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杨歌的微笑

没有初级亦真亦幻的保护,杨歌和普通冒险者之间的区别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大。武器精通的技能仅仅只能保证他比大部分人的实力高出一线,并不能让他无伤地战胜其他对手。

杨歌的长剑拍上他面前那位冒险者的脑袋,而那位冒险者的长棍也重重地撞上了他的肋骨,虽然在这一刻已经分出了胜负,杨歌还是不得不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

杨歌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获胜了,前三个冒险者他还能凭借速度来轻松获胜,可是第四个,第五个……这些拔剑上来切磋的冒险者们仿佛无穷无尽,每一个人都不足以击败杨歌,可他的体力几乎被消磨地一干二净了。

杨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逐渐他已经累的有些举不起手中的长剑,浑身上下被汗水浸的通透,眼睛也因为前面几个冒险者的热情招呼而有些肿胀地睁不开眼。双臂,身体和大腿上因为未开刃的武器而造成的乌青淤伤和大大小小杯钝剑划破的血口子不下百处,看上去触目惊心却并无大碍,只能任凭鲜血滴滴答答的洒落一地。

虽然看上去杨歌随时都有可能被下一个冒险者击败,可他的脸上却始终挂着毫不退缩,甚至让人有些畏惧的微笑。

“来吧!切磋而已,又死不了人,难道你们连这样的事都害怕吗?”

杨歌隐隐约约地对剑法有了新的感悟,以前他都是在初级亦真亦幻的帮助下毫无顾忌的大砍大杀,可现在他已经在和冒险者们的战斗中发现过去很多没有实际意义却空耗体力的动作,他的招数变得实用和毒辣了起来,看那些冒险者的眼神也变得和过去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他会认为对战相同实力的冒险者要使出同样的招数,要先发制人。而现在的他往往在对手出手的那一刹那找到对手的破绽,然后用消耗最小,动作幅度最少的方式击败对手。

一击制敌,后发先至。杨歌渐渐地抓住了这种长时间战斗的本质,如果他能再多战胜几个冒险者,也许这种深刻的感悟能让他的等级和属性有所提升。

程晓曼看到这一幕,她想要帮助杨歌,抬手就打算使出圣光的治疗法术。可她身边的苏明洁却立刻抓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

“咱们暂时不能给他任何明显的帮助,放心吧,他会赢的!”

虽然苏明洁一本正经地阻拦了程晓曼明显的帮助,她却在大家难以察觉的情况下默默地用出了体力恢复的区域性魔法。

这种魔法对战斗中的双方都会有帮助,很难被其他人指认出她是在场外作弊。只是相比于很快就被打下去的其他冒险者而言,杨歌更迫切的需要这种魔法的效果。

“咱……真的要选择违背誓言吗?可是……这不光牵扯到咱……”

蔡瑞穗在一旁喃喃自语,她不想再看到遍体鳞伤的杨歌继续为她战斗下去,可她又确实有着不能出面的理由,她纠结地将她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她想起了在她的小时候,她的养父母指着那些收税的贵族老爷们,羡慕的对她说

“哎,咱家都是泥腿子,真希望你长大后也能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咱才不愿意呢!咱要帮妈妈织布,要帮爸爸种地,咱肯定会很干的很出色的!”

小小的蔡瑞穗歪着脑袋,讲出了她梦想中能给家人带来幸福生活的回答。

“哈哈哈哈……傻孩子!”蔡瑞穗的爸爸摸着她的脑袋,正经八百地说着农民兄弟对贵族老爷们生活所能想到的那些事。

“那些贵族老爷们才不会干这种粗活,在见到他们的时候你可要讲礼貌,可不能动手动脚,粗鲁地冒犯了老爷!不然老爷们责罚下来,咱们全家可能都会出大麻烦!你要是被他们认同了,咱和你娘也可以跟着你享享清福!”

“好好,咱一定要让您俩位过上这样的生活,可是……贵族老爷们彼此之间不动手的话,遇到了矛盾怎么办?”

这个问题把蔡瑞穗的父亲问住了……他只好回想起以前他们和

“有更高贵的法师老爷们调节这些事啊,他们什么都知道,肯定能公平地判断是非……法师老爷们都是天上有数的星星,那是咱家比不了的,要是有一天能跟着你享受几天这种日子,那死了也值了!”

“那……咱也要当法师!咱要比那些贵族老爷们更加高贵,让大家都羡慕咱们!”

