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的人类啊,居然敢向神灵挥动拳头!我要让你体会到万蚁噬心的痛苦!”

生命女神吟唱着咒文,可她惊讶的发现她竟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她想要惩罚杨歌亵渎神灵的举动,却被蔡瑞穗的魔法精灵挡了下来。领域沉默术迅速的让这个区域里的所有魔法失去了效果,也不仅仅是一次防御,也代表着一种警告,提醒生命女神不要跨过底线。

生命女神知道如果不撕破脸皮,进行一场可能导致神灵陨落的高强度战斗的话,她是没有办法在魔法精灵的面前为难杨歌的。

她冷哼一声,只好坐下来听听杨歌想要说些什么,但她已经暗暗拿定了主意,无论杨歌怎么说,她都会封存生命货币这个技能。

“刚刚所展示的一种未来您也看到了,在没有刻意诱导的情况下,所有强者都会把身边不重要的人当成自己补充能量的祭品。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那些被当成祭品也没有百姓会反对的罪犯,他们是生命货币最大的补充源。”

杨歌提出了他的想法,生命女神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一点。可她的嘴角挂着不屑的笑意

“你想说的建议,就是这种简单的东西吗?”

生命女神立刻在杨歌的脑海里勾勒出了一幅画面,杨歌看到那些强者发动群众,用指标和一定比例的形式让群众来他们认为是坏人的祭品。于是人与人之间的猜疑渐渐的增加了,大家的关系也在慢慢的疏远。那些空喊着口号,把其他反对他的人变成祭品的投机份子活跃在舞台上,人和人之间无法相互信任,反而都在担心对方会不会举报他的所作所为。

这个场面很快就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哪怕是芝麻绿豆大小的毛病都会被人翻找出来作为证据,然后就是拉帮结派的铲除异己。最终还是和刚才的末日没有任何不同的世界。

人们互相提防,互相背叛,是彻彻底底失去了信任的世界。

杨歌知道生命女神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很有耐心地讲解着地球上的神话历史里,众神是如何分配这样的物品的。

“不是这样的,所谓的罪犯,一定要有被他们重大伤害的对象,这一条可以参考各个智慧种族规定的法律信条。只有足以判处死刑或者终生监禁的罪犯才可以变成货币补偿他人,这也是为了减少普通人对自己有可能成为他人养料的恐惧。

生命货币这个技能让罪犯们自愿献出生命以后,八成左右的时间货币要转给这些受害人作为补偿,执行规条的强者仅仅只能获得一成左右,还有一成,是他们献给您的奉献,也是您可以用来机动奖励有突出贡献的人才,招募强者的资金库。

这样一来,当任何地方出现恶性案件以后,您的信徒会主动出现在那里,揪出罪犯,给予大众安宁,这也就能够获得大众的支持。”

这就和保险公司的性质差不多,劳苦大众害怕无法承受的风险,抓住了这个需求,生命和死亡女神带来的就是大众的稳定,而牺牲的仅仅只是几个被唾弃的罪犯而已。

何况,那十分之一的抽头,也可以成为神灵拓展影响力的重要筹码。

杨歌想起了过去曾经广泛流传的几条关于神秘学的谣言。

据说黎曼猜想的证明者可以获得一封不知名的来信,随信附赠的是在历次战争中被有心人收集原料,制作出的足有五十年年份的不死药水。

因为这样一来,这个证明者注定会死在所有和他同年龄的人之后,所以才会有黎曼猜想的证明者将永葆青春的谣言。

据说那些出现在历史长河之中的,行侠仗义在几个不同时代的大侠们,也会经常的获得这样的馈赠。所以往往会出现上百年的活跃史。

很多人以为是历史的记载出现了错误,完全不知道这中间隐藏着这样的秘密。

据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谚语,也是出自于神秘组织对扩张他们信仰的宣传,行善积德的人家即使不知情的情况下也会收到类似的馈赠,而作恶多端的人往往会被突然冒出来的大侠干掉。

