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往后不再提供矿石,那么接下来考量的,就不是闯关者的兵器级别了,而是武者对自己手中兵器的感悟。

那石碑上写到,当闯关者看到石碑的时候,说明闯关者已经打败了,由心魔天照镜掌控的傀儡,更说明闯关者和自己的兵器,达到了更深一层的默契度。

武者与兵器越默契,越容易产生器灵,所以本层层主送上魂石七块,将魂石与兵器炼化到一起,方可形成器灵。

读到这里,项南心中愧疚,自己可不是跟兵器太默契,才打败的傀儡,而是投机的用了无相劫指。

“上面说魂石共有七块,说明后面的傀儡还有六个,咱们继续闯。”梦蝶兴奋道。

“可……我没能和兵器产生强大的默契度。”项南叹了口气,如果自己手里的是黑麟刀,那一定可以闯过去的,但自己拿着的是刚刚得到的龙血刀。

梦蝶道:“感悟兵器,需要日久年深的岁月累计,武者要跟自己的兵器并肩战斗才行。”

“这一层的主人,是想要你留在这里,不断与傀儡战斗,从而提升你与兵器的默契,但咱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在这里浪费。”

“想要培养默契度,到外面的世界和敌人战斗,一样能够培养起来的。”

“你说的也是,只能先如此了。”项南握了握刀,朝着下一个台阶走去。

第二个傀儡,这个傀儡还是拿着高阶地兵,但元气强度已经比项南还高!这说明,项南必须要用更高的兵器默契度,才能打败它。

项南毫不犹豫,上去就是一招无相劫指。

那傀儡自己也释放无相劫指,结果却自己把自己给震死了。

因而,项南得到了第二块魂石,与天品炼器诀—中阶。

到了第三个傀,这个傀儡的元气强度已经非常惊人了,超过了项南近三成!

项南再释放无相劫指,那傀儡居然不再傻乎乎的也用无相劫指,它竟是闪身躲避。

可惜无相劫指的速度太快,一下子命中了傀儡,让其境界骤然降低。

如此,项南发现了更古怪的一幕,那傀儡的元气强度,下降的并非是一重境界所包含的范围,而是四重!

那傀儡瞬间弱的厉害,项南愣了一愣,冲上去一刀,便将傀儡劈死。

“这是怎么回事。”项南大奇。

梦蝶若有所思,道:“还记得先前我跟你说的吗,这里的傀儡也好,怪物也好,都是检测到闯关者的境界之后,自行调整实力的。”

“你的无相劫指本该降低它们一重境界,但因为它们自身蕴含的元气强度,是天劫境高手的元气强度,是你的境界的四倍还多。”

“所以你一指下去,它们会直接掉落四重。”

傀儡自己是没有境界,但它体内的元气,是由天劫境高手注入进去的。

“我的天。”项南瞪大了眼睛:“无相劫指,在这里还有如此神奇功效,我岂不是如虎添翼了。”

项南再闯下去,每一个傀儡的元气强度,都比上一个更强。

但项南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记无相劫指,直接将傀儡打落四重境界,而后挥刀斩之。

等七个傀儡全部杀光的时候,项南得到的炼器诀,已经是:玄品炼器诀—初阶。

兵器分级是:凡,灵,地,天,道,玄,神。

纵观当代,就算是整个昊天帝国最最顶级的,皇家炼器师,也最多只能锻造出玄品初阶兵器而已!再高的炼器手段,就没能掌握了。

而项南此时获得的炼器诀,居然让他一下子荣登炼器师的最顶级行列!

当然,项南在手法和经验上,都比顶级皇家炼器师要弱的多的多,但至少炼器的知识储备已经不分伯仲。

“哈,我的好哥哥,就算你此时不再具备武道实力,你也是一个顶级炼器师的好苗子了,无论到哪里都会很吃香的。”梦蝶看到“自己的男人”如此出色,也跟着高兴起来。

“我距离顶级炼器师还早得很呢,没有个几十年的炼器经验积累,是不敢这样自称的。”项南笑着摇了摇头,在身前排列了七颗魂石。

项南道:“七颗魂石已经凑齐,但我与兵器的默契度不够,看来现在还无法使用。”

“不对啊。”梦蝶眨了眨眼:“你的兵器自身就有‘灵’,你忘了么?里面有一滴龙血呢。”

“龙,本身就是天地间的最高灵,它的一滴血液可不是闹着玩的。”

“对啊!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项南一拍额头,急忙走到身边的炼器炉跟前。

这炼器炉就是让闯关者,再此淬炼器灵的,而此炉的造型与其他炼器炉也截然不同,十分的奇特。

项南将龙血刀和七块魂石丢了进去,以乾坤御火术开始淬炼。

魂石不能提高兵器的品级,但可以淬炼器灵出来。

有器灵的兵器,和没有器灵的兵器,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

在五行火焰的焚烧下,那七颗魂石变成了液体,融入到了龙血刀里面。

项南精心的操控着火焰,长达七个小时的炼化,就这么过去了。

就在项南以为自己失败了,准备放手的时候,那炼器炉内,突然传来了一声震彻天地的龙吟之声!

“啊!”项南瞳孔一缩,竟是见到一条青龙的虚影,从炼器炉内一飞冲天!

那巨大的青龙,足足长逾五千米!

整条青龙盘旋在穹顶之下,缓缓的动荡着,一对龙目朝下方看过来。

项南和梦蝶均都吓得脸色苍白,竟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地上了,这个动作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那只是一条青龙的虚影而已啊!而那青龙虚影,则只是来自于一滴龙血。

可项南却发现,那青龙虚影,好像正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它在经历雷劫!”梦蝶尖叫道:“那滴龙血,是在青龙渡劫时留下的,所以它还保存着渡劫时的痛苦回忆。”

“好哥哥,快!与它一起渡劫!你必须与它共患难,才能得到它的认可,它才会愿意成为你的器灵!”。

项南却惊道:“我……我怎么跟它一起渡劫啊?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项南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魂石中散发出来,紧接着项南感到自己的灵魂被抽了出来,和那条青龙虚影,席卷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