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被故意栽赃的死仇

慈爱光并没有意识到,之所以过去的魔族君主都没有使用召唤邪神的仪式,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是这件事有着足以致命的隐藏要素。

邪神这种超出规格的战力和正常的神灵召唤有所不同,即使牺牲祭品也没有办法改变它的召唤地点。

这个秘密虽然已经没有历史记录可以佐证,可大部分魔王早就在历史文献那语焉不详的讲述中猜到了这一点。

之所以那把开启封印的钥匙是魔族君主代代相传的藏品,并郑重其事地留下了文字记载,要求魔王们只有当魔族遇到灭世危机时,才可以放出邪神,成为搅乱局势的底牌。

具体的原因很简单,正是因为邪神必定降临的地点注定是在封印的位置,即魔王所在的都城镇守的地下。

不然的话,早在邪神刚刚被封印的那个时代,封印它的魔王就会用死士和定点传送的仪式将邪神召唤在人类帝国的王城中心,造成无差别的大规模袭击。

邪神也会成为破坏地面世界的重要武器,而非搅乱局势的底牌。

大多数魔王在保管这把钥匙时,都能很快的领悟这个不需要他人讲解的理由,可慈爱光只考虑了她和她女儿这两个人狭隘的未来,她那完全只考虑自己利益的想法蒙蔽了她的理智。

毫无底线的自私是愚蠢的同义词,慈爱光居然天真地认为她可以置身事外。

她以为只需要放弃掉她的良心,眼一闭心一横,自然有葛阳或者其他人会甘愿冒着生命危险,顶在对抗邪神的前线。

她从来没有想过玩火**,她根本没有意识到牺牲的第一个祭品必定是她本人,她完全不打算付出这样的代价!

潜藏在楼兰小镇的魔族死士们成功地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作为祭品,启动了召唤邪神的仪式,他们以为那和召唤其他邪恶神灵的方法如出一辙,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是在白费功夫。

当慈爱光用符号钥匙开启了囚禁邪神的大门,以为那位邪神会通过仪式的呼唤前往楼兰小镇的时候,她也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她生命终结的时刻。

“很久都没有呼吸到外界新鲜的空气了,作为对你的感谢,我会让你欣赏我力量展现的英姿,也不会在未来一切结束时丢弃你的尸体,而是让你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邪神由衷的表达了它对慈爱光的善意,它张大了嘴巴,那深渊巨口所形成的阴影如同乌云笼罩在魔族都城的上空,被它的舌头扫到的生物很快就连同灵魂和血肉一起飞向天空,进入那看不到边际的食道之中,化成了邪神的养分。

它将整个魔族都城当成了一顿甜美的午餐,而难以下咽的部分变成了它最亲近的眷属,那是一些奇形怪状,看上去像是蠕动的肉团一样的生物。

“不,这不可能,一定是哪个环节搞错了!”慈爱光无法相信她的眼睛,召唤邪神的仪式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一类的意外情况,她想要组织下属们对抗邪神,可她浑身上下都在不停的颤抖,根本提不到反抗的勇气。

邪神的声音响彻大地,仿佛带着无法抗拒的威严。

“我说,你们要忠于我,成为我放牧的牛羊,成为从出生到死亡,甘愿服从我任何命令的牲畜。”

那讲述着可怕未来命运的声音仿佛有无穷的魔力,让慈爱光也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上,如果她像那些身边跟随她的侍女们一样失去了自我,她也会成为邪神虔诚的信徒。

可就在这种生死关头,慈爱光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的女儿,她应该是见不到慈爱青最后一面的,她为此感到得意和自豪。

慈爱光曾经把她的保命护符——能够抵挡一切负面效果,始终保持理智的宝物毫不犹豫的送给她的女儿,这意味着慈爱青一定可以在这次劫难中顺利脱身。

她相信慈爱青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远走高飞,因为她不止一次的告诉过慈爱青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她希望她的女儿要足够狠,哪怕是慈爱光本人有可能死在这里,也不值得慈爱青为了这个没用的母亲冒生命危险。

慈爱光装成无力抵抗邪神力量侵袭,已经成为了忠实狂信徒的模样,就这样混进了人群之中。

她想要找到合适的机会从混乱中逃脱出去,却意外地看到了和逃离都城的方向完全相反,手持着家传宝剑,骑着快马赶过来的慈爱青。

“实在抱歉,我还是让你失望了!

妈妈,我来救你了!”

慈爱青费力地砍杀着那外围的邪神眷属,她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不可能对邪神的本体造成足够的伤害,反而像是滑稽的小丑表演,勾起了邪神的兴趣。

那些蠕动的肉团悄悄地挡住了慈爱青的退路,他们肆无忌惮的压缩着慈爱青的活动空间,完全无视了慈爱青的武器在它们身上砍下的血肉和骨骼,仿佛那些并不是长在它们身体上的东西。

“这个骑士一定非常的美味,我就喜欢这种反抗的勇者,它们对我而言就像你们那种叫做辣椒的调味料,是不可多得的乐趣之一。”

邪神奇怪而又疯狂地自言自语,仿佛向观众解释着他想要吃掉慈爱青的原因。

邪神的口水滴滴答答地从天空上洒落一地,像是布满了剧毒物质的化学药品,在地上留下了坑坑洼洼的痕迹。

它打算将慈爱青连人带马就这样一口吞下去,可就在下一个瞬间,邪神理想中的美味佳肴凭空消失了,反而自己送货上门的,是它打算最后食用的恩人。

邪神并没有计划被打乱的狂怒,反而露出了疯狂到骨子里的微笑。它根本毫不在意慈爱光做出的任何行动。

“呵呵,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看不到你后悔的表情了,那是最好的调味品,这实在有点可惜。”

慈爱光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女儿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死去,她放弃了自己悄悄逃跑的想法,出现在邪神的嘴巴里,用空间魔法将慈爱青送往安全的目的地。

然后慈爱光就被邪神的牙齿拦腰斩断,只能在临死以前,向逐渐消失在空间中的慈爱青交待她最后的遗言。

“这一定是杨歌的阴谋!是他们做的,你要为我报仇!”

慈爱光其实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可她更了解慈爱青的性格,她知道如果她的女儿不背负上这血海深仇,恐怕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问鼎魔王宝座的实力。

所有这口锅,她一定要扣在杨歌的头上,所以当慈爱光看到她的女儿眼含热泪,咬牙切齿地重重点头的时候,她才心满意足地,带着微笑永远地闭上了她的眼睛。

在最后的时刻,她听到了慈爱青仿佛要将天空撕裂的怒吼,那回声一直传递在魔族都城的上空。

“我一定会杀掉杨歌!我也会杀掉这邪神!我要杀掉所有阻挡在我面前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