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敢吗?废物

“时间就要到了。”

苏明洁一个人喃喃自语,她选择这个地方重启杨歌的轮回,就是因为这里即将发生的一件足以影响未来的大事。

起初只是一群亡灵毫无预兆地在这座城市周边的墓地复苏。然后冒险者行会匆匆忙忙地派出讨伐的团队,可这群亡灵的战斗力远远超出他们的预计。

冒险者行会的冒险者们全军覆没,这座城市也在一周之内被这些亡灵攻破,针对平民的大屠杀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城市居民侥幸逃过了死亡的威胁。

他们的尸体很快变成了新的亡灵,这些亡灵开始向临近的城市进军。

后来,冒险者总会派出最精锐的团队消灭了留守的亡灵,重新夺回了这座城市。

冒险者总会的会长眼含热泪,跪在为这些平民慰灵的墓碑面前,说出了非常著名的一句口号。

“我们迟到了!但我们绝不会再离开大家!”

于是冒险者行会改变了一贯的方针,他们不再把史诗级的战力全都放在冒险者总会,而是安排他们到各个冒险者分会轮流值班上岗,并卓有成效地消灭了很多威胁百姓生命的亡灵和其他魔物。

他们以守护大众为己任,号召有志青年加入冒险者的行列。

很快随着冒险者行会被大部分百姓认可,它的分会数量也得到了急速的扩张。

这一段历史的名称叫“亡灵骚乱”。苏明洁相信以冒险者总会会长对百姓的爱护程度,避免这次悲剧的发生应该会获得冒险者行会丰厚的报酬,对杨歌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

她实在是想的太过天真了,就在此时此刻,赵明全已经接到了冒险者总会发布的秘密命令。

冒险者总会要求当地的分会资深人员不要参与探查亡灵的任务,而是在未来的十几天里离开这座城市。由新人组团去对抗这些突然出现的亡灵。

总部的命令赵明全并不理解。

“这不是拿他们当炮灰吗?恐怕能活着回来的不到一半!”

赵明全其实并不想管这件事,可他害怕事后会为此背锅,于是再次申请总部进行命令确认。可冒险者总会的回复只有四个字。

“执行命令!”

赵明全不明白上层为什么要给他下达这样残酷而又愚蠢的指令。但是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引导杨歌送死的好机会。

他挥了挥手,把一个并不熟悉的远房亲戚喊到身边,只是含糊地找了个理由,让这个替死鬼去找杨歌的麻烦。

赵明全觉得杨歌身上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能让他人吐露内心里隐藏的秘密。他目前还不知道提前准备能不能对抗这种能力,于是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真正的意图。

赵明全相信以杨歌那种火爆的性格,一定不会在这件别人找他麻烦的事情上退让半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杨歌带着他的团队来到冒险者行会,一进门,在场的大多数冒险者立刻开始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有的冒险者对杨歌下狠手杀人的事情感到恐惧,有的冒险者对他的嫉恶如仇表示欣赏,还有的冒险者害怕惹上麻烦而故意避开他……这些冒险者对杨歌表现出各种不同的态度,可杨歌却并不在乎他们展露出的是恶意还是善意,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不会以对他的未来产生任何影响。

他拉着蔡瑞穗走到接取任务的柜台面前。示意工作人员把任务列表的记录本拿过来,准备挑选一些适合他们接取的任务。

一个穿着打扮有些另类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他没有向杨歌做自我介绍,只是打开记录本,展示在杨歌的面前。

杨歌一愣,不知道这个人是过来干啥的,可这位工作人员只是挖着鼻孔,用漠不关心的态度对杨歌说。

“赶紧选,别挑挑拣拣,浪费老子时间!”

他的工作态度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可边上他的同事们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提醒的打算。

看上去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人对冒险者的蛮横态度。

杨歌皱了皱眉,他想要提醒那工作人员注意态度,却被蔡瑞穗紧紧拉住。

“他们是管咱们的,态度不好也正常,别惹出什么麻烦。”刚刚发生过流血事件,蔡瑞穗害怕又发生什么冲突,赶紧提醒杨歌没必要为这种语气上的不耐烦惹出什么事端。。

杨歌对蔡瑞穗的态度有些无奈,他不愿意在这种问题上和队友发生争执,只好接过记录本,一声不吭地翻找着。

任务列表的最上方是一些特别棘手的长期任务,由于一直没有人能够完成,就那么孤零零的挂在那里。追加的酬金也被提升到一个非常诱人的价码。

坐在杨歌一旁的蔡瑞穗看到有些任务的酬金居然足足有五十枚金币,这笔钱甚至足以买下市中心的任意一座房屋。不由得有些惊讶。

她扯了扯杨歌的袖子,兴奋地对杨歌说。

“哇,你看,咱们以后要是也能搞定这么一单,不就发财了!”

