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歌从命运系统的记忆片段中醒来,那些接取任务的冒险者们已经站在他的面前,静静地等候着他给大家讲述这次任务里需要注意的要点内容。

他们看向杨歌的眼神充满了憧憬与尊敬,一些人脑补了杨歌怒斥赵明全的原因杨歌明明可以用他自己的冒险团来完成任务,不去管其他冒险者的死活。他却还是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决定透露他所掌握的重要信息。

这些人拿定主意,在这次任务里尽量服从杨歌的安排,虽然得到的利益要和大家一起分享,可这应该是他们能做出的最优选择。

杨歌清了清喉咙,虽然他并不清楚程晓曼具体的行动计划,但是从命运系统之前反馈的记忆片段来看,程晓曼是想把这批冒险者一网打尽。

而从记忆片段里发生的那几场战斗,杨歌未来的冒险者团队和程晓曼的部下进行激烈交锋的场景来看,程晓曼手下的亡灵们没有太强的远程攻击的能力。

这样一来,她能进行的战术选择也就显而易见了。

程晓曼一定会使用陷阱来引诱冒险者们深入险地,然后用分割包围的战术来杜绝冒险者逃跑的可能性,然后一个不剩地消灭这些冒险者,为亡灵大军补充新的力量。

既然如此,杨歌自然知道该提醒冒险者们注意哪些问题,说白了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克制贪欲,放弃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香甜诱饵。

“小心地面上突然出现的珍稀药材,金银珠宝这一类贵重的物品,不要随便去捡那些看上去非常可疑的东西,那很可能是亡灵种下了诅咒的陷阱。

小心看上去负伤的高阶亡灵,它们的逃跑并不是因为它们的实力不足,而是为了将你们引诱到丛林的深处。

小心突然改变的地形或者异常的特殊情况,不要好奇的让自己的冒险者团队孤军深入。相信我的眼光,那些高阶亡灵绝对不是一两个小队能够搞定的敌人。而所谓的宝库如果没有重兵把守,几乎就意味着涂满了蜜糖的毒药。”

杨歌的建议虽然有些保守,却被这些冒险者默默地记在心里。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认为杨歌说的这些话起不到作用,毕竟这个任务看上去牵涉到冒险者总会的会长艾缇,本来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分会里的冒险团能轻易搞定的层面。

冒险者们从艾缇想要和杨歌直接对话,却被杨歌拒绝的情况中猜测了很多可能的原因。一些蓝色精英级的老牌冒险者团队也因此决定参与这个原本他们不感兴趣的侦察任务。很多人都觉得行会之所以指定新人来进行侦察。是为了在侦察结束后,让行会自己的嫡系队伍来消灭这些亡灵,也许这些亡灵的身上隐藏着一些宝藏或者失传的魔法和武学技能书,又或许能找到一些特殊的物品,发现其他重要的秘密。

谣言这种东西,当然是越流传越离谱。贪婪很快蒙蔽了这些冒险者的眼睛,他们刻意地忽略了行会对参与这次任务的冒险者给出的报名要求,纷纷用他们的人脉来要求行会给出更细致的资料,打算在这个任务可能的丰厚报酬上分一杯羹。

至于杨歌所说的那些话,虽然他们现在表示认同,但如果真的出现了无法拒绝的诱惑,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恐怕早就把杨歌的嘱咐抛在脑后了。

这让赵明全也感到有些头疼——如果那些亡灵的杀伤力如同他猜测中的那样强大的话,分会里的老牌冒险者们一旦和它们发生冲突,恐怕能活下来的所剩无几。

这可就意味着冒险者行会未来将很难在这里开展工作。

更让赵明全感到愤怒的是——车素芬和她的冒险者小队居然也打算加入到参与这个任务的行列中来!

开什么玩笑!

