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武术的意义

“请立刻重置这个任务,因为我已经找到了解决蔡瑞穗口癖的方法。”

杨歌有足够的把握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早在杨歌穿越以前,就有着针对这些市井混混的经典解决案例可供借鉴。

那是战国时期针对游侠的解决方案,是各大武术门派被建立的初衷。

侠以武犯禁,如何让这些连死都不怕的侠客尽量不去杀戮过着平凡日子的百姓,也不去冒犯官府的威严呢?

各大门派将帮众所思所想的目标从社会中剥离出来,只需要提供给一个让他们热血沸腾的虚假江湖,就足够解决这个问题了。

于是杨歌没有再继续观察下去的必要,而是直接利用命运系统,回到了那段记忆发生前的几个月。

他操控着蔡瑞穗的身体,在乡间的小路上练习着基本的武术动作,每一招每一式都虎虎生威,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欺负的普通人。

他并没有为那些被混混们欺负的孩子们出头,看上去仅仅只是保持着明哲保身的态度。

“你以为这样做就能让他们因为恐惧而不去搭理你吗?没用的,他们根本意识不到彼此之间战斗力的差距!”

另一条世界线的蔡瑞穗看到杨歌的做法,摇头冷笑。

她早就尝试过类似的方法,可那些混混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招数有多么高明,他们只是单纯地相信人海战术以及他们手中的武器,他们甚至会觉得这个练武的女孩子看上去非常的碍眼。

“喂,那边的乡下丫头,我们这可不是杂耍的地方!”为首的那位少年嘲笑着蔡瑞穗那一板一眼的动作,随时做好了一哄而上的准备。

“呵呵,你说我这是杂耍?”杨歌操控下的蔡瑞穗看了那少年一眼,随手一记重拳砸在树上,立即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深坑,让这些混混们羡慕的瞪大了双眼。

蔡瑞穗叉着腰,看上去并没有冒犯混混们尊严的意思,也没有像小镇上大多数乖孩子那样露出恐惧或者鄙视的表情,反而在对这些混混们微笑。

“这就是武术,想学的话,就明天一大早来跟我练习吧!”

杨歌一边用蔡瑞穗的身体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装做有些迷惑不解的样子,用力地挠了挠她自己的后脑勺。

“不过……我也不知道拳法,掌法和点穴这三门武功中究竟哪一门更加出色,你们可以选择同时学习这三种,当然只专精一样也是可以的。”

杨歌在故意制造彼此理念上的分歧,这将会是未来纷争的开端。

开始的时候大部分混混对蔡瑞穗教授的东西完全不以为然,只有个别几个人想要学习蔡瑞穗的功夫。

可当这些初学者们用武术的手段面对不懂任何技巧的敌人时,武术发挥了摧枯拉朽的作用,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跟随蔡瑞穗练习这些技巧的价值。

“你们可以通过彼此之间的切磋来精进武术,这并非是争夺第一的虚名,而仅仅只是让自己提高的一种方式。”

当时间慢慢的流逝,那些混混们的武术水平在蔡瑞穗的指导下,也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水准。

可他们却并不了解彼此之间的招式,他们争论哪一种才是对的,他们看不清自己和旁人的差距。

可他们无论哪个人面对蔡瑞穗的时候,都完全没有获胜的机会,他们也不会抱团去攻击蔡瑞穗,因为他们想要让蔡瑞穗分享给他们力量。

“我想要解决那三门武功谁更强的问题,我希望……能看到你们的出色表现。”

杨歌迅速的引入了切磋和单挑决斗的模式,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制造混混之间攀比的心理,可大多数人总是不自觉的追求最高最强的境界,那些混混们也不例外。

他们很自然的想要证明自己选择的武术动作才是最强的那一种。

可究竟哪一种才是最强的武学?又或者同时精通这三种武术,才能算得上是蔡瑞穗一人之下,其他所有混混之上的强者?

这些混混们从蔡瑞穗哪里得不到答案,他们只能通过彼此之间的战斗来印证自己所学的东西。

仇恨和分歧由此开启,由于仅仅只是拳脚功夫,他们并没有互相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这就是江湖最初出现时的模样,至于不针对普通人出手的武德,至于家传的武学不可外传的各种规矩,都是后来逐渐形成的理念。

那是因为他们和普通人之间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反而滥杀无辜会造成不可知的风险。那是因为如果自己的武学被他人偷偷学会,很可能自己也会在仇杀中不明不白地丧失性命。

那并非是系统形成的科学观念,从一开始建立武术体系时,人们就在里面掺杂了无数的恶意,那是为了让游侠们把他们的人生独立出来,去营造一个和现实生活完全隔离的世界!

他们只需要战胜彼此的荣耀,他们只需要好勇斗狠,用生命和热血去证明一个毫无价值的事情。

我,才是这个江湖的最强者!我,才是这个独立王国的霸主!

而这个江湖离正常人的世界几乎是遥不可及的距离,比起这些混混们成为社会不稳定的隐患来说,这样做能减少很多悲剧发生的机会。

这是杨歌运用力量的方式,他技巧性的创造了一个独立的世界,让这些混混在他们的梦想中自生自灭,而不是像蔡瑞穗那样仅仅只是忍耐,逃避或者镇压。

那么蔡瑞穗童年时所做的牺牲,那一直被人嘲笑而不会引发流血事件的口癖,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了。

疯狂的心智魔法精灵,蔡瑞穗下属的窥秘者满意地点了点头。

杨歌的做法不仅仅是解决了蔡瑞穗的心理阴影,甚至直接解决了那心理阴影产生的原因。

这个考验自然算是被杨歌完美的通过了。

杨歌并没有看到考验的任务奖励,可另一条世界线的蔡瑞穗却看到她的童年在遇到杨歌以前,已经领悟了力量的另一种使用方式。

拥有力量的人可以作为精神领袖去引导他人的未来,这样也可以改变一部分人的生活,让他们寻找到自己的价值。

是的,那些游侠并非在江湖中死去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他们怀抱着崇高的理想和目标,总比成为骚扰百姓的流氓要好得多。

蔡瑞穗的考验正要继续进行,可杨歌却看到他现在的伙伴,现实中的蔡瑞穗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似乎对她的口癖有些念念不忘。

“我……我也许以后都不会说咱了,我能感觉到我过去的命运减少了失望和难堪,可我能不能在你面前还保持这个习惯?因为……我想要继续在你面前保持我现在的样子。”

这是一个有些奇怪的要求,杨歌不知道他该如何回应,才能不伤害到蔡瑞穗那有些敏感和矛盾的心理。

他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他和蔡瑞穗共同保有的秘密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