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和他说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咱们走吧。”

蔡瑞穗感觉杨歌该说的话也都表达的很清楚了,继续呆在冒险者行会只能激化他和赵明全之间的矛盾,她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发展。

如果因为她而引发激烈冲突,像上次那样造成流血事件的发生,是她不想再次经历的事情。

这对于杨歌和他的团队不但没有任何正面的意义,还浪费了为接下来的危险战斗做准备工作的宝贵时间。

刚才杨歌对赵明全说的那些关于亡灵危险的警告,虽然蔡瑞穗没有完全听懂,但是她感觉这个任务一定不会像表面上呈现的那么简单,如果他们能在这种划分区域和地点的扫荡式侦察开始以前,就做好前往亡灵出现区域,进行迅速的打击和救援冒险者的准备,应该可以拯救更多人的生命。

看着杨歌不肯退让半步的严肃表情,蔡瑞穗扯了扯杨歌的衣角,示意他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去看看亡灵聚居地都有哪些棘手的怪物存在。而不是和赵明全在冒险者行会里争执不下。

“下一次不要和他们吵架了,咱被说几句也没关系,不会放在心上的。走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蔡瑞穗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她从小就被养父母教育遇事要多加忍让,不要逞强,从来都没有真正和别人红过脸。

杨歌刚才帮她教训那个蛮横的工作人员,虽然在她眼里并不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可还是让她心里感到特别的开心和舒服。

听到蔡瑞穗口是心非的嗔怪,杨歌点了点头,他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只是笑而不语。

他在穿越前就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女孩子真正的心意是需要通过表情,通过动作和平时的性格喜好等等资料去了解,去感受的。

要加深女孩子的印象和好感,完全不用特别在意她某一次的语言和动作,那反而会误导你对她的判断。

果然,命运系统的反馈证明了他刚才的想法并没有判断失误。

“未来的走向发生了重大变化。

由于发生了一系列事件,蔡瑞穗认为在她出现危险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和你的团队成员都会主动保护她。所以她成为魔王以后也会保护你们,蔡瑞穗的好感度增加5点。

蔡瑞穗目前好感度5100,此人的好感度平时无法累积,无法提升。

记忆片段(魔王降临改)发生变化,即使蔡瑞穗最终成为了要统治地面世界的魔王,她也不会尝试永久囚禁或杀死你们。

获得记忆片段(魔王降临记忆丧失的四天王)

这个记忆片段立刻把杨歌的思绪拉入了未来的命运之中。

杨歌看到的是他和苏明洁,车玉岚被蔡瑞穗打倒在地的情景。地面上出现了深不见底的裂缝,被巨型火球砸出来的大坑和圣剑像切豆腐一样切割出的光滑切面比比皆是。浑身血污的蔡瑞穗就站在杨歌的面前,可她并没有给予杨歌最后一击,只是不紧不慢地念诵着魔法咒文,剥夺杨歌一行三人反扑的机会。

杨歌向四周望去,惊讶地发现苏明洁和车玉岚的身上也没有无法治愈的伤残,蔡瑞穗从动手的那一刻起,已经盘算着该如何活捉他们三个人的结局了。

蔡瑞穗无奈地看着杨歌,她似乎并不愿意看到伙伴之间最后变成这样的关系。

“我告诉过你,魔族的价值观没有错,只有力量,才是唯一不会背叛自己的东西!

你们不相信这一点,我也愿意和你们彼此守护,彼此帮助。可我们终究是这个世界上的极少数人。”

蔡瑞穗想起了过去发生的那一连串的悲剧,她的声调逐渐的升高,就像她的心情由和缓转为了激烈,她是在呐喊,是在控诉,是在悲哀自己无法掌控和改变这一段她并不想提起的命运。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她是至高无上的魔王,虽然在魔族平民的嘴中,她是无所不能的强者,可她清楚的知道,在她对抗命运的战斗中,她输的一败涂地,体无完肤,甚至直到现在还在为此付出无法挽回的代价!

你们改变不了什么,你们无法在侦察亡灵的任务中击败程晓曼,你们无法阻止冒险者行会和魔族里的大贵族之间的秘密协议!人类和魔族之间不断增长的仇恨无法避免,始终只有其中的一方完全的统治另一方才是唯一和平的出路,你们想要不流干鲜血的和平?你们甚至无法保护养育我的楼兰小镇免遭屠杀!

虽然你们让我看到了和魔族价值观不一样的东西,但我们的力量始终太过渺小,我们无法改变既定的命运!

