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当陈筱溪正式跟他踏上北方的行程之后,越是往北陈筱溪越是一副蔫蔫的模样,无精打采的。

宫苍擎见状,揉着陈筱溪的脑袋。

“都说了,你来北方会冬眠的。”

“我也没想到啊!我又不是真的蛇。”

陈筱溪拍掉宫苍擎的手,叹气道。

其实,她还是适应的了就是大部分时间想睡觉。而路上又没有什么好玩的会让她更加觉得无聊,一无聊就更困了。

“话说,你来北方干什么,你到现在还没有跟我说呢?”

宫苍擎听着陈筱溪的问话,笑了笑。

“算是好事。来看这面的经济情况,顺便要采购一些水果。南方是没有的。”

“水果!开始吃么?”

“当然可以。只是不多,你可不要全吃了。北方的冬天水果产量很少。”

“这我清楚。放心,我就想吃几个。”

陈筱溪这下精神了不少。

宫苍擎把陈筱溪的反应都看在心里,果然是个吃货,一听到吃的就来劲。

从他的王府出发到北方需要半个月的路程,好不容易到了北方的都城,陈筱溪立马就蹦下马车,兴奋的不得了。

“宫苍擎,快下来,下雪了。”

宫苍擎看着陈筱溪脸上的笑颜,心中突然很想把这美好的笑容收藏在自己的内心中。而心脏的跳动,也有些让宫苍擎不知所措。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

陈筱溪见宫苍擎还站在马车上,噘嘴几步上前就把宫苍擎从马车上拽了下来。

宫苍擎一愣,差点没有站稳脚。

“你看,雪。”

“会冷的,一会儿再玩。”

宫苍擎把陈筱溪身上的披风搂紧。

陈筱溪傻兮兮的冲着宫苍擎笑着。

他们来到住处,屋里下人已经烧好了炉子,很暖和。

这一暖和,陈筱溪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宫苍擎,等以后我们还是可以再来北方玩玩的。”

“才刚来就想着以后了?”

陈筱溪疯狂的点着头,好玩的地方当然要玩够才是。

宫苍擎有些无奈的叹气,他跟着陈筱溪相处了这么久,实在是太了解陈筱溪的性子了。一时热度,等过几天就没这想法了,恨不得立马回去。

宫苍擎毕竟是来这地方做事的,不能全天都陪着陈筱溪。

而陈筱溪又觉得无聊没事就会出去逛逛,北方天黑的早,休息也早,陈筱溪也只有中午的时候才会出门,最让她觉得不舒服的时每次出门宫苍擎都会派好多人跟着她,就怕她出点什么事。

在怎么说,她应该也算是个妖,她一个妖会干不过一个人那真是笑话了。

陈筱溪心里想着刚没有多久,在街上上乱逛的她突然被一老头拽住。

“小姑娘,糖葫芦好吃么?”

陈筱溪一愣,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糖葫芦点着头。

“还行。老爷爷,你想吃么?”

陈筱溪见这老头穿着跟个乞丐一样,还以为是想吃自己手里的糖葫芦。

但是她这话刚说完,这老头身上冒出的气息让陈筱溪觉得有些危险。

“现在真是乱啊!你个妖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来街上逛!妖孽赶紧回到你自己应该回去的地方,否则就把魂留下。”

“你才是妖。”

而旁边路过的老百姓们也被这一幕惊的停下了脚步。

这小姑娘这几天他们都有见到过,长得好看没想到竟然是妖。

这老头也是他们这出了名的斩妖除魔的师傅,他说的话绝不会假。

“你不是妖,身上怎么会有妖气?还有,不出意外你还是个蛇妖。”

陈筱溪心里一惊,怎么这都能看出来。但是她还不能慌,要是一慌岂不是承认了。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是妖?没有别在这污蔑我。”

老头冷哼一声,直接竖起手指对着陈筱溪施咒。

陈筱溪有些看不懂,等她懂得时候心里稍微安心了一些。

“怎么会这样?”

老头使劲的往陈筱溪身上施咒可是不管他怎么做陈筱溪依旧是人形的状态站在他的面前。

周围的百姓见状,心里也有些疑惑了,这好看的小姑娘到底是不是妖。

而宫苍擎安排在陈筱溪侍卫见状,走了出来。

“你是何人?”

老头见突然冒出的人,蹙眉。

侍卫什么话都没说,但却亮出了在这个地方官府最好用的令牌。

“原来是贵府的侍卫啊!这里没你的事,这丫头是只妖,要是不想你的主人受害就让我降了她。”

“刚才,你已经是过分。这位身份尊贵不是你这种寻常捉妖百姓得罪的。刚才已是罪过。”

侍卫的话让老头有些不服。

陈筱溪见状,上前对着老头道:“看你的样子刚才像是让我显出原形,但是我并没有。我是人,不要在继续胡搅蛮缠下去。”

说完,便对着护卫道:“我们回去吧!我没什么心情逛了。”

“是。”

宫苍擎刚回到府上就听说了这件事,脚步快步的去找着陈筱溪,当他见陈筱溪完好无损的坐着发呆松了口气。

“这几天不要出去了。”

陈筱溪一听声音是宫苍擎回来了,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跳到宫苍擎怀里。

“知道了。今天那个老头真是太怪了。亏我之前叫他老爷爷还问他吃不吃糖葫芦。”

“以后想吃我去给你买。”

“好。我有预感,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有点本事,能看出来我是蛇妖。”

陈筱溪叹气道。

宫苍擎揉着陈筱溪,她根本不是什么蛇妖,他心里清楚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清楚。

“我会尽快办好这边的事情,带你回家。”

陈筱溪也是有些玩够了,就这么一座小城市已经是没什么玩的了。

“那你每天都在干什么,白天都见不到你的影。”

宫苍擎笑了笑,道:“说了你也不懂的。”

“那我能跟你去么?”

“刚说,你好好待在府里,不要出去。”

陈筱溪想要撒娇但是宫苍擎完全看透了她的逃离抱着她走到院内让陈筱溪乖乖玩雪,他陪着。

这几天,陈筱溪算是看出来了,宫苍擎特别喜欢看她玩雪,而他自己又不玩。有的时候她不高兴了,这才帮她堆堆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