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转机与陷阱

在杨歌的指导下,人类帝国改革后的税赋已经顺利地收取了三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发生足以影响这个政策继续运转下去的恶**件。

这样的情况大大的出乎帝国皇帝刘行云的意料之外,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地方上的官员们利用人们对新政策的不了解而故意制造漏洞,反而加重百姓负担的准备。

皇室本来已经做好了处死一大批贪官,提拔后备人选的相应流程。刘行云不打算和任何家族进行这方面的妥协与交易,他要用这种方式来威慑四方,建立起新税法的权威。

可杨歌的这一次改革居然在细节上也完善的可怕,并没有出现能被贪官污吏们中饱私囊的漏洞。

这让刘行云上调了对杨歌的评价,那并非只是一个治理国家的能臣,而是皇帝陛下无法看透的智者。

杨歌甚至并不需要和人类帝国产生任何冲突,只需要把他击伤邪神的功绩展示给那些好管闲事的精灵们,他自然可以像帝国先祖那样获得一块富饶的土地,收拢在战争中流离失所的难民。

未来也许就会出现另一个以人类为主的国家,帝国将失去民众对人类身份引以为傲的忠诚。

这让刘行云不得不开始重视起这些他本以为无关紧要的冒险者,他改变了他一直以来漠不关心的态度。

“一个既不爱钱也不爱名,行事出人意表无法控制的智者是非常危险的存在。通知那些长袖善舞的大臣们,如果他们可以用和亲解决这件事的话,朕不会吝惜奖励,也并不介意牺牲一个女儿。”

当然,这种皆大欢喜的事刘行云也只是顺口提一句,他将心比心,如果他是杨歌的话,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公主而放弃他的野心。

这只是一次简单的试探,刘行云想从杨歌拒绝的方式上看出杨歌平时做事的行动规律。

而且既然想起了和亲这件事,刘行云也并不只关注杨歌一个人的活跃,他又审视了一下其他冒险者,很快就注意到车玉岚被塑造成人类英雄以后的良好形象。

如果皇室能引进这样的王妃。也许能化解杨歌带来的威胁,刘行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问问朕的那些不成器的东西,这个疯丫头有人喜欢吗?朕希望他们能在这件事上给朕分忧解难。”

让皇子们接纳车玉岚并不是一件难事,这意味着帝国将会获得民众再一次的爱戴与支持。

刘行云陛下忽略了车玉岚的态度,他认为能成为高贵的王妃这件事对车玉岚来说应该是梦寐以求的高攀,他不认为这个所谓的勇者会拒绝这种千载难逢的好事。

“谢谢你们的关心和表白,可我现在对这种事情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况且在我心里一直有人比你们更合适,希望各位殿下谅解。”

虽然这看上去只是一件小事,可刘行云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因为他从车玉岚相关的情报中看到了杨歌的名字。

车玉岚一直喜欢的那个男人,居然早就有了建立国家的野心。

刘行云有些着急,他秘密召见了在议会中一直和皇族唱反调的大贵族,公爵曹雅舒。

面对帝国有可能出现的重大危机,曹雅舒给出了一个针对车玉岚的计划。

“陛下,据我所知,勇者葛阳一直以来都想要战胜车玉岚,从她那里获取某样珍贵的东西。

我想,他应该有着对抗车玉岚的手段,也许我们可以通过他,找到车玉岚的死穴。”

“哦,既然是这样,那不妨试一试吧。”刘行云并没有报什么希望的对曹雅舒随口说了一句、

可他们的这次谈话却注定要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虽然邪神一直在默默疗伤而无暇指挥邪神眷属的行动,可地下世界与地面世界的联军依然在邪神眷属们无惧死亡的自杀式袭击下节节败退。

就算是车玉岚这样百战百胜的冒险者,以及苏明洁这种缜密布局的谋士也无法力挽狂澜。

她们能指挥冒险者们在小规模战争中取得胜利,可这些杯水车薪的胜利并不能影响战局的最终结果。

在邪神眷属的狂热攻击下,整个正面战场不得不陷入了泥潭之中,然后因为各个种族的利益冲突而出现指挥失灵的情况,被邪神眷属们各个击破。

局势一步步地恶劣到几乎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让一直潜伏在联军之中的葛阳也为人类的未来感到迷茫和不安,他不得不放弃渔翁得利的想法站了出来,给车玉岚以及联军的领袖们提供了他的行动计划。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葛阳居然会提出这个计划,就是这样简单直接的原因。

“只要放出某个小镇的灵丹妙药能医治邪神伤势的流言,无论邪神眷属们是否意识到那是个陷阱,他们也必然会为了他们的神灵而甘愿上钩。

这是宗教社会的政治正确,冷静的判断也无法对抗盲目的狂热。

它们只能做出唯一的选择,我们只需要做好收网的准备就够了。”

葛阳以为他只要提出计划,联军一定会配合他的方案,可是在看清楚了提出者的名字以后,车玉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这个提案。

这样葛阳亲自面见车玉岚有了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和借口。

葛阳和车玉岚在会议室里剑拔弩张,因为这并不是在其他人面前的谈话,车玉岚把话也说得很清楚。

“我绝对不会使用你的方案,之前我们的血债还没有清算,我的姑姑和挚友还在你的手里!

除非你放了他们,不然的话……”

可她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葛阳面带冷笑地看着她。

车玉岚居然想凭口头威胁而非实际利益就把人要回去,实在也是想得太过天真了。

“不然的话,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杀了我?

你只是宣传机器而已,你不会忘记我们俩之间战斗力的差距吧?”

“你……”车玉岚用手指着葛阳,但她却悲哀地发现她根本无能为力。

葛阳懒洋洋地回应车玉岚的威胁,他根本不把这种无能者的狂怒放在心上。

“这两位我可还没有碰她们一根手指头,可如果你在人类生死存亡的危机面前还推三阻四,我并不介意今晚就让她们睡在我的床上!”

葛阳的冷笑毫无顾忌,他知道车玉岚绝对不敢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做出不理智的选择。

“你要不要配合我的行动呢?

我计划的引诱地点是在楼兰小镇附近,那里应该是杨歌守护的地盘,可以减少无辜的平民死亡。

如果你不配合的话……虽然我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这两个人我想要让他们体验一下各种过去没有经历过的感受,也不过就是一个晚上的事。”

葛阳看到车玉岚脸色苍白,一脸担心的样子,知道他已经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