小小的蔡瑞穗握紧了拳头,向她认可的神灵发下了誓言。

“咱保证以后不会对己方的贵族老爷们挥动拳头,希望您能让咱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师。若违此誓……”

蔡瑞穗的父亲赶紧捂住了她的嘴,一脸平静地说。

“就让我这个老头子承担违反誓言的一切惩罚吧!”

想起父亲当时默默地承担下了她莽撞的誓言,蔡瑞穗的眼眶又一次红了,她始终没有勇气打破自己的誓言。

蔡瑞穗没有告诉杨歌她为什么不能动手的真正理由,只是推脱说是因为他人的嘲笑。

她在切磋的时候,不能使用拳脚来攻击那些很明显非富即贵的冒险者,不然的话,她的父亲可能会因为誓言被破坏而被神灵降下惩罚。

而魔法精灵能使用的那些魔法,恐怕对这些最高评价不过是绿色优秀的冒险者们也会造成难以承受的损伤。

蔡瑞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歌站在她的面前,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一直保护她的少年在受伤后还是毫不动摇地微笑着面对那些想要打败他而一举成名的冒险者们。

杨歌并没有后退一步,他只是轻蔑地看着所有想要打倒他的冒险者,他在放肆的大声笑着,他知道只要他露出疲惫的表情,这些人就会毫不留情的把他击倒在地。

汗水和鲜血已经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了起来,可杨歌还是昂着头,脸上挂着永远不会消失的笑容。

“来吧,还有谁?切磋而已,又死不了人,我都不怕!难道你们连一个马上就要倒下的人都害怕吗?”

他并没有听到命运系统在此时对他等级提升的提示,他也没有注意到他已经直不起腰来。虽然没有任何人能给杨歌带来足够的威胁,但是这一次,他们基本磨干了这位少年全身的体力。

“您还要站在这里多久?您……难道真的要做出这样的事吗?”

魔法精灵们在悄悄地用心灵和蔡瑞穗进行着沟通,当它们发现蔡瑞穗的顾忌仅仅只是因为年幼时对神灵许下的誓言时,它们虽然觉得棘手,却也有解决的办法。

从火中诞生的不死鸟微微点头,从蔡瑞穗的命运线中找到了那条誓言的连接点,将这个惩罚和它自身的命运联系到一起。

哪怕是灰飞烟灭,哪怕是异世界崩溃级别的灾害,不死鸟也能成功的抵挡下来,何况只是小小的神灵誓言?

只是它的这个技能并不能经常使用,这一次它使用了不死的力量以后,也会陷入长达一年的休眠期。

不死鸟示意蔡瑞穗可以去替下杨歌,她的心结应该可以在这里解开了。

“等一下!”蔡瑞穗跑到了杨歌的面前,扶起来摇摇晃晃却始终不肯认输的杨歌。她的表情里有愤怒,有喜悦,还有更多说不清的东西。

“哈,你来干什么,我还能打!”杨歌始终那么逞强,他即使站都站不住,还是不肯问蔡瑞穗她的心结在哪里。“你下去,我还要打一百个!”

蔡瑞穗轻轻一推,她的怪力就让杨歌走出了被划下的切磋场地。

“苏姐姐,程牧师,这个傻瓜就拜托你们了!”蔡瑞穗没有再看杨歌一眼,她害怕再看他的话,她的眼泪会止不住流了下来,她在心里默默的记住这个瞬间,然后她高高地举起了手臂。

“我就在这里,既然你们非要和我切磋,那就来吧!”

“蔡瑞穗的好感增加10点,蔡瑞穗目前的好感度为30100。

我即使告诉你这一点,你也不可能听见我的发言吧……愚蠢的少年!”

命运系统苦笑了一下,如果蔡瑞穗不是这样的犹豫不决,这些魔法精灵们恐怕也不可能看出她身上背负的神灵誓言,她将因为用魔法失手杀死了其他冒险者而伤心内疚,这将成为她不愿意想起的记忆之一,也将因此让她对自己的价值产生怀疑。

这是她加入后宫的重要理由之一,可杨歌不想让蔡瑞穗背负这样的命运。

这位少年打生打死换来的,却是更加棘手,更加难以克服的道路。

因为蔡瑞穗只希望和杨歌一对一的生活,至于其他的女孩子,在她眼里都是需要排除的对象。

杨歌很快将在记忆片段中看到这一幕,命运系统很想看到他那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