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针对智者的布局

“您有没有考虑过那张地图有可能是一个陷阱?我建议还是先派出侦察小队,谨慎一些为好。”

在即将到达地图上所标注的目的地时,车玉岚的随身副官提出了它对战局的想法。

这引来了周围冒险者们一阵不以为然的哄笑。

那副官的脸色有些发红,可车玉岚并没有像其他冒险者那样对这个说法不屑一顾,而是耐心的给出了她的回应。

“确实有这种可能性,但战争本身就是不断下注的赌博,在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以前,我们要选择概率更大的可能性下注,不能放过这种绝好的机会。

详细的侦查有可能暴露我们的踪迹,也许能收获一场毫无风险的胜利,却无法达成杀死敌方指挥官的战略目标。

如果我们不冒险的话,作为整体战力强度的劣势一方,我们也许会痛失良机。”

车玉岚并没有把所有她想到的内容完完全全的说出来,他们突袭的地点即使不是邪神指挥官的所在地,作为一个像模像样的诱饵,敌人也必然会安排一批可以被牺牲掉的重要战力。

不然的话,他们无法在禁咒魔法生效前阻拦车玉岚和她的冒险小队使用空间魔法迅速转移,那么抓住或者杀死车玉岚的可能性也就低到几乎不存在了。

所以车玉岚只要亲自出马,就意味着邪神一方必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当然,这种代价也许要车玉岚和这次参与行动的所有冒险者用生命来偿还,这也是敌人撒下诱饵的目的。

这是一场以车玉岚自身的生死作为筹码的豪赌。

既然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车玉岚早就做好了战死沙场的觉悟,哪怕真的是敌人的阴谋,她也有化解的自信。

她看向围在她身边的那些冒险者们,郑重其事的给出了她的承诺。

“放心吧,即使真的是陷阱,我也会带着你们一个不少的逃回来的。我保证!”

她相信她能做到这一点,就在葛阳对她的那次狙击行动失败以后,她已经针对空间魔法这个领域进行了深入研究,可以做到在五分钟内将所有人全部转移。

她并不害怕敌人是在钓鱼,因为她相信她能毫不费力吞掉鱼饵以后,顺利摆脱那致命的鱼钩。

“目标落网了,这一次,我们应该可以得到觐见吾主的功绩!”

在20公里以外的一处观察点,真正的邪神指挥官兴奋地拍着大腿,自从他发现车玉岚像他计划好的那样踏入陷阱,准备进攻诱饵所在地的部队,就毫不犹豫的让禁咒法师们立即筹备将一切消灭殆尽的禁咒魔法。

他根本不去考虑那些充当诱饵的战斗人员和车玉岚之间的胜负结果,直接做出了舍弃他们进行无差别打击的决定。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禁咒魔法“末日审判”在邪神指挥官的筹备下即将启动,席卷大地的火焰风暴将净化挡在它行进路线上的所有生灵。

可末日审判还没有到达既定的目标,竟然停在了它的行进路线上,开始绕圈打转,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强行改变了它的运动轨迹。

邪神指挥官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他立即启动了空间转移魔法,想要先转移到安全的地点,再去慢慢了解为什么禁咒魔法会发生这样古怪的变化。

可程晓曼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她直接破坏了禁咒魔法的运转,造成了严重的反噬。

那些禁咒法师们仿佛被重锤直接击中胸膛,很快就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这意味着邪神指挥官所在的指挥部,已经失去最后一道防线。

“啧啧,也不知道车玉岚究竟是什么样的运气,居然这么莽撞都能活得下来!”

程晓曼在半空中显现出她的身影,这是一次高等神灵对邪神眷属的降维打击,末日审判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冥府女神毫不费力的挥了挥手,那死亡神职的力量立刻夺走了邪神指挥官身边所有邪神眷属的生命。

那邪神指挥官仿佛被巨大的重物压在地上,他苦苦挣扎,却始终是白费力气。

“投降吧,我们可以留下你的性命。”

程晓曼试图劝说邪神指挥官弃暗投明,可她惊讶的发现,邪神指挥官脸上的表情并非是走投无路的绝望,而是终于抓到大鱼的狂喜。

“赞美吾主,愿您的荣光普照大地!”

邪神指挥官的身体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它成功引起了邪神对此处的注意,这也是他们之所以进攻地面世界的原因之一。

邪神很快就出现在冥府女神的面前。

“不知道刚才那个诱饵你们是否满意?

我知道你们已经顺利的达成了既定目标,要不要再试着扩大战果?彻底一劳永逸的解决我们所造成的困扰?”

邪神咧嘴大笑,他一直试图寻找这个世界中拥有神职的神灵,冥府女神在它的眼里并非棘手的敌人,只是让他能在这个世界变得更强的美味大餐。

冥府女神和程晓曼暗中交换了一个果然不出所料的眼神,这并没有引起邪神的注意,他直接一口吞掉了面前的冥府女神,然后得意的说着他的胜利感言。

“你们的计划实在太过浅薄,早就被我看穿了。

无非就是不断的增加筹码,试图集中你们最强大的战力来给我的爪牙们造成损失。

这样的简单布局,我所有的部下都能玩出花来,亏你们还把苏明洁当成什么难得的智者!

简直就是蠢货,哈哈哈哈……”

一阵剧烈的疼痛打断了邪神的笑声,邪神惊讶地用手捂住它的肚子,那是致命的毒药在它的身体里发挥效力的表现。

它倒不至于被这毒药杀死,但是至少在两三个月以内,它只能静静地呆在魔族的领地里养伤。

狂怒的邪神一把扭下了程晓曼的头颅,可身首异处的程晓曼却还在不紧不慢地摆出了嘲弄的神情,那绝非人类所能做到的事。

“谢谢你的夸奖,想必苏姐姐听到的话,也会很高兴的。”

她的身躯里蕴藏的毒液四处飞溅,那并非程晓曼本人,只是做的惟妙惟肖的傀儡。

那些将计就计的思维定势都只是引邪神上当的幌子,真正的目的恰恰藏在邪神自以为找到了规律的背后。

早在这个计划开始以前,杨歌和苏明洁就探讨过如何让智者上当的小技巧。

杨歌随口举了个例子,那是只有他和苏明洁这样的穿越者才知道的,地球上的年轻人曾经玩过的小游戏,他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扩展。

“我想你应该玩过这种游戏吧,来来来,把木兰花说二十遍。”

“木兰花木兰花木兰花……”苏明洁翻了翻白眼,她当然知道杨歌这样做的目的。

“替父从军的是谁啊?”杨歌问。

“花木兰。”苏明洁无聊的回答道。

“很聪明啊,那把亮月再说二十遍。”杨歌似乎并没有死心,苏明洁也只好无奈地陪他玩下去。

“亮月亮月亮月……”

“后羿射下来的是啥啊?”杨歌挤了挤眼睛。

“月亮……”苏明洁下意识的将这个答案脱口而出,然后她明白了杨歌的用意。

“哈哈,我懂了,后羿射日!原来还可以用这种法子骗人上当!”

杨歌谈到了一个很简单的心理技巧,这是邪神在苏明洁的这次布局中上当的根本原因。

“聪明人往往会陷入思维定势之中,总喜欢将计就计,认为他人所谓的谋略已经彻底的被他们看穿。

当你故意让他们总结出事物的规律以后,他们将做出的选择也就在你的掌控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