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苏明洁不知道杨歌想要让她帮什么忙。她稍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您不用这么客气,帮助您成长是我应该做的!”

为了完成杨歌的测试,她从虚幻的灵体变幻成其他人能够看到的样子,顺手释放了一个“认知扭曲”的魔法,让她出现在大街上这件事不显得特别的突兀。

她做好了因为催眠而出现一系列问题的准备,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真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杨歌露出了恶作剧成功的得意微笑。

看着苏明洁美丽的侧脸,他突然想起了一种可爱的小动物,于是随口说出了一个非常不靠谱的调侃。

“来,跟我念,苏明洁是一只可爱的野猫,喵~重复十遍就放过你!”

催眠技能发动,判定成功!

“等……等一下!”苏明洁脸色微微一变,她刚想再次启动“认知扭曲”,可她的嘴巴已经不停使唤地动了起来。

“苏明洁是一只可爱的野猫,喵~。苏明洁是一只可爱的野猫,喵~。苏明洁是一只可爱的野猫,喵~。……”苏明洁羞红了脸,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羞耻的台词,不知道该如何保持她那高傲的自尊心。

街上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望向正在测试催眠技能的杨歌和苏明洁。

随着羞耻的对白一遍遍的被苏明洁说了出来,不少人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这个奇怪的突发情况。

“嘿,居然有漂亮妹子在大街上做这种事,这是打赌输了的惩罚节目吗?”身着重甲的兽人战士当街发出雷鸣般的笑声,粗犷的他们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而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场面感到非常有趣。

“小姐姐还挺可爱的,说不定是哪个贵族家的侍女,也就这些变态老爷们才喜欢玩这种调调!”脸上带着伤疤的人类盗贼一边喝着自带的麦酒,一边摇头说着风凉话,他想起了过去接触的那些阴暗变态的贵族人士。

“呵,果然是愚蠢人类的标准做法,我们精灵一族有着高傲的自尊心,才不会做这样丢人的事。”尖耳朵的射手冲同伴摊了摊手,直白地说出了她对苏明洁学猫叫的看法。

这些路过看戏的冒险者们虽然只是杵在一旁闲聊,却让苏明洁的脸烫得通红,虽然她已经提前做好了付出一些代价的准备,可这种测试技能的方法让她觉得非常的丢脸。

苏明洁紧咬住嘴唇,用倔强而又凶狠的眼神瞪着杨歌,虽然她之前预料过更坏的情况,但就算是眼下的这种情景她依然不希望再次发生。

她将手臂变化成实体,轻轻揪了揪杨歌的耳朵,放出了几句她自己都不信的狠话。

“喵什么喵!您是白痴吗!下次您再这样恶作剧,老娘就不和您说话啦!”

然后她拉住杨歌的手,快速的离开了刚才那个被大家围观的地点。

杨歌想要保住苏明洁的生命,又不能把系统的秘密就这样透露给苏明洁,他害怕会出现什么意外的状况,只好含糊其词地说

“知道了,苏姐姐。我只试这一次,下次不会这么做了。”

苏明洁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

“苏姐姐你这么漂亮,要是别人都看不到就太可惜了!我也很期待能和人类形态的你朝夕相处。”杨歌随口恭维着苏明洁,他不知道他的每一句话对苏明洁来说都是必须执行的命令。

“好吧!”苏明洁有些无奈地从虚幻转换成了实体,虽然这样做会更多的耗费她的能量,但这是杨歌的命令,她也很高兴能陪伴在杨歌的身边。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古怪地追问杨歌。

“您选这个职业,该不会就为了这些无聊的恶作剧吧?战斗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您得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

杨歌摇了摇头,他完全能理解苏明洁的担心。

“当然不是为了恶作剧。我是很认真的选择这个职业的,相信我吧!”