杨歌点了点头,刚想对蔡瑞穗说他和苏明洁之前已经完成过这样的任务。那个老屋的死灵骑士也是非常棘手的存在,却在苏明洁面前根本招架不了几回合。

对面的工作人员却噗嗤一下,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轻蔑地看了蔡瑞穗一眼,用教训的口吻对她说。

“菜鸟就是菜鸟,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明摆着你们参与这类任务就是白白送死,就别做这种白日梦了好不好?废物是永远不可能发财的!”

“喔!咱……咱不知道,不好意思。”蔡瑞穗胀红了脸,立刻放下那本任务列表的记录本。

她不想得罪冒险者行会的人,只好离开柜台,坐到苏明洁的旁边,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命运系统似乎看出了这是一个陷阱,并没有为此发布任务的想法。

无论杨歌怎么处理这件事,都不会对未来产生任何影响。

可杨歌却斜眼看了那工作人员一眼,无论有没有任务,他也不能让蔡瑞穗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欺负。他只是还想给对方一个后悔的机会,于是提醒那工作人员

“你应该向我的朋友道歉,否则的话……”

那工作人员抬头看了杨歌一眼,轻蔑的撇了撇嘴,声音也抬高了八度,吸引了周围冒险者们的目光。

“否则?哈哈……你以为你有资格威胁我吗?”他毫不在意的和杨歌对视,根本没有把杨歌看在眼里。“我呸!我不道歉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有的冒险者对这件事情不了解,凑在一旁笑着看热闹,可为数更多的冒险者,看这工作人员的眼神却充满了怜悯与期待。

苏明洁从杨歌的身后站了起来,准备用她的冒险者等级来驳斥这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工作人员,却被杨歌一把拉住。

她想要说些什么,杨歌却冲她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已经注意到这里的冒险者主管人员——车素芬。

这时苏明洁才看到车素芬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冷冷的盯着那工作人员。

那工作人员以为杨歌他们心虚才不说话了,他还想要再补上两句嘴贱嘲讽的话。却被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工作人员回头一看,声音立刻小了很多。

“车……车主管!实在对不起,我刚才有些激动,是不是说话声音太大,打扰到您了?我马上改。”

杨歌已经懒得理会那位工作人员,他看向车素芬,准备看她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的,要是结果不让他满意,他再说话也不迟。

车素芬对杨歌鞠了一躬,向他表示了歉意。

“杨大师,这是一个误会……我们冒险者行会并没有得罪您的意思。

然后她扭头看向那个嘲笑杨歌的工作人员。

“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开除了!”车素芬冷冷地丢下这句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我可是赵主管的侄子!您不能这么对我!”那工作人员脸色发白,他想用大喊大叫来掩饰他内心的恐慌。

“你说赵明全?我俩可是平级,我说的话他有什么权利收回去?倒是你面前的杨大师能原谅你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车素芬根本不卖他舅舅面子,丢下这句话,就这样转身走开。

那工作人员连忙转过头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杨歌面前讨饶。

“杨兄弟……不不不,杨爷爷,您原谅小的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您打我骂我都行,求求您放过我吧。”

杨歌皱了皱眉,整个事情发生到现在,给了他很强烈的违和感。车素芬的态度在他的意料之中,可这个工作人员的行事风格却让他觉得不太对劲。不应该有人这么刻意的刁难来做任务的冒险者,这中间一定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至于跪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失去工作的事情,杨歌觉得是恰如其分的惩罚,这倒并不是因为他得罪了蔡瑞穗,而是从其他工作人员漠视他这种出格行为的态度上,证明这样看不起底层冒险者的粗鲁行为,是这个人一贯的工作作风。

“不轻饶,不过度,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对这个人的惩罚也就到失业为止了。”杨歌做出了他个人对这件事的判断。

他不动声色的启动了催眠技能。笑嘻嘻地教训着那工作人员。

“现在知道错了?来来来,说说你错在哪了?为什么非要找我的麻烦?”

