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慈爱光的布局

就在慈爱光做好准备以后,葛阳接到了她开启远程通话的邀请。

葛阳正想要和她谈谈未来的计划,他打算借刀杀人,让楼兰小镇成为被人类帝国视为叛徒和眼中钉的铲除目标,将杨歌和蔡瑞穗这段时间可能的活动地点和注意力放在这件对他们来说很棘手的事件里。

这样一来,他就有了足够充裕的时间去对付车玉岚和她的勇者团,获取未来面对蔡瑞穗的关键筹码——那把马志锋传下来的灵魂小刀。

可葛阳还没有讲出他对未来的想法,就听到慈爱光有些异想天开地谈起她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有些不敢相信的追问着具体的内容。

“你想要利用杨歌他们前往楼兰小镇的这段时间,彻底的消灭蔡瑞穗这个隐患?

这个想法听起来非常诱人,可我们要怎么做到这一点呢?哪怕是你我现在亲自出马,对她来说也构不成任何的危险,我们所有的战力加在一起,一样弥补不了和蔡瑞穗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甚至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搞到能无视时间魔法的影响,直接伤害到蔡瑞穗身体的灵魂武器,面对这种高出一个层次的敌人,我们恐怕连伤到她的一根手指都很困难!”

面对葛阳的质疑,慈爱光只是轻轻地摇动着手中的酒杯,笑着回答了他的疑问。

“当然,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而言,蔡瑞穗是无法抗衡的怪物,可这种怪物在悠久的历史长河里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在千百年前也有着这种远远超出整个世界的力量层次,被当时的魔族归类为黑色论外等级的邪神……”

慈爱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相信葛阳已经明白了她想要表达的意图。

虽然那位邪神没有成功的毁灭这个世界,而是被魔族的先行者们封印在幽暗的地底深处,但慈爱光相信这位古老者应该拥有匹敌蔡瑞穗的实力。

慈爱光向葛阳展示了一把古怪的符号钥匙。

那是传说中开启禁忌之门,召唤出邪神的关键道具。本应该是魔族遇到灭世危机后,搅乱世界局势的最后一张底牌。

所以它才会被历届的魔王小心翼翼地收藏在宝库里,可慈爱光却准备就这样鲁莽地用在蔡瑞穗的身上。

如果邪神真的超出蔡瑞穗的实力很多,又或者变成旷日持久的大战,后果将不堪设想。

慈爱光甚至不惜引起这个世界毁灭的危险也要抓住手中的权力,这让葛阳对她的魄力感到非常的失望。

他鄙视地看着这位他本以为是共同战壕的队友,隐隐约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知道慈爱光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秘密,可他却完全没有办法逃脱这个不折不扣的阳谋。

他不甘心的发出怒吼,把内心里的不安和恐慌压在心底,斥责着慈爱光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在这件事上会帮你吗?很抱歉,这和我的目标完全的背道而驰!

蔡瑞穗和那邪神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相信哪怕我不管这件事,你也一定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不然的话……你就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所有人去死!”

可慈爱光并没有对葛阳的愤怒表示丝毫的意外,她只是面带微笑,毫无表情地通知了这位她过去有所合作的友人。

当然,从此时此刻开始,他们已经注定要分道扬镳。

“很抱歉,我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如果你不出手的话,我就是打算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去死。

我当然知道你不想帮我,但我相信你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潜伏在战斗的现场,静静地等待蔡瑞穗和这位邪神之间的战斗结果。

只要这个责任没有其他人能担负的起,你就肯定会扛下来。

这就是你们这种愚蠢勇者必定会做出的选择,你肯定不敢去赌这个世界毁灭的机会,所以,我就是在利用你,增加我在这次事件中成功的可能性。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如果最终结果是蔡瑞穗和邪神两败俱伤,你只有那一次成功补刀,拯救自己未来的机会,错过了的话,无论哪一方恢复过来都是我们无法抵抗的强者,可千万不要忘记了哟。”

慈爱光肆无忌惮地大笑着,她根本不给葛阳回复她的机会,直接取消了远程通话的魔法。

她知道葛阳哪怕对她的阴谋恨得咬牙切齿,也绝对不会意气用事,反而不得不按照她所布局的目标去完成他的任务。

因为赌注是这个世界,葛阳赌不起。

这就是魔王和勇者之间最大的分别。

慈爱光拿起钥匙,准备好牺牲的祭品和不惧死亡的勇士,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将邪神的降临仪式重演在楼兰小镇。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头,回头询问身边的侍女。

“这两天怎么没有看到青儿,她现在在哪里?是否已经准备好担负起她应该担负的责任?”

那侍女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她只是跪在地上磕头,却完全不敢透露一个字。

慈爱光失望着看着这位侍女,她知道那侍女绝对不敢隐瞒慈爱青所做的一切,但是如果她毫无顾忌的讲出来,恐怕……她很快也会死在慈爱青的报复行动中。

可她即使什么都不说,慈爱光也知道她那不成器的女儿,一定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我只是让她每天多拿出点时间来练习魔法……难道她始终不明白魔族的规矩,我又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

慈爱光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失望地看了那侍女一眼,挥了挥手,不再追问慈爱青的下落。

可她眼角的忧愁和焦虑却始终无法消失。

就算她成功地干掉了蔡瑞穗,慈爱青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接班者。

以魔王的程度而言,她太弱了,又不肯付出艰辛的努力,注定只会给未来的魔族子民带来不幸。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始终是慈爱光最爱的女儿。

无论任何见不得光的事,慈爱光都愿意为了她去做,哪怕……是将这份母爱和卑鄙无耻,不择手段的行为混杂在一起。

这才是慈爱光甘愿这样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