杨歌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给苏明洁留下了不靠谱的印象,于是系统任务立刻开始结算。

任务苏明洁的担忧

最终评价普普通通。

任务奖励未来的记忆片段(苏明洁的逃亡),一次性心灵感应技能,100点命运积分

是否完成该任务?是否

您拥有重置任务的次数0

请注意,如果您不继续保持苏明洁对您不靠谱的印象,该任务所推演的命运有可能出现变化。

杨歌下意识的选择了是,拿到了任务的奖励。

下一秒,他的脑海里凭空出现了一段记忆。

这段记忆并没有杨歌更改的机会,他的命运系统等级实在太低,只能默默浏览这段命运的结果,却没有插手改变的可能。

杨歌看见他带领的几十位冒险者被骨龙,亡灵骑士和吸血鬼组成的不死军团围困在一个地势险要的山谷里。

冒险者们的身上散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却没有一个人露出绝望的眼神。

每个人都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杨歌,即使他们已经断了两天的食物和饮水,在劳累和饥饿的影响下发挥不出足以自保的实力,他们依然相信杨歌会带着他们创造奇迹。

那些骨龙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这种龙威既是动摇冒险者士气的方法,也是不死者与人类战斗时,发起冲锋前的集结号。

无数不死者涌了上来,冒险者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很多人甚至拿出了彻底透支体力,让他们能英勇战死的狂化药水。

“来不及了!”苏明洁紧咬住嘴唇,她已经下定了牺牲在这个山谷的决心。

“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我马上启动团队传送魔法送你们走!”

她犹豫了一下,不放心的看向杨歌。

在这种生死关头,苏明洁害怕杨歌的优柔寡断会葬送所有人的生命。

可杨歌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他的果断让苏明洁松了一口气,却也让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她把这种失落感压在心底,直接念出了团队传送魔法的咒文。

“跨越空间的障碍,自由穿梭在世间的精灵们啊,请回应我的祈祷,将我的同伴全都带到废都王城吧!”

一个个灰色薄膜将冒险者笼罩起来,形成了圆柱状的独立空间。与冒险者争斗的那些亡灵们发出凄厉的惨叫,从薄膜占据的空间里把它们的肢体缩了回来。

每一个薄膜空间都一一对应每一位冒险者,它们拒绝空间里其他生物的存在,施加给它们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与痛苦。

“永别了。”苏明洁的眼睛里带着泪花,她依依不舍的站在杨歌的面前,放心不下的做着最后的叮嘱。“您一定要记得多听听大家的意见,不要自己一个人做莽撞的决定。这也是我最后的愿望!”

杨歌敷衍地点了点头,他的左手突然穿过了灰色薄膜。剧烈的痛苦让他的身体被冷汗浸湿,表情也扭曲得有些变形,看上去像是他把手放进了滚烫的岩浆一样。

可杨歌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他只是紧紧地抓住苏明洁的手,一把将他眼前的少女拉进了他的空间里。

团队传送魔法成功发动,下一刻,杨歌和苏明洁没有出现在预先设定好的废都王城,而是因为空间错误,出现在一个不知名的荒废小镇里。

杨歌无力的瘫倒在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左手传来的剧痛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吐出任何一个字眼。

他闭上眼睛,就这样昏死过去。

视频的画面一转,杨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一个破旧的民居里。

他的房间四周挂满了蜘蛛网,到处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尘。只有他身下的那张床被擦得干干净净,他躺着的地方铺满了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干草。

“你醒了?”苏明洁端着一碗粥放在床前的小桌上,她的眼角通红,脸颊上有泪水流过的痕迹,看上去像是刚刚大哭过一场。

看到杨歌醒了过来,苏明洁故意板起了脸。

“刚刚为什么那么莽撞?我刚说过的话你都不听!万一……万一传送魔法带来的不仅仅是灵魂上的痛苦,而是无法修复的损伤那该怎么办?让我拿什么来还你?太不值得了!”

杨歌苦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苏明洁,脸色平静如常。

“哪怕真的废掉我的一只左手,要是能换你的命,也很划算了!”

他这近乎表白的发言让苏明洁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她硬着头皮,继续批评着杨歌。

“那……那要是传送魔法带不走咱们,那该怎么办呢?我只是您的女仆而已,不配得到您这样的重视!”

“真要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后悔的!”这句话杨歌脱口而出,然后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含混地讲了一句没什么说服力的话。

“我知道咱俩是不会死的,放心吧!”