我无意与你们为敌,但我必须让你们成为我的部下,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保住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蔡瑞穗召唤出禁忌魔法的精灵,以永远失去一部分魔力为代价,让这三个闯入她宫殿的人类失去了记忆。

下一个画面,杨歌看到他自己和苏明洁,车玉岚出现在魔族授勋的广场,他们一个个登上舞台,半跪在蔡瑞穗的面前,接受魔王的封赏。

下一个画面,杨歌看到他坐在剧毒飞龙的上面,无情地指挥着魔族的六翼飞龙军团用龙焰清洗着人类的村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一面倒的碾压,他并没有战斗胜利的喜悦,反而在心里感到莫名的恐慌与痛苦。

杨歌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他的脸颊滑落。他想不起来自己过去的一切,只知道当战争结束以后,他将会成为魔族所有人敬仰的英雄。

画面结束。

目前命运等级2

命运积分200200

由于这个世界的未来命运发生了重大变化,您因此获得了命运积分100,您目前的命运积分达到上限,是否升级?或者耗费100点命运积分进行抽奖?

杨歌并不相信运气,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升级命运系统。

目前命运等级3

命运积分0300

使用技能初级催眠、英雄名单

影响者苏明洁、蔡瑞穗

奖励苏明洁的好感580,蔡瑞穗的好感5100。

获得新技能未来重启(该任务需要蔡瑞穗的好感度提升至20点才可激活)。未来重启试用机会一次。

未来重启当未来让您认为不能接受的时候,可以启动该技能。您将和您的冒险团成员一起进入这个记忆片段之中,可以更改这个记忆片段最终的结局。

记忆片段是未来的碎片,当您更改记忆片段的结局后,意味着未来也将随之更改。

当蔡瑞穗的好感度只有20点时,您也对应的只有一次更改记忆片段的机会,如果这次机会改变的未来您并不满意,可以尝试在记忆片段描述的未来发生以前,寻找其他更改未来的节点。

警告

1重启未来时,您的身份会顶替未来记忆片段中您那时的身份,但您的战斗力和掌握的一切知识将和现在的您持平。

如果未来的您和现在的您实力差异很大,往往将造成预测的失误。所以不建议对实力相差过大的记忆片段进行该操作。

请一定记住,不是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完美应对,就会有更好的结局。克制您在未来世界中的贪心,这是通往幸福大团圆结局的唯一方法。

2重启的未来即使获得了一个完美的结局,也不意味着命运一定会按您想象的那样前进,它只是告诉您一个概率性最大的结果,如果您在未来的选择中改变了自己的行动,未来依然不可预料。

当杨歌还在仔细查看新技能的说明时,他没有发现未来重启的试用机会已经悄悄启动。

他又回到了刚才的记忆片段中。

在更快地被蔡瑞穗打倒以后,杨歌看到蔡瑞穗在呐喊,在控诉,在诉说着他们无法击败程晓曼的事实。他知道正常的发言无法阻止蔡瑞穗越来越激动的独白。

于是杨歌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

“啊!!!!!!!!!!!”

这声音打断了蔡瑞穗的思绪,杨歌在这个时候说出了他提前考虑好的内容。

“我们能改变过去发生的一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后悔,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放弃对抗命运,但是请你相信我,我马上会回到过去,击败程晓曼给你看的!

力量并不是一切,我会保护你的!”

蔡瑞穗惊讶地看着杨歌,她默默地流着眼泪,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信任杨歌的表情。

可她像是要抓着并不存在的希望,努力的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还可以相信你吗?我还可以回到大家的身边吗?我还可以挽回两个不死不休的种族未来的命运吗?

如果你没有骗我,如果你真的能回到程晓曼挑起两族仇恨的关键节点。

请不要过度的保护我,因为我需要对自己的力量建立信心……

如果我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力量,如果我不能保护其他冒险者,那些悲惨的未来将无法改变!”

她怀念的说着什么,然后她面色惨白,幽幽地望着杨歌。说起了她过去参与杨歌的冒险团时,常用的口头禅。

“谢谢你!咱知道你是为了解开咱的心结。但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你会忘掉这部分记忆,你会成为咱的部下,你会成为你想要成为的,受人敬仰的英雄!”

蔡瑞穗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法杖,重重地砸到杨歌的头上。

杨歌看到未来再没有发生更多的改变,记忆片段的改动完成,画面结束。

杨歌发呆的时间稍微有一点久,他没有看到李布良手下的流氓和打手们已经涌入了冒险者行会。只是在思考重启未来的那些景象带给他的启示。

看样子马上又有针对蔡瑞穗的事情将要发生了,这一次他不应该过度地保护蔡瑞穗,而是让她学会自己解决问题。这才是命运系统真正想要告诉他的东西!