这是一条杨歌早就隐约知道的产业链,所以他才在这里告诉给了生命女神知晓。

生命女神的表情凝重了起来,她突然感觉杨歌的建议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堪。虽然她看出这中间还有很多缺陷,但至少这个架构有着足以完善的可能性。

这也就足够了。

生命女神并没有夸奖杨歌,只是故意冷哼一声,在杨歌的脑海里描绘出另一个特别致命的缺陷。

杨歌看到有的强者故意的放任罪犯的行动,造成更多的受害者死亡的情况发生。

由于死去的人无法收到任何补偿。强者获得的生命力也就会比原来多了很多。

还有些强者故意把教唆别人犯罪的罪犯圈在一个城市里而迟迟不下杀手,让罪犯培养出更多的犯罪者来获取定期的生命收割。这些人甚至影响了一部分跟随者的价值观,让他们把这种重罪犯的生命看得比受害人还要重要。

在生命女神看来,如果杨歌不去规范他的规则,这两类人几乎无法避免。

她得意洋洋地看着杨歌,觉得她还是比这个凡人要更加睿智了许多。

杨歌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她的看法。

“你说的对,是我疏忽了,这两点都有补救的方式。

第一点可以基于生命的神职,直接给予受害人死亡以后,灵魂投胎时获得相应的补偿,这意味着受害人的增加只会减少强者的利益,可以杜绝这类情况的发生。

第二类来说的话,您只需要在发现他这样做以后,强迫他必须杀掉那些教唆犯也就够了,我们很难判断他是真的没有发现幕后黑手,还是故意在圈养罪犯。这需要构建的是大众简单有效的举报体制和天罗地网般的监视系统,而并非对强者个人道德的要求。

我建议使用一些大众平时不会进行的行动来让他们和您手下的眷者直接沟通,让眷者们来整理情报系统,比如上一炷香?这应该是比较有效的沟通方式。

归根结底,这些都是细节上的小事。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建议这个融合后的神职不要叫什么生命与死亡的女神,这叫起来实在太不方便,我建议您的名字叫冥府女神?这应该很适合您的身份。”

生命女神脸色一变,她完全没有想过杨歌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她刚刚提出的缺陷一一补足,就像是他早就考虑过这件事一样。

她有些奇怪,然后她突然明白了杨歌的用意。甚至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了起来。

“你刚刚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些内容?你是在试探我?如果我不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话,这两种行为都会增加这些强者给我的贡献?甚至你一开始提出贡献这件事,也是出于这个理由吧!”

杨歌点了点头,他接下来随口说出的话,却让生命女神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在我眼里,神灵也只是比其他智慧生物多掌握几条规则而已,和人类,矮人,精灵等等并没有什么不同,要是祂们经不起诱惑,造成了命运线的混乱,换一个也就是了。

漫长的生命并不能带给祂们任何的优势,不过恭喜你,你刚才的疑问成功的获得了我的尊重,这证明你和漠视其他种族的神灵有根本性的不同,所以……我觉得你有资格成为我杨歌的朋友!”

杨歌理所当然地伸出了手,命运女神有些恼怒,她刚想当场翻脸,却发现蔡瑞穗正在一旁悠闲地看着她,这个傻乎乎的少女带给她的感觉是根本无法战胜的恐怖。她只好无奈地伸出了手,和杨歌仪式性地握了一下。有点怂地认可了杨歌的改名。

“好吧,多谢你的建议,我决定以后就叫冥府女神了!”

她赶紧一溜烟地逃走了,完全不敢追究刚才杨歌打她一拳的事情。

程晓曼心情复杂得看向杨歌,她能理解杨歌和冥府女神之间的对话,可她知道她自己是完全无法参与到这种规则的制定中来的。感觉杨歌不仅在实力上和她不相上下,就连脑子也要比她好使很多。

这让她有些不服气,可杨歌刚才的帮助等于挽救了她所信仰的神灵,也是在挽救她的未来。

她不由得对杨歌产生了一定的好感。

由于杨歌确定了冥府女神的神职,程晓曼的好感5100。

命运系统在无声的做着记录,程晓曼也终于开启了对杨歌的好感系统。

这让它更加期待接下来的那场同时亲吻三人的舞会该有着什么样的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