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筱溪随着宫苍擎来到皇后宫殿内,刚到门口就被拦下了。

陈筱溪有些不解,看不懂这事什么意思,不是皇帝让他们过来的么,应该早就通报了才是。

回头看了眼宫苍擎他倒是一脸的镇定好像对此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被皇帝坑了?”

“怎么说?”

宫苍擎不解的问道。

“你想啊!你和皇后不对头皇上应该早就知道,昨天你去今天皇后就倒,肯定是让你过来试试风口的。就算不是,估计也不是什么还事。”

“你想多了,父皇没有那心思。”

听完陈晓溪的话,宫苍擎有些无奈的讲着。

“两位,请跟我进去吧!”

缓缓走来的一位太监对着宫苍擎和陈晓溪讲到。

陈筱溪紧紧的跟在宫苍擎身后,前脚刚踏进室内就看到一排一排的太医愁眉苦脸的。

宫苍擎见这阵仗,神情冷淡。

“怎么样?”

“回小王爷,这我们实在是瞧不出皇后是什么病。就这么一口气吊着,不解不解。”

陈筱溪听着这话心里偷笑着,这要是解了那才就奇怪了呢!

宫苍擎点着头,看向陈筱溪。

“你进去看看。”

陈筱溪一呆,不知道宫苍擎在搞什么,让她进去看皇后?

但是看宫苍擎的神情并没有让她医治的模样。

众位太医听到宫苍擎这话纷纷的把目光放在了陈筱溪身上,见陈筱溪一个小姑娘每个人脸上都是不屑的,就这么个小姑娘能医好皇后,这里最年轻的太医都比这丫头精通很多。

陈筱溪也注意到了太医们的神情,但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直接走上前,丫鬟们给陈筱溪撩起遮帘让陈筱溪好进去。

宫苍擎则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陈筱溪。

陈筱溪瞧着脸色苍白的皇后躺在床上,紧闭双眸,嘴唇铁青。

这模样还能挺段时间不着急,不过为了留一命她给她减轻点毒素也未尝不可。

等陈筱溪出来的时候,宫苍擎起身走到陈筱溪身边。

“怎么样?”

“不太好。”

众位太医听到陈筱溪的话一副都料到了模样。

“我知道了。你们继续想办法医治皇后,尽力而为。”

“是。”

陈筱溪随着宫苍擎走出皇后的宫殿之后,陈筱溪把自己心中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什么情况?”

“父皇的意思。确定下以防万一。”

宫苍擎这一句话彻底让陈筱溪更懵了。她突然一时之间看不明白宫苍擎和皇帝的关系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我可是为了让她多活一段时间稍微撤了一点小毒。放心就这么一点点毒她还醒不了。”

“我知道了。”

“也不对啊!皇帝不会知道是我下的毒了吧!”

陈筱溪突然紧张的问着宫苍擎。

宫苍擎看着陈筱溪紧张的模样,摇着头。

“没有。他不知道。”

“那就好。主要是实在是诡异,把我叫宫里就是为了看眼我长啥样?”

宫苍擎听着陈筱溪的话默不作声,只是因为他跟父皇讲过如果以后娶妻他会娶陈筱溪,所以父皇才会叫陈筱溪跟随自己入宫,而这些陈筱溪都不知道。

几天之后,宫苍擎经常入宫,但并没有带着她。

“喂,你们到底在串通什么?”

终于有一天,陈筱溪忍不下心中的好奇心拦下宫苍擎问着。

宫苍擎见状,道:“今天你就知道了。”

没多久,陈筱溪就听到皇宫里传来的消息。皇后死了,这让陈筱溪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皇后的毒不致死,突然就死了?

皇后一死朝中,后宫顿时就像是大洗牌一样。不管怎么想陈筱溪都觉得实在是太顺利了,一代皇后能牵着到这么多势力,死的未免太顺利。

陈筱溪把自己心中的提问都说了出来,宫苍擎挑眉笑了笑。

“你太紧张了。皇后并不是真正牵这这些权利线的人。她死了不光能炸出水底的人也是个机会。安插我们的人慢慢夺回来权。”

“你说皇后不是真正的幕后,那谁是?”

“我不清楚,父皇倒是心里清楚。他清楚就够了,我只帮他这一次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短短的一年果然如宫苍擎所说,朝廷上渐渐的都是皇上的人。而宫苍擎越长越高直接超过了陈筱溪甚至比陈筱溪还高整整一个脑袋。

陈筱溪有些不喜欢仰着头看着宫苍擎,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家伙比她高。

“宫苍擎。你就不能慢点长个子么?”

宫苍擎吃饭的动作一怔,看向陈筱溪。

“可是,还不够高。”

“还不够高?你是想要多高啊!真是的,要是你在高我抬头看你脖子都累。”

宫苍擎嘴角勾起,笑意盈盈的看着陈筱溪。

“不怕,到时候我蹲下让你看。”

不得不说,陈筱溪的确是被宫苍擎撩到了。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你不肯弯腰。”

“不会。”

陈筱溪顿时觉得自己心情变好了,又给宫苍擎夹了好几快肉。

其实宫苍擎是快吃饱的,但见陈筱溪一直在给自己夹也没有继续。

一顿饭吃下来,陈筱溪揉着撑的慢慢的肚子。这几年她倒是没有前几年特别容易饿了。

刚开始的时候,宫苍擎还担心了好久,怕她是不是被饿坏了,毕竟陈筱溪之前可是很能吃的。

“对了,宫苍擎你过段时间是不是要去北方啊?”

宫苍擎听到陈筱溪突然提出这个话题,道:“你想跟我去?”

“是啊!是啊!毕竟那么远,你这来回一趟都没有人陪我玩了。就我一个人呆在府上我会受不了的。”

“但是北方你会冬眠。”

顿时陈筱溪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噎。

好像北方是比较冷,但是她也不是真正的蛇啊!

“你就带我去嘛!”

“会很苦。”

“我不怕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适应能力超强的。”

宫苍擎见陈筱溪这么执着也知道同意了。他知道陈筱溪想跟着自己去北方是想玩雪,这事陈筱溪很久之前就跟他说过,他有放在心上。这次正好也是一次机会吧!

陈筱溪见宫苍擎答应了欢快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