李布良的手下包围了杨歌一行三人,前面的打手纷纷让出道路,让李布良在众人的簇拥下和杨歌直接见面。

那位恶霸一样的贵族老爷穿着一身参与上流派对的礼装,可他面容凶狠,眼角带疤,看上去就绝非善类。他只是上下打量了杨歌一眼,冲地上吐了口痰。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原来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要是给爷磕三个响头爷可以放过你们!要是不给磕……”

李布良想起手下之前被杨歌一报还一报的遭遇,说到要怎么处置杨歌的时候,想起自己也可能遇到相同的报复,底气也有些不足。

“那就……那就狠狠地打一顿!受点皮肉之苦也就算了,我还是很宽容的嘛!”

站在李布良身后一左一右,戴着紫色冒险者徽章的壮汉,是他花大价钱雇来的,自称实力达到史诗级的保镖。

苏明洁只是瞥了一眼,就看出那两个保镖的徽章明显有加工涂改过的痕迹。也只有李布良这种为富不仁,见识短浅的富商,才会相信史诗级强者像大白菜那样有钱就能找到。

就李布良带过来的这伙无胆匪类,根本都不放在苏明洁的眼里,她觉得只需要打倒这两个冒充史诗级强者的保镖,就足以让李布良的手下一哄而散。

可杨歌冲她使了个眼色,阻止了苏明洁出手的想法。

蔡瑞穗有些不安的怂在杨歌的后面,她知道杨歌和苏明洁都足以搞定类似的事件,她根本没有想过杨歌已经帮她激活了这么强大的天赋,她其实应该能独挡一面了。

看到李布良出现在这里,赵明全心里窃喜,但他表面上把脸一板,怒斥道。

“姓李的,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是想和我们冒险者行会为敌吗?让你的人退出去,不然的话……”

“姓赵的你少废话,今天老子谁的面子都不给!”李布良感觉大局已定,趾高气扬的指着苏明洁的鼻子。

“哼,不就是史诗级强者吗?居然敢不给我面子!你们两个给我拿下她!老爷我重重有赏!”

苏明洁只是微微一笑,释放出史诗级强者的威压。

那两个骗子发现苏明洁居然是真正的史诗级强者,吓得连尿都快出来了,看到不知轻重的老爷居然敢指着人家的鼻子,赶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啪啪啪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冒险者行会。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哈哈……刚才我是说笑而已!这两个人是我找的小丑,大家是不是也觉得特别的可笑啊!”

李布良的身上被冷汗浸湿,他突然夸张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看着身边发呆的管家,打手和流氓们,恶狠狠地瞪起了眼睛。

“不好笑吗?快给老爷笑起来!我早就说过不要得罪人,你们这些狗东西,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那些下人们这才醒悟了老爷的意思,旋即响起了一片鬼哭神嚎的恶心笑声。

“哈哈哈……老爷您说的对,真得是太好笑了!”

“我都要笑死了,看他们跑得那个样子,跟条狗似的。”

“哈哈哈……我怎么笑不出来,别……别挠我,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不笑出来就死定了。”

苏明洁想要给这些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可杨歌却看了蔡瑞穗一眼,把她推了出来。

“既然只是说打算尝尝皮肉之苦,惩罚也就简单一点吧!你们要是能打赢她,我就直接放你们走!不然的话……就是你们老爷的下场!”

杨歌看了一眼李布良,走上前去也不废话,左右开弓地打了十记狠狠的耳光,直接打落了他四五颗牙齿。

李布良只敢捂着嘴巴在地上打滚,却不敢有任何反抗的想法。要是真的冲突起来,苏明洁随时可以要他的小命。

当然杨歌的这个仇,李布良记下了。

杨歌看也不看李布良一眼,只是看向一直把身子往回缩的蔡瑞穗。把眼下的这一幕当成了蔡瑞穗加入杨歌冒险团的考验。

“你如果只是一味想要躲在我们的背后,你如果连这些地痞流氓或者不敢下死手的打手都没有战胜的勇气,你怎么去面对那些想要杀死你的亡灵?要真是通不过这个考验的话,还是不要和我们一起冒险了,世界很危险的,冒险生涯不适合你!

如果你输给了他们,那我希望我们从此分道扬镳,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

蔡瑞穗听到杨歌对她说的话,想起她过去成为法师时,对自己未来的期盼和梦想。

杨歌说的没有错,如果她一直躲在他们的身后,永远也完成不了她个人的愿望。

何况……这些人还在苏明洁的注视之下,根本不敢真正的伤害她,这已经是最安全的考验了。

蔡瑞穗紧了紧手中的法杖,冲杨歌点了点头,走到了那些地痞流氓的面前。可因为她太过紧张,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把她的考验难度提高了好几倍。

“来吧,你们一起上吧,咱不怕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