看到杨歌故意说的那么轻松,苏明洁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任凭内心里小鹿乱撞,只是端起热粥吹了吹,用一把刚刚削好的木勺舀给杨歌喝。

野菜,野鸟蛋掺杂在米汤里,虽然味道并不可口,却让杨歌的身体感到舒服了很多。

杨歌突然好奇的问苏明洁一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

“要是……要是我一直表现的特别靠谱,你还会站在我面前叮嘱我吗?”

苏明洁想了想,苦笑着摇了摇头。

“要是您一直都表现的非常靠得住,我大概使用团队传送魔法以后就会转身多杀几个敌人,不可能跑到您身边去讲那些话。因为,我根本不会想到您会做这么冒险的事。”

说到这里,苏明洁放下碗,俯下身去亲吻杨歌的脸颊。她的俏脸因为害羞而有些通红,可她并不想向杨歌解释她现在的心情。

“您非要冒险去救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仆人,还真的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大傻瓜!”

画面定格在这里也就结束了。

那100点命运积分杨歌并没有选择抽奖,而是将这个系统提升了一个等级。这些积分并没有白费,升级后的命运系统直接送给了杨歌一个他目前非常需要的新技能。

目前命运等级2

命运积分0200

使用技能初级催眠

影响者苏明洁

奖励苏明洁的好感580,一次性心灵感应技能

获得新技能英雄名单

英雄名单当遇到非常罕见或更高水准的知名人物时,该技能将主动提示这些人给您。招募这些人并不会获得额外的任务奖励,可更改他们的命运将获得更多的命运积分以及其他奖励。

杨歌心满意足的伸了伸懒腰,却发现苏明洁在一旁好奇地看着他。

“嗯?你看我干嘛?”杨歌觉得苏明洁的眼神有些奇怪。

“您刚才一边站着一边傻笑,整整在这里发呆了五分钟,您到底在想些什么?”苏明洁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杨歌。

“这……”杨歌有些为难,他总不能说是去看未来他拯救苏明洁的视频吧,如果苏明洁相信了他,反而会影响他和苏明洁未来的命运结局。

杨歌必须在苏明洁面前隐瞒他的这个命运系统,一时结结巴巴编不出谎话。“我……我在想着以前和另一个人发生的往事,具体是什么不能告诉你!”

杨歌有些害羞,可苏明洁却并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音。

“不管您想到了谁,看您现在一脸幸福的样子,那个人应该对您很重要吧,真的很羡慕您能有这样的朋友。”

苏明洁话音一转,她有些担忧地看向杨歌。

“催眠师的属性实在太差,要不,您还是换一个靠谱职业吧!比如剑士,弓箭手,法师等等,我保证帮您成为这些职业数一数二的强者。”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杨歌在为如何保持不靠谱的印象而感到苦恼,这时苏明洁的话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他前进的方向。

“您是不相信我吗?我之所以能保证让您成为数一数二的强者,是因为我知道现在都有哪些尚未被人挖掘的宝藏和传承。只要有基础的战斗力,我一定可以帮助您获取其中符合条件的那几项。”苏明洁觉得杨歌只要感兴趣就好办了,准备举例说明这些宝藏和传承的珍贵性。

“不是不是,上一句。”杨歌感兴趣的可不是哪些物质上的东西,他想要的,是刚才那段记忆最终变成现实的甜美果实。

“说您这么做不靠谱。”苏明洁把话的意思重复一遍,然后她担心有些说的不太恰当,又想婉转的表达她的意思。

“其实……只要您换掉这个职业,您肯定……”

“对对对,我选择的职业确实挺不靠谱的!”杨歌一脸兴奋地打断苏明洁,像是发现了什么未知的宝藏。“你觉得什么样的人靠谱,说来听听!”

“……”苏明洁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只好随便的举了个例子。

“比如,靠谱的成功者往往会以大局为重,不会轻易和人结仇,哪怕吃点亏也会隐忍下来,我当然希望您也是这样的人。”

“这样啊!明白了!”杨歌想了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他要做的和苏明洁刚刚叮嘱的恰恰相反。“放心吧,苏姐姐,我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