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冒认背景?我有我的坚持和骄傲

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冒险者行会为杨歌一行人举办庆功舞会的时间。

杨歌带着他的伙伴们准时到达了舞会的现场。

蔡瑞穗和苏明洁惊讶地发现,这里似乎是她们曾经来过的地方。她们并不知道那究竟只是一个梦,还是杨歌的特殊能力对未来的预言,可她们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苏明洁不露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她和杨歌之间的距离,她还记得那个不太真实的吻,但她把这件事归结为杨歌可能的一时冲动。她还记得蔡瑞穗之后那明显的嫉妒和不满,以及那个玩笑般的亲吻。

苏明洁想要避免杨歌带她离开舞会,惹得蔡瑞穗有些不太高兴的结局,她知道蔡瑞穗对于杨歌未来的冒险来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伙伴。

虽然苏明洁并不甘心这段和她有关的珍贵记忆就这样白白消失,虽然她还记得当她和杨歌,蔡瑞穗一起跳三人圆圈舞的时候,她因为第一次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而感到非常的快乐。可她把这种情绪强压了下去,故意礼貌地对杨歌鞠了一躬。

“舞会开始以前,我想先去看看我之前救助过的那些伤员们,就不打扰你们和其他人之间的谈话了。

我想这些人应该会领我的情,多沟通交流一下也是咱们冒险团重要的人脉关系,所以……我不可能在舞会里陪同你们了。”

苏明洁找好了理由,准备就这样抽身而去。程晓曼看了看蔡瑞穗和杨歌,也觉得识趣一点应该对大家都有好处。于是装做很兴奋的样子,利用苏明洁的借口也和她一起跑路了。

“没错,苏姐姐说的对。咱们治好的患者们可是很重要的人脉关系网,现在肯定要去打个招呼说说话,这也是我们来舞会的目的之一。”

程晓曼拉住苏明洁的手,就这样离开了杨歌和蔡瑞穗的视线。

蔡瑞穗的右手因为紧张而微微冒汗,可她还是硬着头皮挽住了杨歌的左手手臂,从舞会大厅的正门走了进去。

“别……别在意,咱只是看了那本舞会指南的流程,咱作为这次舞会的主角,是应该携男伴进场的。所以……既然没有合适的对象,就凑合找个傻瓜顶替吧!”

蔡瑞穗小声地在杨歌的耳边说着悄悄话,杨歌无奈地笑了笑,并没有把她的口是心非放在心上。

他只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惊讶地看向举办舞会的主人——冒险者行会的会长艾缇。

杨歌完全没有想到,之前他拒绝的那个和骚扰电话有些相似的会长艾缇,竟然是冒险者总会的会长。

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事情完全不可能发生。

艾缇可是传奇级别的英雄冒险者,怎么可能三番五次的给他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进行魔法通话,这一定是有人假冒大人物,打骚扰电话诈骗而已,绝对不可能是艾缇本人想要和他交流。

杨歌感觉他已经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也就不觉得这件事会产生什么样的麻烦了。

“哎哟,这不是拯救了众多冒险者的蔡瑞穗和她的团长杨歌吗?来来来,这边坐!”

这时自然有人迎了上来,把杨歌带到了舞会的主桌,他坐下的位置正对着那盘艾缇精心准备的巧克力面包。

艾缇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当做是跟杨歌打了个招呼。

她偶尔用眼角的余光瞥一眼杨歌,想看看他什么时候会去碰那盘面包。

坐在主桌上的可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艾缇想看看杨歌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在众人的面前出丑。

“来来来,大家吃点喝点,千万别客气,一会还要请迷人的小姐和帅气的小伙子们跳舞呢!”

艾缇并没有说话,可主桌边上自然有人招呼着大家不必拘束。杨歌看了一眼周围,直接拿起一大块巧克力面包,就这样毫无察觉的放进了嘴里。

艾缇的嘴角露出了不易被察觉的笑意。

这一切事件的发生都和她本人毫无关系,哪怕杨歌在舞会上突然失态,也只会把怀疑的目光看向其他人而已。

“呵,真厉害,居然就这样直接吃了一块?我叫吴斌,我就喜欢你这么豪爽的人!”

