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感情牌

听到曹雅舒的那一番话,原本表情轻松,以为只是过来走走过场的贵族们面色凝重起来。

他们按照曹雅舒刚才的指点重新审视杨歌那篇看上去只是空喊口号的拙劣建议,尤其是看到了被曹雅舒画重点的那句话。

“贵族们应该以契约或者誓言的方式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建议他们只能收取管辖区内被法律条文限定的具体份额。

该法律条文的制定应该参考过去的王国法律,并由至高无上的陛下亲自颁布。”

这是魔法精灵在考验杨歌时提出的条件之一,这一条表面看上去毫无问题,在杨歌那篇又臭又长的文章里丝毫不显得突兀。

可经过曹雅舒对其中隐藏用意的解释,在场的其他贵族有些惊慌失措,因为他们发现杨歌居然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削减他们的权力。

如果真的按照这一条建议来执行的话,意味着这些贵族们每年的钱袋子是否装满,都要看皇室是否愿意放他们一马。

要是他们敢于和皇室有不同意见,恐怕他们不会得到从财政紧张中脱身的机会。

这些贵族们刚想要议论这个突发状况,可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熟悉的礼乐声——那是帝国的皇帝陛下到达议会时,表示尊敬的一种仪式。

“陛下,居然也亲自过来考校杨歌了吗?那我们岂不是……”

感觉到有些大事不妙的议长和贵族们变了脸色。可曹雅舒却只做了一个双手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慌什么?只要我们保持团结,那么陛下也没有足够的借口去干涉议会的决定!”

曹雅舒很直白地说出了他来参加这次会议的目的,为了让贵族们在管辖内的权力不被削弱,曹雅舒希望大家都能站在反对杨歌的立场上支持他的观点。

曹雅舒没有再继续贯彻他的观点,因为刘行云已经走进了议事厅的大门。

这位大家敬仰的皇帝站到了议长的位置上,议长只能侧身站在一旁静静恭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随行的家仆。

皇帝陛下主动开口,为今天的讨论定下了基调。

“今天虽然采取多数派表决,但是在表决后允许这位劳苦功高的冒险者对他的建议进行充分的说明,也允许代表们在讨论的过程中被他说服,从而更改自己最终的选择,众爱卿应该都没有意见吧?”

这是人类帝国的皇室和贵族们早就达成共识的规则,说白了是不想让他们的拒绝显得太过生硬,要给杨歌这样能改变未来战局的传奇冒险者留足必要的面子。

看到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刘行云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身边的议长小声地说了一句。

“既然大家都同意按规矩办事,你现在可以把在门外等候的杨歌请进来了。”

皇帝陛下的这句话虽然轻描淡写,却让这些贵族代表们有些心惊胆颤,因为这是在明示皇室支持杨歌将要提交的建议。

议长感到有些无奈,他不知道杨歌为什么会如此胆大妄为,好奇地也想看看杨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任何一个试图改变帝国制度的改革者在历史上最终都会死于非命,没有哪个人能逃脱悲剧的命运,哪怕他是当时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强者或者权倾天下的智囊也不行。

议长只看到了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庞,杨歌在长相上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他看上去非常平静,仿佛接下来改变帝国命运的改革不会对他的命运产生任何的影响一般。

“欢迎您来和我们一起讨论您提出的建议,我是议会这一任的议长……”

杨歌只是微微一笑,他并没有耐心聆听议长长篇大论的介绍,只是迈步前行。

议长停止了他的发言,耐心地站在杨歌身前,给他引导着通往议事厅的方向。

在议长的眼中,杨歌根本不像是一个试图改变帝国的改革者,倒像是初出茅庐,对一切还抱有着热忱的少年。

议长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人物,改革者们虽然男女老幼各有不同,但他们的眼神往往都充满自信,为人处事带着生死看淡的态度和不加掩饰的贪婪。

议长和杨歌很快地走到了议事厅的大门面前。

他们想要通过改变规则的方式获取原本得不到的利益,眼神自然不会像杨歌这样充满着无所求的澄静。

杨歌马上要步入唇枪舌剑的战场,他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两步超过议长,直接推开了议事厅的大门。

杨歌看到那些代表们有防备的眼神看着他,回想起蔡瑞穗的魔法精灵曾经给他的提示:

道德无法约束这些人的行为,但足够的利益可以做到这一点。

杨歌的目光扫过代表的人群,发现其中居然有三位看上去有些外行的年轻女性,他微微一笑,很快就想到了让她们支持的可行方法。

“我知道大家可能会问我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建议?

那是因为在你们代表的广大土地上有着大大小小的贵族,大部分人的道德和修养无法达到各位的水准。苛捐杂税屡禁不绝。

有些贫困的家庭根本负担不起这样多的税收,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无法养活自己的孩子,不得不选择将他们交给其他愿意收养的普通人。

这些孩子只有一小半会得到和平常人一样的待遇,大多数都成为了小偷,乞丐,妓女……以及其他只能获得不幸命运的职业!”

杨歌使用了艾法莉传送给他的调查卷轴,上面有着各种触目惊心的孩童形象,每一位代表都可以点击他们眼前的任意一位孩童,他们的脑海里将迅速出现这孩童一生的命运。

杨歌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谎言,如果真的能约束这些贵族的行动,确实会有很多儿童获得完全不同的命运,但他也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指望贵族代表们拥有丰富的情感和同情心,那只能是一种奢望,但至少……应该会有几个人动摇他们原本坚定的信念。

杨歌故意擦拭着他并没有流下一分一毫的泪水,用悲天悯人的态度为自己的原因做了一个总结。

“所以……我们才要在皇帝陛下的监督下,约束这些大大小小的贵族的权力,让这些平民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平民的痛苦远远不止于此,可杨歌谈论的骨肉分离却恰恰是年轻小姐们同情心的死穴,看着她们仿佛感同身受的流泪和那赞许的眼神,杨歌知道她们绝对不会故意提出为难他的问题。

当然,这些富家小姐们的态度并不一定有用,杨歌还需要试探一下她们真正的态度。

“这就是我提出这个建议的原因,我觉得在正式表决以前,我们不妨先表明各自的态度。

大家先按照自己的想法举手投票,然后我们在根据各自的不同立场进行讨论和说服工作?”

“我同意!”杨歌和话音刚落,皇帝陛下就斩钉截铁地给出了他的答案,于是议长无奈的通过了提前表决的提议。

“十二票反对,一票赞成……苏娜露阁下,您可以给我们讲述一下您为什么会支持杨歌的提议吗?”

议长压下了心头的怒火,他瞪着那位被父辈派过来的小姑娘,完全没想到杨歌这样拙劣的故事也能让她临阵倒戈。

“因为他刚刚说的都是事实!那里面有一个女孩子,就是我以前鞭打惩戒过的小偷,我完全没有想过她会是这样不幸!”

苏娜露的表情非常的激动,她并没有看到杨歌有些不满地撇撇嘴,对目前的情况感到有些严峻。

十二比一,杨歌要是想拯救整个人类帝国平民的命运,恐怕不能再采用刚才这样低效率的方法,这种情感上的利益根本无法说服这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