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醉仙楼宴会

东荒东部地域

南宫家在东荒虽然不是什么太古世家,但是族内却是也有着圣人族老存在,这一世更是出了南宫仙儿这般可与圣地圣子相媲美的天骄,南宫家有了崛起的希望。

阿弥陀佛大帝的大道压制在消散,大争之世将要开启,无论是南宫家,还是各大圣地都是知道这一点,一位位天骄人物必然出世,在这大争之世脱颖而出,争夺那成帝之机。

而作为南宫家崛起的希望,南宫仙儿也是出世磨炼,追求自身之道。

东域,东天城,茶楼之内

“听说了吗,南宫仙儿将于三日之后,出席醉仙楼的仙宴,到时候诸多圣地圣子和皇朝皇子都将会出席呀。”

“早就知道了,醉仙楼的百年仙宴,一早可就是放出消息了。”

“难怪最近城中多了不少大人物,原来醉仙楼的百年仙宴又要开始了。”

茶楼之内,一群道宫境界的修士在讨论着,醉仙楼百年仙宴,这可是每过百年才召开一次,已经召开了数十次了,经历了几千年。

就连有时候圣地之主,有空都会前来参加。

“对了,最近有听说吗?东荒出了一个银发天骄,专门挑战东荒各大世家的天才弟子,据说之前更是与玄玉圣地的圣女大战了一场,将玄玉圣地刚刚出世的圣女打了回去。”

“真的假的,那可是玄玉圣地的圣女呀,居然就这样被人打败了?”

“那还能有假,据说事后,玄玉圣地大怒,派人前去质问,结果对方从大能手中跑了出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连大能都没有拦住。”

“从大能手中逃脱,真是恐怖呀。”

“还不止呢,据说之后银发男子又前往欧阳世家,再度将欧阳世家出世的欧阳倩给击败了。”

“额,哪个欧阳倩,难道是欧阳世家的小公主,掌上明珠?”

“你说呢,东荒还有几个欧阳世家。”

“啧啧,又是一个狠人呀,连欧阳家的小公主都下手,怕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呀。”

“可不是嘛,欧阳倩被打,一回到家族中,欧阳老怪瞬间就大怒,直接从欧阳家冲了出去,向着那青年追了过去,不过那青年也是狡猾,早就跑了,气的欧阳老怪拿出万斤源石悬赏他呢。”

数人在聊着,一旁不远处的有一位黑发青年在聆听者,一听到欧阳老怪拿出万斤源石悬赏,瞬间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噗。”

擦了擦嘴角的水渍,青年眼中有了一丝尴尬之色,望着之前交谈的几人,目光望向了自己这里,青年匆匆留下钱,然后转身向着茶楼外走去。

交谈几人中,一直在讲述的男子望着青年离去的背影,愣了一下,尤其是对方一头飘逸的银发,让他一时间想到了什么。

“赵兄,在看什么呢,怎么了吗?”

一旁的同伴推了一下,男子回过神来,再度望去之时,哪里还有银发青年的身影,不禁苦笑摇了摇头,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驱散了。

据说这次欧阳家的人也来参加醉仙楼的百年仙宴呢,那银发青年怎么可能会那么傻,来自投罗网?

“没事,看错人了,来,我们继续聊。”

“来来来,继续聊。”

茶楼之内,一群人又继续交谈了起来,而与此同时的茶楼外,银发青年松了一口气,望着大街之上熙熙攘攘的人影,几步走出,已然融入到人海之中。

“没有想到我的事迹传的这么快!”

走在人海之中的银发青年淡淡一笑,这青年正是一路走来的陈小明。

从东荒的北部走到东荒的东部,陈小明一路走,一路看风景,顺带找找一些圣地圣女,世家之女之类的交交手。

一路走来,收获多多,一边赶路,一边战斗,一边呼吸积累经验值,一边提升修为感悟本源。

陈小明的实力确实比之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现在已经达到了化龙境界巅峰,在升一级,就可以达到仙台秘境了。

不过不好的消息就是,升级经验真的涨了,涨到了一万亿的恐怖地步。

就算陈小明这样的挂壁,也是需要八九个月的时间,才能提升一级,实在有点慢呀。

也就幸亏其他人不知道陈小明的苦恼,不然一定围起来,把他打死。

一年不到就提升仙台秘境一层等级,这还嫌慢?你这让别人还怎么活呀。

“咦?陈兄,好巧呀,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就在陈小明漫步之时,一道声音传来,陈小明寻声望去,就见一道穿着黑色蟒袍的男子走了过来,器宇轩昂,气度不凡。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王兄呀,王兄怎么在这里?”

望了一眼走了过来的男子,陈小明认了出来,对方出身北原王家,叫做王德,在陈小明挑战玄玉圣女的时候认识的,对方和玄玉圣女是一起的。

目光不断的打量着男子身后,想要找寻着点什么,男子眼见陈小明这般,如何不知道他是何意,嘴角一苦笑“放心,她不在。”

“呼。那就好。”

深深吐了一口气,对于那玄玉圣女,陈小明是真的头疼,对方出身玄玉圣地,不过就输给自己一场嘛,有必要那么斤斤计较,对自己恨的牙痒痒。

“陈兄,一别多日,没有想到风采依旧呀。”

突然间,王德凑了过来,一把搂住陈小明,最后靠到陈小明耳边轻声的问了一句。

“快说,欧阳家的小公主感觉怎么样?”

“富婆一个,有飞机场,娶不起!”

王德随口一问,没有想到是如此的回答,却是一头雾水,不懂是何意思,疑惑的小眼睛望向了陈小明。

陈小明挥了挥手,不再言语,往事不堪回首,他不就不懂怜香惜玉了一点吗?他不就是下手不知轻重了一点吗??

他不就是一不小心,一拳打在了尴尬的地方吗?为啥一个个的发了疯一般的逮着自己不放呢。

拍了拍一旁王德的肩膀,望了一眼后者依然迷茫的眼神,有些事情,他还太小,还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