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孟冬青的狠辣

由于王子文的魔法感应能力实在太差,命运系统刚才的任务预告并没有像杨歌和冒险团的其他成员那样直接出现对应文字,只是引导他发现脑海中凭空多出了一段回忆。

王子文感觉就像是在梦中开始观看一场不知道未来发展的精彩演出,有些好奇又隐隐有些期待。

他看到楼兰小镇的远景出现在他的眼前,天色也渐渐暗了下去,很快就来到了没有人在外面走动的深夜。

小镇的居民们在进行了一整天的辛勤工作以后,大部分都躺在床上睡下了。

王子文的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知道脑海中的这段记忆不会特意安排一段没有任何意义的场景。

恐怕他一直生活的楼兰小镇在未来将会发生他不愿意看到的突发事件。

果然,一阵哭喊声划破天空,打破了这个祥和而又宁静的夜晚。

楼兰小镇火光四起,一伙蒙面的盗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就烧,镇民们像无头苍蝇一般的四处乱撞,他们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呻吟与哭喊,却没有几个人能侥幸逃生。

楼兰小镇就这样被付之一炬,没有人知道这伙盗匪的来历,只留下了一个被彻底废弃的小镇。

王子文的泪水沾湿了衣襟,他不停地提醒自己这是还没有发生的一种可能性,他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这些盗匪的样貌特征,他想要在他们动手以前,就找到避免这场惨剧发生的方式。

他的努力注定将会是徒劳无功的,他根本对这些凭空出现的敌人没有丝毫的印象。

画面并没有结束,而是很快出现在几十里以外的孟府。

得到了盗匪杀人的消息,赶来汇报情况的孟府家仆并没有被孟冬青接见,他直接被管家拦在了门外。

“老爷已经睡下了,那些贱民的死活并不重要,就留到明天再说吧。”

面对无辜者的惨死,管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按孟冬青以前吩咐过的那样,完全不打折扣的执行了下去。

孟冬青要将整个孟府置身事外,装成完全不知情的样子,避免和盗匪发生直接冲突。

这是他的懦弱和愚蠢,可身为贵族,孟冬青并不需要为他的自私付出任何的代价!

画面直接进入了孟冬青居住的院落,王子文看到孟冬青此时此刻并没有直接睡下,他只是懒洋洋地躺在爱妾的腿上,任凭他的女人帮他舒服地掏着耳朵,嘴里说着让这些女人们脸红心跳的下流话。

他居然还能平静如常的生活下去!他居然无视远处的楼兰小镇镇民就这样白白送命!

王子文很生气,可他又觉得不能把这一切都怪罪到孟冬青的头上,他甚至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因为这种漠视而给予足够的惩罚!

王子文看到他眼前的场景很快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那是在三天后,当楼兰小镇的悲惨故事被周边所有平民居住的村落和小镇所知晓。

由于楼兰小镇的位置比较偏僻,在剿灭邪神眷属时充当了后方的医疗辅助的职责,很多冒险者都受到过小镇镇民们的帮助。

那是一个对冒险者们来说,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温暖的地方。这个地方居然被盗匪就这样屠杀殆尽,这是冒险者们不能接受的结果!

那些参与过剿灭邪神眷属的行动,一直被孟冬青刻意拉拢的冒险者们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他们准备揪出那帮盗匪,帮楼兰小镇的冤魂们讨个公道。

这一次,原本漠视楼兰小镇遭遇的孟东青却一反常态,他发出消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支持这些冒险者们的报复行动。

他的家仆们带着大笔金钱辗转四方,积极主动的帮这些冒险者们打探消息,很快就查清楚了盗匪们居住的窝点。

一伙不知从哪儿来的蹩脚盗匪怎么可能和邪神眷属的战斗力相提并论,那些冒险者很快就帮楼兰小镇的镇民们报了仇,只是那盗匪的首领负伤逃脱,不知所踪。

这件事结束以后,一些找不到自己人生目标和未来方向的冒险者感恩于孟冬青不计代价的无私帮助,他们决定加入孟冬青的私兵,成为他手下的一员。

孟冬青就这样“幸运的”扩充了他部属的实力,从一个小贵族一跃变成了拥有精兵强将的中等贵族。

王子文已经感觉到这个故事有些诡异的不太对劲,可他还来不及细想,真相就已经呈现在他的眼前。

那位盗匪的首领出现在孟冬青的书房,他用手捂住他的喉咙,试图堵住被孟冬青的匕首割喉以后,那肆意流淌的鲜血。

孟冬青只是厌恶地擦拭着手上的血迹,一脸嫌弃的看着那盗匪的首领,

“我之前可是给足了你买命的银子,你要是识相点早早逃命的话,我也能放你一条生路。

可你居然来这里威胁我?还讲什么可笑的兄弟情谊,这可就不能怪我了!”

王子文瞪大了眼睛,虽然他没有看到那盗匪首领和孟冬青交涉时所说的话语,但从孟冬青刚才的发言里,他也清楚地判断出是这个无耻的贵族一手策划了楼兰小镇未来的惨剧!

只是为了拉拢一批在他眼中有着足够价值的冒险者,他居然能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举动!

画面结束。

当看到未来的楼兰小镇无辜受害的场景以后,王子文一反他往常的态度,他怒气冲冲地看着那给他递上请柬的家仆,直接把那请柬撕个粉碎。

“不去不去!我和你们孟家有什么关系?告诉那个混账孟冬青,他要是敢登我家的门,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王子文的突然发怒让那老警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想要劝一劝自己的老伙计,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比较好。

那些看热闹的小镇镇民觉得蔡瑞穗和王子文似乎脑子有病,居然非要得罪尊贵的孟老爷,而孟老爷确实大人有大量,明显没让底下人为难他们。

“那要不先这样?我也不回去乱嚼舌头,您再想想吧!我们老爷可是贵族里为数不多的好人!”

那家仆也觉得王子文有些反常,似乎是被蔡瑞穗的某些魔法影响后的效果。

他有些意外的看着蔡瑞穗,完全不明白这个刚刚被承认的冒险者为什么会对他老爷产生如此大的敌意。

任务虽然完不成了,可孟冬青一直嘱咐他不能和冒险者发生任何的冲突,那家仆也只好照办。

他灰溜溜地离开了楼兰小镇,回去向孟冬青汇报王子文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