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穗的魔法精灵并没有攻击杨歌,而是直接选择了杨歌身体里的另一位灵魂——葛阳作为法术攻击的目标。

那女吸血鬼从杨歌的身体里生拉硬拽出一个黑色雾气状的东西,她们在魔法启动后就自动纠正了原本的攻击对象。

毕竟在这些魔法精灵的认知里,杨歌帮它们找回了遗失千年的王族血脉,是它们不可或缺的盟友。

只要杨歌不对蔡瑞穗进行攻击,就永远不会成为它们的敌人。

蔡瑞穗的法力值迅速的见了底。她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差,只能充当解决问题的最后底牌,却不可能作为杨歌团队的日常战力来使用。

杨歌看到葛阳离开了他的身体,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蔡瑞穗却皱了皱眉头,有些戒备地看着杨歌。

“刚才我驱逐的真的是闯入你身体里的灵魂吗?”

话音刚落,蔡瑞穗马上意识到她说错话了。

杨歌帮她激活了身上的魔法天赋,就算杨歌是穿越夺舍的灵魂,也是她的恩人,她不应该恩将仇报。

于是蔡瑞穗继续装做不知情的样子,一脸无辜的看着杨歌。

“要不,咱一会再试一次?”

她默默地戒备着杨歌,双手握紧了那把家传法杖,随时准备启动法杖上瞬间恢复魔力的初级咒文。

蔡瑞穗的法力毕竟见了底,她相信杨歌有办法看到她的属性状态,剩下的就是他会做出什么样选择的问题了。

她并没有考虑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想法,只是想从杨歌的行为判断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如果真的是那种吞噬灵魂,毁灭一切的恶魔,她也做好了牺牲生命的觉悟。

可如果杨歌只是温和的穿越者,蔡瑞穗也没有善良到要他放弃身体的地步。即使是借尸还魂,她也没有为此出头的打算。

说到底,蔡瑞穗认为她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没有非黑既白的正义感。

杨歌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说谎,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打赢未来的魔王。只好随便编排了一个理由。

“你这么聪明,驱逐灵魂这件事当然是很顺利的成功了!……可能是你看的那本书搞错了吧!”

杨歌擦着冷汗,一脸紧张的看着蔡瑞穗。这种控制不了结果的感觉很难受,他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蔡瑞穗的宣判。

他的表现反而让蔡瑞穗安心了许多。毕竟心思深沉的大魔王应该不是杨歌这样笨手笨脚的画风。

杨歌一直没有主动攻击蔡瑞穗的意图,看上去也不像是要毁灭这个世界的亡命之徒,这对于蔡瑞穗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点了点头,顺着杨歌的意思继续往下说。

“嗯,估计是书上弄错了吧!咱就知道这些写书的人不靠谱!”

两个人默契的不再谈论这件事,他们一起盯着那个脱离杨歌身体的,叫做葛阳的灵魂,提防它的突然发难。

在吸血鬼的撕扯下,葛阳不得不拖着伤痕累累的躯壳,使出神圣魔法的咒文,想要利用彼此间的压制关系来解决禁忌魔法所带来的麻烦。

蔡瑞穗随手一指,那神圣魔法的咒文立即烟消云散,完全没有对召唤出的女吸血鬼造成半点伤害。

“算你们狠!”诈死的葛阳见大事不妙,只好使用自己的本源力量,用灵体的精神攻击摆脱了女吸血鬼的纠缠,他惊疑不定地看着蔡瑞穗,根本无法判断她的底细。

情报掌握的太少,葛阳决定暂时放弃杨歌的身体,未来的机会还很多,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我认栽!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再见面!”

说完这句话以后,葛阳像一阵烟一样的溜走了。在临走之前,他拿走了杨歌的那把魔法武器秋霜剑。

杨歌想要抢回他的武器,却被蔡瑞穗抓着了他的手,阻止了他不依不饶的追捕。

蔡瑞穗冲杨歌摇了摇头,她觉得葛阳都把身体的所有权留给杨歌了,就算让他拿走一把价值连城的宝剑,也只是价值对等的补偿而已。这些纠缠不清的恩怨,也就在这里了结了。

要是以后葛阳再和杨歌为敌,蔡瑞穗也不会再给她留什么情面。

杨歌根本没有留下葛阳的办法,蔡瑞穗也没有追杀葛阳的意思,就这样把他放跑了。

“居然让他逃走了?!那以后为了您的安全,我们可不会用这种形态出现了。”那女吸血鬼冲蔡瑞穗鞠了一躬。

这些魔法精灵们害怕他们的秘密被人类发现而给蔡瑞穗带来麻烦,他们只愿意在地面表露出最初级魔法精灵的形态,不打算太过引人注意。甚至不打算在人类的世界说话。

除非蔡瑞穗遇上足以受伤的危险,不然它们是打算装成人类世界里那些不成气候的魔法精灵的样子。

只有在厨房认真做着肉粥的苏明洁,对刚才发生的事完全一无所知。

看到葛阳就这样离开,蔡瑞穗感到松了一口气。

这时她突然想起来苏明洁还在厨房里做饭,有些不好意思。

“咱……咱马上去厨房帮苏姐姐的忙,一会让你好好尝尝咱这十里八乡都说好的手艺!”

