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九天赤玉王

当然,人族圣体的运气并不一直逆天。

数次以兵字秘共鸣沉睡湖底的兵刃,不过得两柄无缺的王者级神兵,赐与上古异种夜天狼、五色蛛王。

算是勉强哄住脑袋不太灵光的二兽。

正当众修幸灾乐祸之际,叶凡再次从湖底捞出一宝。

足有人头大的赤红神玉自水中冉冉升起,晶莹剔透,宛若红宝石般明亮,缭绕浓郁赤霞,那是一块绝世神材。

九天赤玉,远古圣人都要心动的无上圣物,炼制不朽的传世圣兵之绝佳载体,稀世罕见。

观其光泽与规模,可称玉王,早已通灵,拥有模糊灵智。

它与叶凡腰间悬挂的紫玉品阶相仿,皆是圣人级材料。

虽不如紫玉王此前所化的石中玉,一只脚踏入仙三领域,但相差也不会太远,玉龄少说有七八万载起步。

再给其一些岁月,未尝不可化形而出,称霸一方。

此前残缺圣兵出世,人们就强忍住贪念,未抢夺。

短短时间内,连出两大珍品,终于有强人按捺不住。

虽说你东圣有大背景,但列位谁无背景,皆非善茬。

再者,探索仙藏、争夺宝物种种,实在太过稀疏平常。

利益相争,我们只争宝,不杀人。

天璇圣人还能为了小辈间的争斗,砍了咱不成?

小了小了,格局小了!

......

杀神子手持血色杀剑,跃至叶凡身侧。

作为无上杀手神朝古天庭的传人,他对天地间荡漾的杀机异常敏感,人族大圣以不死妙树、仙泪绿金与圣人遗骨,为杀神子倾心打造的本命道兵,正式亮相。

“九天赤玉,固然是远古圣人亦要动心的无上神物。”

“可天璇圣子腰间的那枚紫玉王,更是稀世珍宝,依我看玉龄至少在十万载开外,早已通灵,诞生意识。”

人群中,有人隐藏身形,阴测测地说道。

“通灵紫玉王......”

不少修士的视线顺势转向东圣腰间,死死盯着那枚通体流转昂然紫意的稀世神材,呼吸陡然变得粗重无比。

残缺的传世圣兵、九天赤玉、通灵紫玉王......

个个堪称稀世,得一宝,就能称得上大气运加身。

“轰!”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暗中以圣主法器掷向叶凡,就此引发混战的序曲,心怀叵测之辈当即趁乱掩杀而上。

合力镇压东圣,瓜分稀世道宝!

“谁敢伤我家主人?!”

三大蛮兽王者顿时不答应了,齐齐咆哮迎上。

上古异种夜天狼和五色蛛王,各拦住一尊无上教主。

暴猿王手持黑金棍,一棍戳破天穹。

一位老僧、一位绝代大能、一位古国皇主,三尊绝代圣主级人物联手镇压,也不过勉强相抗,甚至渐渐落入下风。

融合残缺圣兵的蛮兽王者,凶威至斯。

惨烈的战斗,让暴猿王融合残缺神兵的速度大大加快,仙三战力渐渐展露,越来越多的仙二大能被卷入战圈。

叫苦不迭!

杀神子手提血色杀剑,化作一缕黑烟融入虚空。

每一次现身,必定化作带走一尊仙台大修士的性命,一剑封喉,元神困死肉壳,血洒天地,从未失手过。

席卷天地、围杀东圣的凶煞之势,顿时得到遏制。

叶凡不明意味笑了笑,并未理会扑杀而来的各路人马。

足有人头大小的九天赤玉王早早通灵,诞生朦胧意识。

它挣扎着要遁回湖底,却被兵字秘所牵引,化作一道赤虹飞入人族圣体手中,落袋为安。

眼看神物归位,暗中抢夺者急了。

攻势再猛,渐渐有冲破封锁之势,杀意更盛。

有的人只想夺宝不伤人,有的人却想趁乱击杀叶凡

东圣之勇冠绝东荒,隐隐有东荒同代第一人的美誉,不说其他四域,东部大地就有太多太多的人想他死去。

东荒同代,不需要一个时刻压着他们的第一人!

......

盖九幽依旧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头发稀松,胡须花白,背部微微佝偻,活脱脱的一个不得志老修士,法力平常。

他抬头看了一眼临危不乱的叶凡,视线便再度垂下。

老人很清楚这个荒古圣体的生命力究竟有多顽强,眼前这些顶多算是小打小闹,伤不了他分毫。

盖九幽老人低下头,继续以兵字秘感应大湖之底。

化仙池虽无成仙契机,但也留下无数传说,东荒无上妖帝从中诞生而出,沉有无数王者圣兵。

甚至有帝兵碎片、神灵古经、域外圣物封存。

身为一尊将成道者,他对人们觊觎的传承圣兵并无兴趣,但若能寻到古之大帝所铸的极道神兵,岂不美哉?

“嗯?难道......”

突然,盖九幽的恐怖感知配合兵字秘,感应着化仙池底部的泥沙深处,埋葬着一块拳头大小、锈迹斑斑的绿铜。

饶是老人历尽八千载岁月而不倒,也不禁面露喜色。

难道是近古时代唯一一尊成道者,青帝扎根的绿铜片?

若是人族圣体在此,定会发笑。

青帝功参造化,曾降临中州取绿铜,抢走东荒人族的道门至宝《道经》轮海卷,深入神墟抢夺至高三仙器之荒塔,击杀不死蟠桃树下的两尊皇级大圆满圣灵。

妖帝坟冢中葬的绿铜片,才是青帝扎根诞生的那块。

孕育反哺己身之至宝,无上妖帝又怎么遗弃?

三万载前,青帝诞生前夕,蔡族强者曾降临化仙池,以兵字秘取走一块绿铜,并将之当做兵祖日夜祭炼,得大造化。

二万载后,青帝步入晚年。

三代源天师作乱,青帝一指抹杀中州蔡族,并以无量神通斩向中州秦岭,恰逢千古大龙移动,并未击中。

那道杀念就此扎根昔日中州蔡族取走的绿铜片,重新回到化仙池,借助无上地势,日夜汲取天地菁华壮大自身。

蛰伏万载,镇守秦岭,等待三代祖师再次出世。

所以才说,眼前的这块绿铜片,并非青帝扎根那块。

妖帝坟冢陪葬之物,镇压在叶凡轮海深处的那块才是。

......

“兵来!”。

盖九幽轻叱一声,晦涩气机飞快荡漾。

以元神之力在识海深处勾勒出一幅观想图,将那块具体形象并不清晰的青铜观想为己身的兵祖,唯一仙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