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转换神职这件事情还需要冥府女神对她的神职进行进一步的感悟和消化,可她已经接受了杨歌的建议,命运线也明显会按照既定的脚步完成这个改变,于是命运系统也就直接进行结算了。

任务转换神职

最终评价出类拔萃(这些理念设计看上去很成熟,完全不应该是一个人自己想象出来的产物,您之前是否接触过类似的事件?)

任务奖励未来的记忆片段(程晓曼的坚持),100点命运积分

是否完成该任务?是否

您拥有重置任务的次数0

由于您开启了程晓曼的好感,您可以在她好感10点的时候获得重置任务,提高评价并获取隐藏奖励的能力。当您对任务评价并不满意的时候,您可以重新再完成一次。这并不包括在未来记忆片段里使用未来重启完成的任务。

杨歌想了想,没有把这个任务押后完成,而是直接提交给了命运系统。

毕竟这些东西只是他根据都市传说和神话故事总结出的方案,他也没有具体的操作过完整的一套流程,恐怕也没有办法比现在做的更好了。

一段未来的记忆出现在杨歌的脑海里。

程晓曼脱下圣女的装束,把这件代表了冥府女神化身的衣服还给了自家的神灵,她面色平静,似乎放弃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

“您不该逼我做出决定的,我可以为了您放弃我的生命,但是我也有我必须要得到的东西!我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如果这是您的要求,那么我放弃的只能是对您的信仰。”

冥府女神怒目而视。“难道你要和她们分享同一个男人,或者彼此残杀到只剩下一个人不成?你已经掌控了生死轮回,我未来的权柄也终将归属于你,你为什么非要作践自己,让我成为其他神灵的笑柄呢?”

程晓曼向窗外望去,数万信徒诵经的殿堂周围,一队队身着黑铁盔甲的冥府骑士分列两行。

殿外山下,竟仍有无数朝圣者从各地纷涌而来,络绎不绝。

程晓曼知道这代表着超越了一个国家权力的神权,她也知道有无数人宁可放弃一切,也要爬到比她的地位甚至要低好几级的位置。可她也清楚地知道她想要得到的是什么样的感情。

“哪怕我失败了我也不会后悔!他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是如此,虽然可能在外人眼里,我们争夺的只是一个看上去一点都不靠谱的傻瓜,甚至因为他的催眠技能而把我们对他的感情写成是被强迫,被控制的结果。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争取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程晓曼看向冥府女神,眼神里带着无可动摇的勇气。

“甚至当年要不是他提出了那个建议,我和您可能已经早就死在历史的某个角落了,我的这条命也是他给的。既然有人要提出这样的选择方式,我也绝对不会因为可能死亡而退缩不前!”

画面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命运系统并没有根据程晓曼的记忆发放任务,只是给了杨歌一个重要的提示。

“请您注意,如果您始终不摆明自己的态度,这些实力强大的女孩子们未来会开启足以毁灭世界的修罗场。

要不就选择她们中的一个,要不就坦坦荡荡的告诉她们你喜欢的是每一个人。不然的话,您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追悔莫及。

那些深爱着您的女孩子,也会彼此伤害,甚至为了证明对您的感情而付出她们的生命!”

目前命运等级3

命运积分200300

使用技能初级催眠、英雄名单、未来重启

影响者苏明洁、蔡瑞穗、程晓曼

奖励苏明洁的好感10100,蔡瑞穗的好感20100,程晓曼的好感5100

请注意,如果之前的那个支线任务后宫的开端您没有接取,并亲吻至少两名以上的冒险团队员的话,您未来也许会看到她们为了争夺您而彼此残杀的场面!

请您考虑好自己的行动路线,不要亲手造成未来的悲剧!

杨歌苦笑了一声,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逼到了这条绝路上。

刚刚的记忆片段(程晓曼的坚持)似乎是在告诉他,如果他始终不给出答案,这些女孩子们自己就会给他唯一的选择。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艾缇寄送过来的请柬。

那些冒险者们并不知道杨歌,蔡瑞穗和程晓曼这三个人里究竟是谁解决了这次的亡灵危机。可既然他们都是同一个冒险者团队的同伴,自然是庆功舞会上当之无愧的主角。

“万岁!”蔡瑞穗一脸兴奋,这个乡下来的少女完全没有参加过这种当地绅士名流举办的舞会。“咱早就想去看看了,听说那里有很多以前没吃过的好吃的!可咱没有那么多钱!所以……”

她突然有些泄气,总觉得她到了舞会的现场也是去丢人的。

“算了算了,咱还是不跳了,肯定会被人嘲笑的!”

毕竟她穿的是一件麻布衣服,是非常不适合当舞会的正装的。

杨歌冲程晓曼使了个眼色,这位通晓人类心理学的女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

“其实,我和杨歌并没有真正的消灭幕后黑手,还是你之后感觉如同梦境的那一击,才把他彻底的打倒!”

程晓曼半真半假的说,她需要一个借口让蔡瑞穗成为真正的舞会主角。

以那些绅士们对真正做出贡献的冒险者所具有的宽容精神,蔡瑞穗只要是舞会的主角,就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哈哈!”蔡瑞穗并没有听出程晓曼的包容,她用力挥了挥她的小拳头“咱就知道那个看上去就很丑的骨头架子才是最坏的家伙,咱一拳就把他打倒了!嘿嘿!”

程晓曼咳嗽了一声,提醒蔡瑞穗注意她的心情。

“啊!”蔡瑞穗这才想起来程晓曼是那个骨头架子的女儿,她赶紧做出了相应的补救。

“咱刚刚忘记了!不好意思!你们长的那么像,咱早就该想起来的!”

说完,蔡瑞穗才发现她又说错话了,闷闷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过了一会,她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又急匆匆得开口补救。

“你们其实一点都不像!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亲生的,真的!”

程晓曼翻了翻白眼,要不是蔡瑞穗的实力实在比她强出很多,早就该被她暴打一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