赵明全相信车素芬一定有足够的消息渠道了解这件事的内幕,知道冒险者总会发布给他赵明全的是什么样的命令。可车素芬依旧站在杨歌那边跟他捣乱,甚至可能她只是利用杨歌身边那几个强大的冒险者,在他们身边做做样子,然后就可以在冒险者的团队中间捞取到足够的声望。

赵明全想要直接质问车素芬,是不是要从此与他为敌。

可他刚刚往车素芬的方向走了几步,还没有走到对方的面前,就被一位少女冒险者挡住了去路。

“你这样不怀好意地走过来,是打算干什么?

有话好好说,别一脸想打架的样子!我已经感觉到你对姑姑怀有恶意了!”

这位高挑身材,面容雍雅高贵的少女拦下了赵明全,她根本不在意赵明全有没有动手的打算,只是有些不耐烦地用宛如看着地上蚂蚁的眼神看着赵明全。

那少女穿着一身黑色为底调的传统剑士服装,背后像杨歌一样背着一把长剑。整体感觉看上去像是花团锦簇的牡丹,虽然富贵优美,却让人很难产生亲近的想法。

杨歌看着那少女的面容,感觉有些眼熟,他突然想起在命运系统的记忆片段里,他经常能看见这位少女出手的英姿。

那是他冒险者团队的成员之一未来的勇者车玉岚。

可车玉岚的样子和他印象里的形象完全不符,杨歌记得车玉岚可是闲聊两句家常话就能羞红了脸的内向女孩。只有提起她最为得意的剑术水平,她才会一脸兴奋地望着杨歌,跃跃欲试地想和他立刻进行友好的剑术切磋交流。

对于拥有高阶牧师的杨歌冒险团而言,只要不出现什么无法治愈的损伤,都是在这个友好的切磋交流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于是当第一次友好的剑术切磋交流以后,杨歌整整三天只能趴在床上疼地直哼哼,他就发誓再也不会相信车玉岚的鬼话了。

当然,这一切暂时都没有发生,杨歌害怕地缩了缩头,他可不想在这个时间段和车玉岚扯上什么关系。

杨歌心虚的反应反而吸引了车玉岚的注意力,这位胆大的剑士不耐烦地把她的目光投向杨歌。平时她对其他看热闹的人说的话脱口而出。

“没事瞎看什么!”车玉岚瞪向杨歌,她一直以来都是用这种态度对待这些管闲事的家伙。可她只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感觉已经不想再移开她的眼睛。

“这个叫杨歌的人长得真是太符合我的审美喜好了,我甚至还觉得他身上有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我们以前就认识很久了。”

这和杨歌的长相完全没有关系,只是勇者也能隐隐约约地收到未来的反馈,她的潜意识在告诉她,杨歌已经将这个世界慢慢变好,是绝对值得她信赖的伙伴。

车玉岚有些害羞,不敢去看杨歌的脸,就连对赵明全的态度也变得温柔了很多。

“下次记得态度端正一点……我今天心情好,就不和你计较了!”

车玉岚准备放过赵明全,可赵明全却觉得车玉岚是在大言不惭。区区一个新人冒险者,也敢在他面前出言不逊?

赵明全冷笑两声,高傲地扬起头,抽出手中的长剑。

“你放过我?要不是担心以大欺小不太好看,我倒是很愿意和你进行剑术上的友好切磋和交流!明明是我放过你,可别搞错了!”

“那就拔剑吧!”车玉岚毫不在意赵明全的面子,一句话就堵得赵明全下不来台。她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反拿剑柄,用没开刃的剑背作为教训赵明全的武器,看上去感觉浑身都是破绽。

赵明全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挑衅,他试探着对车玉岚挥了一剑。当然他也不想在这里闹出什么流血事件,攻击的目标是车玉岚头上的发髻。

下一刻,赵明全感觉自己的世界天翻地覆,他的眼前一黑,直接躺倒在地。车玉岚的长剑只是轻轻一划,巨大的力道就是他承受不起的程度。

赵明全即使被打倒在地,那个叫车玉岚的女孩也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他一眼,她只是饶有兴趣地继续看向杨歌,想要了解杨歌更多的秘密。

本来这一次她只是为了报答杨歌解读了她家族里的神灵语残页,才答应过来帮个忙的,完全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她感兴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