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替罪羔羊

听说杨歌居然被那天目击的所有禁卫军指认为潜伏在人类帝国的阴谋家,苏娜露不由得既钦佩又有些无奈。

她钦佩杨歌在那种时刻下毅然决然的牺牲,又对帝国贵族们对权势的热衷和疯狂感到力不从心的无奈。

在当时轮回庵说出那些话以后,帝国的贵族们即使明知道这是显而易见的栽赃陷阱,也不得不对魔族宣战。

因为他们并不需要考虑帝国的长期利益,只需要考虑他们个人短暂的政治生涯就足够了,这是屁股支配脑袋的必然选择。

如果他们默不作声的话,政敌将会把民众和中小贵族的愤怒引导到他们身上,议会必须迅速宣布解散,这些掌握了权力的高官们也将因为他们不够强硬而彻底地失去基层群众的支持。

为了他们的权力而非民族的利益,这些议会的成员们只能团结一心地选择对国家不利的选项,就连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帝国皇帝刘行云也没有办法改变他们整体的意志,所有人都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大家心知肚明的陷阱被顺利的执行下去,得到一个可笑的结果。

反正胜利的果实没有哪个人能活着分享,他们自然会自欺欺人地让子孙后代承担他们自私的后果。

这正是轮回一族想要完成的计划,当人类和魔族走上这座只有一个种族能通过的独木桥以后,必然要在短暂的几十年内分出个你死我活的胜负。

这也许符合魔族的利益,他们必须要赌上这一把,可人类原本只需要安静地经营自身控制的领土,等待着漫长时间过后带来的胜利就足够了,却被愚蠢的政客断送了属于他们的优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白痴才想和魔族分什么高低,皇室也无法控制议会,只能被民众的意愿绑上了分出胜负的擂台。

想到这里,苏娜露觉得自己不能在这样袖手旁观,她想要对皇室可能的错误决定进行最后的努力。

“备下车马,我要去面见刘行云陛下,劝说他在民众面前保护杨歌。

或者至少不要去批判他,这可是我们做人的底线问题!

哪怕默不作声,也算是对得起杨歌为我们承担的责任!”

可苏娜露实在想的太过天真了,此时此刻在皇宫内部,所有皇室成员早就达成了共识。

皇室成员们当然不会愚蠢到相信杨歌是什么阴谋家,他们清楚要不是杨歌阻止了轮回庵的行动,单单只是逆天者强者的自爆,他们大多数人就没有存活下去的可能性。

可正因为如此,他们对杨歌的急智,他的冒险团所展示出的力量以及那种谋胜千里的智慧感觉到威胁统治的恐惧。

这是超出他们掌控范围内的情况。

既然有这样的误会可以消除掉这个威胁,自然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杨歌只是一个低贱的平民冒险者,能为皇室充当足以改变未来的替罪羊,应该是他梦寐以求的福报。

所以他们决定就这样颠倒黑白的指责杨歌,帝国皇室并没有任何愧疚的情绪,只是暗暗庆幸于他们的好运。

“苏娜露,那个满脑子正义的年轻蠢货?不见不见,她想要说什么我们完全可以猜到。”

皇帝陛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与议长大人以及大贵族曹雅舒,也做出了和皇室成员们相同的选择。

曹雅舒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既惊叹于轮回一族这次自杀式袭击的谋划,也对这种不可预料的情况顺利得以解决感到高兴——只是牺牲一个小小的冒险者杨歌而已,这算不了什么。

在之前那样短的时间里,几乎只有这一种方法可以转移民众的视线。所以杨歌牺牲自己名誉的这次行动,虽然让这三位帝国的最高权力者在内心里非常赞赏,却并不会为杨歌说一句公道话。

他们只是把这当成了杨歌忠心耿耿的,自愿自发地行动。进行内部英雄式的宣传。

虽然杨歌一直被百姓谩骂,可贵族才有权观看的刊物里却把杨歌的行为当成牺牲小你,成就大我的必然选择,所有的当权者甚至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种忠诚不需要给于任何的回报,似乎杨歌的未来如何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是最符合皇室利益的选择,所有帝国的利益相关者们都觉得只要他们昧着良心闭闭眼睛,就能在眼下的这些麻烦事中顺利过关,这是一群合格政治家应该具备的聪明和睿智。

帝国的忠臣越来越少,恰恰是因为它的领导者们都是如此聪明睿智的精英人士。

反而显得追求正义的苏娜露愚蠢到可笑的地步。她居然死皮赖脸的继续提出为杨歌申冤的提案,根本不顾及大家厌烦的态度。

“你要帮杨歌声张正义?这真的有些可笑,杨歌这个野心家已经暴露在大众的面前,居然也能蒙蔽的了你?”

就连中小贵族也被指使着在议会中呵斥苏娜露,大贵族们认为这个本来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少女脑子实在有病,她的坚持只能换来无情的嘲笑和侮辱。

刘行云看着连续提出十几次相同议案,根本不接受妥协退让的苏娜露,有些厌烦地摇了摇头。

要不是苏家是帝国鼎鼎有名的大贵族,事情也不会闹到如此无法收拾的地步。

“杨歌的冒险团里似乎有一名成员叫苏明洁,想必和苏家大有关系,也是苏娜露的好友吧。”

刘行云只是随便的提了一句,自然有想要拍马屁的贵族们帮他罗织根本不存在的罪名。

“陛下明鉴,苏娜露和苏明洁一直关系很好,所以杨歌提案时,她才会第一个跳出来表示认同。”

刘行云要的也只是这样的一个理由,他并不想把苏家逼迫的太狠,只是顺水推舟的下了惩戒的命令。

“既然如此,让苏家重新换个代表过来!苏娜露这个人永不录用,不要再让这种不懂政治的傻子在议会上浪费大家的时间!”

刘行云的话音冰冷,看上去对苏明洁也动了真怒。

“丢出去,再也不要让她进来。”

看到苏娜露被狼狈的丢出议会,听到议员们都在嘲讽这个女孩的不自量力,刘行云的心情似乎有些转好,他突然又想起之前提过的那件能让平民对皇室有所好感的喜事,笑着对议员们说。

“还记得在邪神战场上表现突出的那个冒险者车玉岚吗?

我有意让我的二儿子娶她为妻,这可是皇室今年最重要的喜事,不知道各位对婚礼的筹备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刘行云并不知道,这次他筹办的婚礼将让他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