄须舞爪,顾盼生威。

“刀碧刀!”夜鸣大王亮喝一声,“现遣你领生产一组的青壮把守村庄西面的门户,警戒巡逻,旦有不协,呼喊为号,村中必有援应。”

“得令!”

一只碧玉螳螂,也是被狗剩儿撞翻了柴禾的那只,得了夜鸣大王吩咐,两钳一撞,反身跳出了敞地。

夜鸣大王又隔空喊话,“献果神君!”

“某家在!”

声音脆朗,却不见人形,夜鸣大王毫不在意,继续说道,“你领人守护村东,若有异动,烟火为号!”

“得令!”

仍只是一声发喊,紧随一阵踢踏赶路之声远走,相比正是那神龙不见首尾的献果神君招呼部众,守卫村土去了。

待安排妥当,夜鸣大王继续跟老鳄言说,“村南仍是倚仗鳄老守卫,至于这北面,由我亲自把守,定要那恶人少年无隙可乘,原形毕露!”

”如此甚好,大王,老朽这便南归,莫要让恶人钻了空隙。”

“甚好,去你的吧。”

夜鸣大王挥手致意,等人马刀枪安置齐备,便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心头沉重,不可言说。

本是好好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白引入如此一桩大患,原本顾念怜惜的小狐狸余儿也莫名的厌憎起来,虽说这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那一丝厌烦却久久挥之不去,这就让一直立志于塑造完美人设的夜鸣大王忧心忡忡起来……这还是人的思维吖,离着神灵的所思所想和神灵所应有的所思所想,还差的太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