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的名声不值钱

杨歌和车素芬如临大敌,他们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可轮回庵只是平淡地通知了他们一声,并没有和他们战斗的打算,然后就在他们的眼前消失了。

这并非轮回庵的不战而逃,他只是清楚的知道他不可能在这里杀掉杨歌,不然的话……蔡瑞穗这把名为魔王的宝刀将失去最重要的刀鞘,历史上强大的魔王数不胜数,可能保护子民的却没有几个,蔡瑞穗需要被杨歌约束,她需要有着正常的情感,如果在这里除掉了杨歌,也许意味着魔族会在蔡瑞穗的疯狂中被彻底毁灭!

杨歌刚刚的空城计其实已经骗过了轮回庵,他去而复返,只是因为他抱定了牺牲的决心,他看到杨歌居然是骗他的以后还愣了一下,忍不住地揭穿了杨歌的计谋。

轮回庵知道无论蔡瑞穗在不在这里,只要他抱定了牺牲的决心,那么他的计划就算不能彻底的实现,也必将成为人类和魔族之间仇恨的开端。

外面人类禁卫军在轮回庵的攻击下被一面倒的屠杀着,他们在死前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轮回庵虽然没有找到刘行云的行踪,但他绝对不能让人类和魔族之间的仇恨在蔡瑞穗这一代终结。

魔法师们在外围吟唱着大型咒语,把轮回庵当成是他们遇到了魔王一样的慎重对待。

人类的士兵们已经彻底把轮回庵围在了中间,虽然轮回庵明知道失去了自爆能力的他如果不在这里脱身,只能是死路一条,但这就是他的选择。

他要散播仇恨,他要让人类和魔族对立,他要让人类的皇室尊严被践踏,不得不摆出强硬的姿态。

他要让人类和魔族结下鲜血铺成的死仇,他要让这个看上去会血流成河的命运成为现实!

轮回庵用雷鸣般的扩音魔法向人类都城的所有人宣布:

“我是来杀掉你们的王!我是以魔族四大世家代表的身份来向人类宣战!

如果你们还有尊严的话,就请你们在你们神灵之下宣誓,和我们魔族之间不死不休!

我也会向魔族的先祖发下这样的誓言!

我们绝对不会和人类共存与同一片天空之下,魔族必将统治这个美好的世界!

如违此誓,愿轮回一族就此绝灭!”

这并不是轮回庵对人类有着什么莫名其妙的仇恨,他还记得轮回一族的族长郑重地要求他为这个计划牺牲时所说的话。

“现在是我们魔族最好的一次机会,我们绝对不能就这样放过它!

我相信蔡瑞穗可以做到在她活着的四百年内维持人类和魔族的和平,我也相信她可以约束人类不去冒犯我们魔族的荣耀。

但是……我们的子孙和人类的子孙相比,远远不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当蔡瑞穗百年之后,当我们魔族不再拥有足够的武力,我们的子孙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呢?

我们和人类完全不同,我们现在的资源匮乏到了没有天才就必然战斗失败的地步,这意味着当双方差距太大之后,人类只要有一个统治者心怀不轨,我们就必然亡族灭种!

我们不能把魔族的未来押在别人的怜悯之上,地下世界和地面世界相比太过贫瘠,如果我们不能获得地面世界肥沃的土壤和遍地都是的淡水资源,那么我们终究将在未来成为人类的奴隶!

这是显而易见的结果,也是我必须促成战争的理由!

虽然这是你我直到衰老都不会看到的悲惨未来!但我们必须在蔡瑞穗掌握武力优势的情况下,开启征服世界的战争!

这是唯一改变未来命运的方法。”

这是轮回庵所看到的命运,他并不认为他这样做有什么可卑劣的,他只是在为他的种族谋求更加光明的未来!

轮回一族有着在这次事件中被灭族的觉悟,他们在不同的地点同时进行着他们的计划,有意识地阻止着杨歌的冒险团以及其他的英雄出现在他们暗杀刘行云的现场。

莫名其妙的一场大火造成了冒险者公会里低级冒险者们数以万计的伤亡,苏明洁和程晓曼不得不前去参与治疗工作的统筹规划,艾缇也在不停地为筹集物资忙前忙后,根本没有精力去参与其他事务。

精灵一族的叛党似乎想要解开某个邪神的封印,黑龙王倪惑国和艾法莉不得不进行全族的人口普查工作,抓出那些可疑的对象。这可是非常庞大的政务工程。

传说中邪神消失的楼兰小镇附近成为了邪教徒们内心中的圣地,蔡瑞穗和车玉岚一直紧张的组织着警戒工作,她们很难找到这些不怀好意的,如同阴沟里的老鼠一般的狂信徒。

虽然蔡瑞穗有信心在几秒钟内干掉任何试图屠杀楼兰小镇的对象,可她在保护平民这件事上却是绝对的外行,如果敌人采取自杀式袭击的手段,哪怕她拥有着无敌的力量,后果一样无法设想。

所以蔡瑞穗确实无法脱身,她只好把人类和魔族之间彼此仇恨的这件事拜托给了杨歌。

轮回一族在不同的地点牵制住了杨歌冒险团里那些正式成员的行动,是因为他们知道杨歌似乎有着预测未来的能力,他们不希望被杨歌打乱他们牺牲的计划

他们只是漏算了车素芬这样一个刚刚被营救出来的变数以及杨歌这个实力太差的添头。他们以为这两个人无法改变他们的计划,他们认为不会出现其他的变数。

在发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的同时,轮回庵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他等待着死亡来临的时刻。

人类法师们吟唱的咒文也到了结束的时刻,可这一切的一切,却在杨歌的行动后,平添了新的变化。

“逆转空间与时间的印记,将一切归还于原点!”

杨歌出手救下了轮回庵的生命,他在人类禁卫军对这个魔法束手无策的短暂时间里,启动了群体传送的卷轴。

在杨歌,车素芬和轮回庵这三个人从禁卫军面前消失以前,杨歌给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但是看上去更真实的借口。

“我确实想过要利用轮回庵杀掉帝国的皇帝,挑起人类和魔族之间的战争。

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意思,身为一个坦坦荡荡的王者,我不需要用这种阴谋诡计来推行我的计划!

并不存在人类和魔族之间的死仇,这只是我个人的野心!”

为了防止两个种族之间形成无法挽回的仇恨,杨歌把他自己描述成了一个卑鄙无耻的阴谋家!

为了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杨歌手里的催眠卷轴像是不要钱一样的一连用出了几十张,他必须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个一眼就能被揭穿的谎言,他必须改变两个种族之间有可能成为世仇的命运!

和改变这种命运相比,杨歌并不认为他个人的名誉是多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