她风风火火地往厨房跑,可路上又想到了什么,扭过头来严肃地跟杨歌说。

“交情归交情,咱下厨做饭,你可是得给钱的!”

杨歌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是没有想到蔡瑞穗居然把帐算的这么清楚。于是用调侃的语气询问蔡瑞穗。

“不知道全系魔法掌握值多少钱啊咱们是不是把这个账先结一结?就按市面上魔法激活的公道价来折算,你看可好?”

“这……咱给不起!”蔡瑞穗胀红了脸,吞吞吐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光是双系魔法的天赋激活都差不多要花一枚金币,足够她干上半年的杂活,何况是这样稀有的天赋?

蔡瑞穗很清楚这不是她能付得起的代价。

杨歌忍不住笑了。他只是借题发挥。倒是没有为难蔡瑞穗的意思。

“要不,就用你有的东西来还账吧,比如……”

杨歌只想说以后的饭就都让蔡瑞穗免费做了,可蔡瑞穗却吓得跳了起来。

“不……不可以的,那方面是绝对不行的!咱以后还要清清白白嫁人的。你这个变态,休想骗咱下水!”

虽然这样说,蔡瑞穗的表情还是有些心虚,她不清楚自己的能力,可要是按她过去的收入来判断的话。,只怕除了刚才她说的那个方式以外,她还真的想不出其他还清债务的方法。

她只能凶巴巴地瞪着杨歌,做好了一辈子免费在团队里打工的准备。

杨歌无奈的敲了敲蔡瑞穗的脑袋,对她的奇葩想法表示无语。

为了让好看又亲切温柔的蔡瑞穗放心,杨歌只好违心的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你在瞎想什么有的没的,平时做做饭就行,不会对你提出其他过分要求的。况且你那么难看,肉偿我岂不是吃了大亏,你想得倒挺美!”

刚说完杨歌就后悔了,因为命运系统已经在提醒杨歌……如果蔡瑞穗未来再一次变成魔王,他的这段话起码降低了他个人十个百分点的存活概率。

听到杨歌的回答,蔡瑞穗反而松了一口气。跑去厨房给苏明洁帮忙。

在她朴素的价值观里,既然杨歌提出的要求并不过分,那她也就默认接受了这个条件。

热腾腾的鸡米粥很快就做好了。爽滑的鸡肉搭配上胡萝卜,菠菜和香菇丁,跟大米一起精心熬制而成,香的人直流口水。

蔡瑞穗把杨歌的病号饭端了出来,又搭配上了小菜四碟。酸豆角,炸花生米,蜂蜜腊肉和炒莲藕。虽然谈不上丰盛,大部分人却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口味,杨歌也不例外。

四样小菜轮着尝了个遍,然后杨歌先是用勺子舀了一口粥,满意的点了点头,冲蔡瑞穗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他端起碗,咕咚咕咚地直接往嘴里灌,只觉得香甜可口,甚至有些意犹未尽。

“太烫了,慢点喝!”看到杨歌狼吞虎咽的样子,蔡瑞穗连忙劝道。可杨歌却摇了摇头,完全不在意这点温度。

蔡瑞穗突然想起刚才杨歌说她丑的事,故意要坑一把杨歌。

“对了,我还会暂时增加属性的烹饪做法,就是味道有些难吃,你要不要试试?”

“真的?这可比什么好吃的都强!试试呗,我相信未来肯定会用上的!”刚刚吃完肉粥,杨歌满意的打了个饱嗝。“难吃就难吃呗,怕什么,又死不了人!”

“那就好!”蔡瑞穗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笑容。她拿出了一碗冒着黑色烟雾的浓汤,看上去像是烧焦后又烤糊的东西。

“请认真品尝!”

杨歌根本不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只是硬着头皮轻轻咬了一口,他就尝到了毕生难忘的味道。那是鲱鱼罐头和石楠花味道混合后,又掺杂了花露水味道的黑暗料理,可这样恶心的东西却偏偏让他的每一项属性都有了一定比例的提升。

蔡瑞穗的烹饪祝福你获得了一个全属性增加2的效果,该效果可以和任何其他效果叠加。

杨歌暗暗下定决心,只要不是生死关头,他以后再也不会吃这种菜肴。

可这玩意真的有用啊,杨歌的未来结局已经注定了。

真香!

这菜肴后来又衍生出了新的用途,杨歌的团队抓到敌人后,总是会找蔡瑞穗来为他们做一次饭,铁打的硬汉都撑不住几碗菜肴的味道。往往什么知道的都招认了,只是一心求死。

蔡瑞穗的饭菜在荒诞不经的野史里,和最残酷的刑罚是同义词。

而蔡瑞穗的抠门,则在几年的冒险生涯中成为了杨歌团队里众人皆知的一个标签属性。她无论赚到了多少的钱,都始终在大家面前坚持只进不出的原则,除了帮大家免费做饭的事情以外。

杨歌未来的团队成员们完全不能理解为了一个铜板都要斤斤计较的蔡瑞穗,为什么在给大家做饭的时候却变得非常大方,甚至连自己准备的珍贵食材也毫不犹豫的拿出来给大家吃。可当他们询问这件事的答案时,蔡瑞穗总是笑称这是一笔她一辈子都无法偿还的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