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骑士在大部分冒险者的认知中,意味着强大和难以战胜。

当死灵骑士们成群结队地出现在冒险者面前时,甚至只是远远地站立不动,就会让大多数冒险者们不顾一切的崩溃逃跑。

它们极度危险,它们杀人如麻,它们在冒险者的口口相传中是死亡和厄运的代言人,无论它们出现在哪里,往往就意味着收割生命的死神将要在这里降临。

可在杨歌的面前,它们的表现却如同包围了猛虎的愤怒羊群。虽然看上去依旧凶猛,却只是送上门的美餐。

死灵骑士的武器根本对杨歌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亡灵的负面情绪影响也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杨歌手持长剑,在密密麻麻包围着他的死灵骑士群里肆意挥砍,很快就把这场亡灵们精心策划的陷阱捕获战,转变成他一个人单方面的杀戮。

死灵骑士陨落后留下的骸骨在地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杨歌面不改色,毫无迷惘的继续砍杀着死灵骑士,静静地等待着程晓曼的出现。

此时此刻,程晓曼在深坑的不远处静静观察着这场战斗。

虽然杨歌的出色表现让她有些意外。但程晓曼这次行动想要吸引的目标人选根本就不是他。

程晓曼想要杀掉的是那个名叫蔡瑞穗的,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孩子。她早就在截获的高等魔族之间的谈话中确认,蔡瑞穗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魔王血脉。

只要除掉蔡瑞穗,魔族将没有足够的精力发动和地面种族之间的战争,而是为了争夺王位展开旷日持久的内战。

魔族和人类之间的战争将在十几年内不会出现,为此,程晓曼完全不介意染脏她的双手。

然而程晓曼布下的诱饵并没有收获她想要的结果。她半眯着眼睛,暗暗盘算要不要干掉杨歌这样一个突然打乱她计划的意外人选。

就在程晓曼犹豫不定的时候,杨歌已经很快成功清扫了那些死灵骑士。

他开始一个个的给那些被俘虏的冒险者们松绑,并要求这些冒险者们立刻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谢谢您救我脱离险境,这个恩情我不会忘记的!”有的冒险者嘴上说着不会忘记,却立刻跑出很远的距离,根本没有询问杨歌的个人情况。

“哈,我们刚才只是太大意了,看过你刚才的表现以后,才知道这些死灵骑士根本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强大!”有的冒险者在找着各种借口,掩饰他们刚刚被俘获的情况。为此他们决定隐瞒亲眼看到的事实情况。

“为什么来的这么晚?我们是相信你们的能力才会参与这个侦察任务的!可你们倒好,居然完全不在乎我们的生命!”有些冒险者开始斥责杨歌,他们倒不是真的这样想,只是不希望他们刚刚的表现影响了即将获得的奖励。

杨歌并没有和这些冒险者们多说些什么,只是催促他们赶快离开。

既然程晓曼并没有阻止他这样做,那么在这些冒险者离开深坑以后,杨歌微微一笑,他终于可以尝试引诱程晓曼上钩了。

他拿出了精心准备好的破旧法杖。

那法杖的外表看上去和蔡瑞穗一直拿着的那一把法杖没有什么区别。杨歌小心翼翼地启动破旧法杖上的机关。一道毫无意义的白光出现在他的身上,看上去就像是这法杖在恢复杨歌的魔法值一样。

程晓曼这下坐不住了,她感觉杨歌手中的那把法杖就是蔡瑞穗的宝物。她记得在截获的高等魔族的通信时,曾不经意提到这把法杖。

据说那象征着魔王的权柄,是类似玉玺一样的存在。

杨歌用完法杖,顺手将它放在自己的手边。

程晓曼从天而降,一把将那法杖抄了过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那法杖都记录了哪些魔法,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魔法存在的痕迹。

那法杖内部有很多黑色粉末状的东西,程晓曼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存在的意义。

她在半空中脸色微微一变,因为她发现那把法杖不但是假货,还开始发热了起来。

“轰隆!!”

半空中出现了耀眼的火花,程晓曼被这假法杖炸了个灰头土脸,她不知道杨歌哪来的勇气,居然敢用这种可笑的方式想要来伏击她!

“你还真不怕死!”程晓曼气得咬牙切齿。她恶狠狠地瞪向杨歌,四周迅速的出现各种成型的高阶亡灵。

这些亡灵可都是对程晓曼百分之百信任的战士。程晓曼知道杨歌还有一手催眠技能,但是只要她开口让这些亡灵服从命令,它们一定可以克服那可笑的催眠。

在这些高阶亡灵的包围下,杨歌根本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程晓曼觉得杨歌这一次肯定是要栽在这里了,她在盘算着如何以杨歌的生命安全为诱饵,将蔡瑞穗引到她的包围圈里。

程晓曼根本不会想到,那些高阶亡灵对她的过度保护,反而成了杨歌利用的筹码。

杨歌不慌不忙地看着这些亡灵出现在他和程晓曼的面前。他启动了催眠技能,说出了他精心考虑过的一段话。

“程晓曼已经被人袭击了!你们要保护她的安全!快点用你们的身体来挡在她的面前!勇敢的她虽然不惧风险,但你们不要害怕牺牲!不要一味地听从命令!这肯定是被她赐予生命的你们应该做到的事情!”

程晓曼还没有意识到杨歌使用催眠技能的真实意图,她刚想反驳几句,就被奋不顾身想要保护她的亡灵们挤在了中间。

她身边的四面八方都是骨头架子,那些亡灵们害怕有人攻击它们的领袖,根本不给程晓曼下命令的机会,就这样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

程晓曼胜券在握的笑容消失了,她好不容易在这些亡灵的束缚中竭力挣脱出来,却发现杨歌已经趁刚才那一阵混乱的时候,跑得无影无踪。

“这个滑不留手的混蛋!我今天非宰了他不可!”

程晓曼恨得咬牙切齿,她离开深坑,开始寻找杨歌的踪迹。

她用飞行术飞到八十米左右的高空,向下俯视,寻找杨歌逃跑的踪迹。

根本没有人从她所在的位置快速的向人类的聚集地行进,程晓曼有些不甘心地看着下方的土地。

“居然?让这个混蛋跑掉了?!”

程晓曼没有注意她上方两百米高空的情况,杨歌正在高速地俯冲下来。打算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