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限解除

杨歌当然不会怀疑命运系统的判断,他没有说任何废话,直接把苏明洁拉到他的面前,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慢慢贴近她的脸颊,然后亲吻她的嘴唇。

苏明洁被未来重启这个技能所影响,她在脑海里看到的是她从冒险者行会大厅突然来到了这个富丽堂皇的舞会,她不清楚这里是现实还是梦境,只是在杨歌主动亲吻她的时候,没有丝毫抗拒地闭上了眼睛。

她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眼前的情况,甚至不知道杨歌这样做的理由。只是不去思考她自己内心的感受,一直在重复着那些葛阳教导过的,她至今仍在坚持的信念。

“没关系的,您叫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是您忠实的仆人,只要您要,只要我有,随时都可以给您。”

苏明洁的说法让杨歌感到有些伤感。他虽然不知道命运系统提醒他亲吻苏明洁的理由,但他实在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丢下苏明洁不管。

杨歌知道这场舞会的主角是蔡瑞穗,他也知道这次记忆片段的目的是给带给蔡瑞穗初吻的浪漫体验,可他就是觉得自己要是这样做特别不合适。

他才刚刚亲吻过苏明洁,就立刻去给蔡瑞穗制造浪漫,杨歌无法说服自己做出这样的人渣举动。

虽然蔡瑞穗是众星捧月的主角,但是杨歌并不想配合这个记忆片段应该发生的事件。

于是他明知道蔡瑞穗在舞会开场的第一支舞蹈时会过来约他,却还是笑着对苏明洁伸出了手。

“反正咱俩也不是主角,要不出去透透气吧!我想去花园里散散步!好吗?苏姐姐。”

杨歌拉着苏明洁离开了舞会的现场,可他也并没有走出多远,只是在舞会外面的花园里徘徊。

杨歌也不知道自己能和苏明洁说些什么。他只是陪同苏明洁绕着花园走了几圈,一直在观察着苏明洁的一举一动。

他想要告诉苏明洁,他从来都没有把苏明洁当成他的仆人,也绝对不需要苏明洁为他牺牲自己的幸福。可他又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沉重,找不到合适的开口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舞会里已经跳完了两三支舞蹈。蔡瑞穗也终于有了脱身去寻找杨歌和苏明洁的合适理由。

蔡瑞穗立刻用魔法精灵找到了杨歌的位置,然后就这样跑了过来。

她因为刚刚喝多了酒而有些微醺,可她只是凑近杨歌的脸颊,冷哼一声。

“你是在瞧不起咱吗?刚刚跳舞的时候居然都不过来找咱!”

蔡瑞穗有些不太开心,她有些赌气地不去看杨歌,直接对苏明洁说

“算了,反正咱也不是来找他那个傻蛋的!苏姐姐,跟咱去跳舞吧,结束时的最后一支舞,咱要邀请咱最尊敬的人来跳。走吧!”

她想要把苏明洁就这样从杨歌的身边拉走,可杨歌却在这个时候也拉着苏明洁的手,说出了和蔡瑞穗意思差不多的邀请。

“苏姐姐,你也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也想邀请你和我跳最后一场舞,请务必赏脸。”

杨歌并不是在和蔡瑞穗赌气,只是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他要让苏明洁站到舞台的中央。他要用事实告诉苏明洁——她绝对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同伴,而是他和蔡瑞穗最重视的人。

甚至为了让苏明洁解开心结,杨歌完全做好了在这里和蔡瑞穗吵上一架的准备。

“你们……”苏明洁感觉这事有些不太好办,她倒是无所谓接受谁的邀请,只是觉得她不配成为杨歌和蔡瑞穗为此争执的对象。

“要不你们俩个人跳舞好了。我不太习惯被这么多人看着。”苏明洁立刻说出了她的想法。

可杨歌和蔡瑞穗都摇了摇头,他们似乎认定了这场最后的舞蹈要和苏明洁在一起。

“那……咱们三个人一起跳好了,如果你们不怕丢人的话。”

苏明洁有些犹豫,她总觉得这个想法不会被杨歌和蔡瑞穗通过。她只是一个应该奉献一切的女仆而已,杨歌和蔡瑞穗没有必要为她去承受被这些精英人士当成笑柄的风险。

可杨歌和蔡瑞穗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他们分别拉着苏明洁的两只手,把她带到了这场舞会的中央。

“这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姐姐,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直照顾我的苏明洁苏姐姐。甚至在我最弱小的时候,她还和旁边的傻蛋一起帮我找回了我的法杖。”

蔡瑞穗郑重地和在场的这些精英人士介绍苏明洁。她甚至调皮地凑近苏明洁的脸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苏明洁的嘴唇。

记忆片段(魔王的初吻)居然以这种方式完成了,杨歌觉得有些可惜,可他的目光又再一次投向了苏明洁,他发现苏明洁迷茫的眼神清澈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自身存在的意义。

三个人笨重地跳着圆圈的舞步,在场的一些夫人小姐们想要笑话这样做不合礼仪,却被她们身边的绅士们用眼神制止。

周围的人们配合着节奏拍手应和,自觉地把杨歌他们三人的舞蹈当成了最后的表演。

在人群中间,在舞台中央,苏明洁感觉刚刚发生的这些事有些不太真实,可她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在她的内心里,那一点小小的不甘心在慢慢地苏醒。她是第一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也是第一次被她的同伴们这样重视,这些都是她从前完全没有机会获得的东西,但这种感觉,她已经不想再一次失去了。

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为了杨歌的利益而牺牲一切的工具人,她会重视她自身的需求,这也是命运系统眼中,她有可能获得幸福的唯一方法。

“苏明洁的好感上限解除,恭喜您解开了她的心结,完成了隐藏任务。记忆片段(杀死苏明洁后崩溃的魔王)不会发生。”

命运系统随便编了一个记忆片段的名称,反正它不会把这种记忆片段给杨歌观看,只不过是糊弄杨歌的应付差事而已。

可杨歌的眼神却显得惊疑不定,他总觉得命运系统说的话似乎和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试探着对命运系统开口询问。

“说吧,你这次是不是在故意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