杨歌看到主桌上居然有男人冲他竖起了拇指,他觉得有点奇怪,含含糊糊地说。

“这有什么豪爽的?您看错了吧,我只是吃一块巧克力面包而已……这玩意吃个十块八块的也没事啊。”

吴斌脸色一变,在他的眼里,杨歌是在夸耀他自己的能力很强,这种简单的感官刺激根本无法让杨歌有所感觉。

“哈哈哈哈……”主桌的客人们传来了善意的笑声,觉得杨歌的这个笑话虽然有些低俗,却真的很有意思。

冒险者总会的会长艾缇也在这个时候笑得花枝乱颤,她看向杨歌,很明显是对杨歌刚刚的话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上流社会究竟有多乱,吴斌是知道的,可他一直听说艾缇洁身自好,不像是参与这方面的话题的人。居然也会因为杨歌的黄腔而产生了兴趣?

明明是他先追求艾缇的,杨歌的行为让他有些生气了。

“吹什么牛呢!你有病吧!”吴斌有些气急败坏,对杨歌怒目而视。

“你要是能把这盘面包全吃下去,我跟你姓都行!”

“第一次听说这种要求……我姓杨,你马上也跟我姓杨,叫杨斌,你可得记清楚咯!”杨歌有些奇怪得看了那人一眼,端起盘子,一个个面包就这样直接往他的嘴里塞。

看到杨歌若无其事的表情,在场的那些人吓得脸色都变了,他们以为杨歌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强大的团体存在,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因为长期食用这种名贵的东西而对巧克力的效果免疫?

那个叫吴斌的家伙脸色一变,他刚要发怒,却又想起了什么,反而面露喜色的看着杨歌,顺杆就打算往上爬。

“对对对,您姓杨,我也跟着您姓杨,干爸爸在上,请受儿子一拜!”

杨歌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完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有现在这样的奇怪举动。

“巧克力在这个世界是极为稀少的物品,它是作为一种春药而存在的东西……所以您毫无感觉的吃下了大量的巧克力,被他们误认为您有着很强大的家族背景。建议您选择冒充杨姓强者家族的一员,他们一定会脑补您祖上的荣耀。艾缇……应该也会因此对您刮目相看!”

命运系统在提醒杨歌,只要他不否认这件事,就能马上获得冒充的好处。甚至……可以在艾缇那里打开新的好感度!

杨歌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冒充身份的智者行为只适合那种从一而终的男人,却不是他应该选择的道路——因为这样做完全没有那种让人无论对错都誓死跟随的领袖魅力,它逃避了,它妥协退让了,自然也不会有那种愚蠢的坚持!

杨歌想要建立自己的后宫,一定要诚实地面对大多数人会逃避的问题,不能见风使舵,不能刻意欺瞒,既然在从一而终的方面有重大的欠缺,就必须在男人的魄力上扳回一城!

他不能走这种默认自己身份,获得好处的捷径,也不能告诉那些女孩子们他只爱她们一个,其他人都是逢场作戏的对象。

如果他选择了期骗,他的结局注定是一场无望的悲剧。

这种逃避现实的男人后宫里能存在的对象,只不过是一些被洗脑后无条件服从自己的木偶或者勾心斗角,只想上位的宫斗高手。

他不可能获得幸福,一个需要靠这种阴差阳错的东西来期骗感情的男人,根本不明白男人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杨歌看向艾缇,他认为刚刚发生的这个插曲应该只是一场不大不小的玩笑。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只是吃这个东西不会产生效果而已,和其他的事毫无关系!

你要是找我麻烦的话,我随时奉陪!但我可以向天上的神灵起誓,我和所谓的隐居强者,所谓的家族背景没有半点关系!

我所获得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双手赚出来的!而不是靠什么可笑的血脉!”

说完这段话,他笑着拍了拍吴斌的脸,在对方半信半疑,不敢反抗的情况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主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