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五十九章 神丹的药效,过去了!

“分头行动!务必把人给我找出来!一旦发现陈枫踪迹,立刻发信号!”

“好!”

“是!”

三道人影瞬间各自分散,朝着不同的方向迅速冲去。

但是,陈枫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直到最后那一盏茶的时间悄然流逝之后。

青虹仙门的三位弟子,都没有看到哪怕一丝一毫的踪影。

当六品神丹的力量开始从体内消退时,身处异地的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绝望。

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死亡的阴影就此将他们笼罩了起来。

黑暗之中,陈枫的那双眼睛,仿佛从未离开,始终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就是他复仇的时刻了。

当然,这种预感,确实也成真了!陈枫早就已经收敛自身全部气息,悄然埋伏在了一个休眠的火山口里!悄然盯着,不远处的那个最先崩溃的弟子。

直到现在,陈枫也不知道那个满面焦虑之色的彪形大汉到底姓甚名谁。

他只知道,现在那位大汉的修为。

已经从星魂武神境第九重楼小成,跌落回了星魂武神境第八重楼小成。

周围一片黑暗,若非有精神力不断向外探索着,不然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就是这样一种漆黑的环境里,心情也难免蒙上了一层极重的阴影。

别看这个彪形大汉看上去雄壮霸道,可摊上要命的危险,他还是感到挥之不去的恐惧!尤其是,当他猛的转身,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时候!这种恐惧,瞬间转变成了绝望!“他来了……”他回来了!他果然早就算好了时间,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们!这一刻,彪形大汉的脸上根本控制不住地抽搐了起来。

他感觉到浑身无力——因为,站在他面前的陈枫,不但一扫浑身伤势!就连,被削去的头发,都已经重新长出,服服帖帖地高高束起。

站在他面前的,是全盛状态下的陈枫!根本用不着打。

根本没法打!下一秒,他膝盖一软,跪摔在了地上!明明求饶的话都已经到了喉咙口,即将脱口而出!可是,在对上陈枫那双如同死神一样的眼睛时,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陈枫手中的断刀,缓缓亮起银白色的光芒。

这是方圆几里之内唯一一处光源。

陈枫缓缓靠近,越靠近,嘴角的笑意越明显。

“怎么跪下了?

看到我回来了,不是应该很开心吗?”

地上的彪形大汉,此刻连信号都不敢放了。

他浑身的横肉都在颤抖,两股战战。

求饶的话几次想要说出口,却又猛然发现,因为太过紧张,他的喉咙突然失声了!这真是雪上加霜!大汉不断磕头、求饶。

可是,陈枫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杀人者,人恒杀之。”

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当充盈在四肢百骸里的强大力量,像是退潮一般,不可阻拦地迅速褪去之后。

孔鹏辉瞬间,面如死灰。

六品神丹的药效时间,到了!从星魂武神境第九重楼巅峰的境界,重新瞬间跌落回来。

这种失去力量的感觉,总是会让人怅然若失。

尤其是像孔鹏辉这样的人,更是难以接受。

而现在,更是让他们生出绝大恐惧!青虹仙门独自行动的大师兄不在,大师兄那批同门,也都半天找不到一抹踪影。

当失去了唯一可以当作依仗的力量之后!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惧!“不行!”

他猛的停下了脚步,朝着另外两位弟子离开的方向看去。

神丹药效已过,现在落单无疑更是找死!“得把他们叫回来才行。”

话虽如此。

但实际上,就连孔鹏辉自己都未必知道。

此时此刻的他,内心究竟是担心同门多一点!还是,担心自己落单被截杀多一点!一枚属于青虹仙门的五彩烟花缓缓升空,照映在了黑幕之中。

就在信号发出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后,其中一名头发有些枯黄微卷的弟子就很快与孔鹏辉汇合。

当看到现场只有孔鹏辉一个人的时候。

那个弟子,下意识犹豫了一下,四处张望起来。

担心这会是一个埋伏。

“瞎猜什么呢!”

孔鹏辉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那名弟子看到孔鹏辉还算正常的反应之后,这才猛的松了口气。

整个人都像是从紧绷状态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但是,这种状态没持续多久。

当他们继续等了好一会儿,两人面面相觑!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不会吧?”

这个念头在两人心中同时响起。

五人队伍,原本就只剩下三个人了,可现在,第三人也久久未归。

这恐怕……凶多吉少啊!而谁会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杀掉一个青虹仙门的弟子?

孔鹏辉二人心中,此刻只能想到一个名字。

那就是,他们找了几个时辰都没有找到的陈枫!“又或许,是其他人刚好路过,对师弟起了贪念呢?”

听到另外一位弟子的这个猜测,孔鹏辉心中,是很想按照这个思路来猜测的。

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他控制不住去否定那个猜测。

因为不太可能!他们身上穿着的都是青虹仙门的服饰。

一般而言,九大势力里面,不存在敢对青虹仙门弟子暗下毒手之人。

要知道,他们这次青虹仙门,可是有着六大公子之一的大师兄,庄知连!就算路上意外碰到了,一看到青虹仙门的服饰。

相信,绝大多数的参赛弟子都会选择避开,而不是直接截杀。

毕竟,像陈枫那样四处挑衅,天不怕地不怕的弟子,毕竟是极少数。

不幸的是,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你们俩倒是乖巧,自己站在这发信号等着我了。”

当陈枫的声音从不远处突然响起的时候!孔鹏辉二人的脸色,陡然一下子变得惨白。

两人齐齐转过身去。

在一片黑魆魆的光影之中。

陈枫,一个毫发无伤的陈枫!时隔几个时辰之后,重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