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再遇洛枫

凌靖与玲珑闹了一阵,但玲珑终究是顾忌他身上有伤,没有真的动手,但是脸上的羞恼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凌靖趁机捉住了玲珑的小手,不让她乱动,道:“好啦,不闹了,待会儿咱们还得去一个地方。”

玲珑瞪了他一眼,复又轻哼一声,笑道:“我有说过要陪你一起去吗?”

凌靖似笑非笑道:“你真的不去?”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玲珑水嫩的粉唇,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玲珑被他看得身上一阵酥软,心中有些慌乱,连忙伸出一只手捂住他嘴巴,这才“嘻嘻”一笑,道:“让你使坏。”

便在此时,玲珑忽然手心一颤,只感觉一条湿漉漉的温热物事在手心划过,手上顿时一阵酥麻,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凌靖哈哈一笑,抓住玲珑的手,便向出谷的方向走去,道:“女侠,走吧。”

玲珑恨恨的看了他一眼,哪里还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心道:“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忽然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这才一脸气恼的迈步往前走去。

凌靖肩上一疼,连忙伸手揉了揉,扭头却见玲珑还在生气,只能摇头苦笑了。

此时天色已经渐明,凌靖和玲珑在“万门窟”中与左冷禅等人争斗了半夜,此时面上都有些疲惫,不过练武之人,就是三天两夜不睡觉也是常事,两人出了谷后,便由凌靖带路,一路往北方行去。

路上,玲珑疑惑道:“臭小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凌靖笑道:“去找“乾坤大挪移”心法。”

本来这次来密地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完成此次的“二级支线任务”,不过可惜的是,在艮门内,他只得到了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修炼心得和总纲,若是没有七层心法在手,这东西暂时就完全派不上用场了,而任务自然也是无法完成的。

玲珑闻言后,很快便反应过来,若是要找心法,自然要先找到洛枫,问道:“你知道洛枫在哪儿?”

如果臭小子的推断没错的话,洛枫应该是在八门内找到了完整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只是这人从地下宫殿逃脱之后,便一直没见到影踪,就算有心想从他手中把心法抢过来,也是无从下手的。

凌靖扭过头,赞道:“嗯,真聪明。”

说到这里,便住口不说了,也不提洛枫到底在什么地方。

玲珑见他说话只说到一半,心中有些气恼,似乎这个臭小子从刚才那件事之后,便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忽然间,将左手探到凌靖腰间,笑吟吟的道:“臭小子,你现在胆子很大嘛,跟姐姐说话也敢藏着掖着了。”

说话的语气异常温柔,但凌靖分明高到一股淡淡的寒意,无奈笑道:“知道你厉害,行了吧。”

“那你还不赶紧老实交代。”

凌靖摸摸鼻子,心道:“女人武功太高,果真不是什么好事啊。”

摇摇头,问道:“洛枫这个人的来历,毫无疑问,肯定是明教嫡传。但是他在得到了“乾坤大挪移”的完整心法过后,还要拼命的抢夺这羊皮古卷,咱们虽然猜不出这古卷上到底有什么秘密,难道洛枫也不知道吗?”

“而且,你觉得他真的会就此善罢甘休?”

玲珑皱眉想了想,随即看着凌靖道:“你是说,咱们就算不去找他,他也会为了这古卷,自动找上门来?”

凌靖点点头,道:“而且我手中还有张无忌的亲笔信,洛枫可比我还更需要这东西。”

一个修炼“乾坤大挪移”的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张无忌这封信的诱惑,毕竟悉数明教的历史,也唯有张无忌将“乾坤大挪移”练到了最高的第七重境界,这份修炼心得的珍贵之处,可想而知。

玲珑见凌靖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心知他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如今只是等着洛枫上钩罢了,笑了笑,嗔道:“心眼真多。”

凌靖哈哈一笑,道:“过奖过奖。”

凌靖虽然如今不想妄动真气,但是他的身法属姓早已经高达386,就算不用内力,脚程也是不慢,玲珑知道他的身体情况,自然一路迁就,但也总算在曰落之前赶到了前曰凌靖和洛枫歇脚的湖心小筑。

玲珑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见景色颇为清幽,山色、湖水映入眼帘,眼前为之一亮,心中颇有些喜欢,忍不住赞道:“好幽致的地方。”

凌靖闻言笑了笑,道:“既然你喜欢的话,那咱们不妨多住几曰便是。”

玲珑似笑非笑的看了凌靖一眼,却未答话,两人穿过木桥,很快便来到了湖心岛上的竹屋中。

两人一进竹屋,便见有一个青年正在屋中悠然自在的饮茶,见两人到来,脸上丝毫不感到惊讶,反而一脸镇定的笑道:“老凌,我可等你们多时了。”

玲珑冷哼一声,没想到凌靖居然猜的如此之准,这个洛枫果然在这里等着自己两人,不过此人胆子却也不小,居然敢一个人大喇喇的坐在这里。

她心中不由动了杀机,反正臭小子只是想要得到这人身上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只要自己擒住此人,把他交给神教刑堂的人,那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

而且这人身上也有一份古卷,这不正是一举两得的事吗。

不过,现在还是要先看看臭小子到底有什么打算,反正这洛枫已经坐在这里,也不怕他逃了去。

凌靖看着洛枫,淡淡道:“洛兄倒是好胆色。”

他心中所想自然跟玲珑差不多,以洛枫的武功,就算得到了完整的“乾坤大挪移”心法,最多也就跟现在的自己在伯仲之间而已,那么,他又哪里来的底气,敢一个人坐在这里呢?

想到这里,便斜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他可不信,洛枫会没有什么准备。

而且他现在跟洛枫的关系也有些诡异,由不得他不防备,虽然先前两人对彼此的武功、为人都颇为欣赏,交情也算不错,但是在密地里面他却被洛枫摆了一道,现在各自都有些提防对方,朋友,那自然是做不成的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