“这……”那工作人员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很快他就在催眠技能的影响下,把赵明全告诉他的假借口都说了出来。

“我舅舅说只要我为难你们,让你们成为冒险者行会的笑柄,他就会在升职的事情上拉我一把。”那工作人员不加思索地把隐藏的秘密和盘托出,他脸色不由得一变,以为是自己在恐慌的氛围下不小心透露的秘密,根本没想到是杨歌的技能导致的结果。

听到这个答案,车素芬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知道赵明全需要一个借口来对杨歌下手,看上去是把他侄子的工作当成了有足够份量的理由。

这是让他和杨歌的矛盾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这样一来无论杨歌怎样拿他的把柄说事,其他人也一定不会相信的。

而有着这样明显的仇怨,赵明全完全可以正当合理的拒绝杨歌进行简单的任务,让他能参与的每一个任务都伴随着死亡的风险。

车素芬觉得这件事有些棘手。虽然她认可杨歌的实力,可赵明全在冒险者行会的势力早已经根深蒂固。而杨歌的团队仅仅只有三个人,她不想让杨歌惹下这样的麻烦。

“要不放过他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仅仅只是出言不逊而已……”车素芬用她的世界观来劝杨歌,她力求安稳,总是顾全大局,早就没有了杨歌的闯劲。

可杨歌只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没有这个必要吧!”

虽然车素芬劝他不要这么莽撞,可杨歌觉得倒是有些好笑,赵明全要针对他居然还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赵明全的侄子居然认为表露身份会让杨歌有所顾忌?开什么玩笑!

他还真是把赵明全的威望看的太高,也把杨歌的实力看的扁了。

杨歌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向那位工作人员,冷冷的说

“你要想呆在冒险者行会也不难,只要你写一张大字报,详细说明你是如何被赵明全指使来针对我的。并且写清楚你出了事以后他没有能力管你,只好写这样的道歉信来求得我们的原谅,那我就原谅你!”

杨歌提出了他的条件,这个条件看上去很简单,可是一旦那位工作人员这样做了,就意味着彻底得罪了赵明全。

这是在说赵明全没有办法保住帮他做事的人,哪怕杨歌这里没有赵明全的把柄,他所建立的威望基础也会在一夜之间崩塌掉。

赵明全绝对不可能容忍这样的背叛。

“这……”那工作人员面露难色。杨歌的意思很简单,不接受和稀泥的结果,而是要他彻底地表明他的立场。

“要是不肯贴大字报的话,就帮我带个话!”杨歌冷笑着说,“他赵明全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找老子的麻烦!”

“呵呵,好大的口气。”赵明全从门后走了出来,他装作刚刚路过这里的样子,瞥了一眼杨歌,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

“做不到就做不到,非要找茬来打压我的侄子。不就是因为他拆穿了你的真面目吗?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脸红!”

杨歌总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太对劲,可他的脑海里却出现了苏明洁的声音。

“一会他会用激将法让你接取一个多人参与的,侦察城外亡灵的危险任务,您一定要答应他!这关系到这座城市的命运,更重要的是……它还关系到您的未来。”

苏明洁并没有把话说的很清楚,可命运系统也为此事发布了一个相同目标的任务。

任务逃出生天(此任务直接关系到蔡瑞穗的未来,建议一定完成)

任务目标参与此次侦察亡灵的任务。阻止程晓曼的阴谋。

任务奖励蔡瑞穗的未来发生改变,依然留在你的团队之中,命运积分100。未来的记忆片段(力量并非一切)

失败惩罚蔡瑞穗被魔王的崇拜者接走,在此次任务结束后离队。未来的记忆片段(魔王降临)的命运不可再更改。

杨歌既然看到了任务,对赵明全的目的自然心里有数。

他轻蔑的笑了笑,直接对赵明全不客气地说

“看见我指的这一行了吗?城外侦察亡灵的临时追加任务!我现在就接了,你敢吗?废物!”

讲完这句话,杨歌看也不看赵明全,直接在任务申请人那一栏里填上了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