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神惧之城

艾缇受伤的事情引起了一场很大的骚动,冒险者们倒是没有把这件事和刚才的切磋联系起来,只是纷纷用关切的目光看向这里最出名的治疗者——“想要通晓一切战斗方式的大贤者”苏明洁。

苏明洁紧张的检查了艾缇的身体,她松了一口气,跟冒险者的代表们透了个底

“艾缇的伤势并不严重,只需要几天的静养加上她的治疗魔法,应该就可以迅速地恢复正常。”

大多数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可就是有些人对苏明洁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他们虽然不懂治疗魔法,却不想看到这样的功劳白白落在苏明洁的身上。

“我记得您所在的冒险团里,您并不负责治疗魔法的相关工作,而是由一位刚加入的牧师负责。”

听到艾缇没事的消息,一位尖嘴猴腮的法师想要拍上司马屁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问了苏明洁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你是说程晓曼吗?她对于精神上的损伤治疗确实比我更厉害,可是她在治疗我的团长杨歌……而且艾缇的病情是肉体上的损伤,有她没她应该没什么关系!就不用浪费人手了吧!”

苏明洁一愣,她不知道这个法师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非常耐心地给他解释这件事。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位法师毫无礼貌的打断。

“话不是这么说的!对咱们冒险者来说谁更重要相信您也知道,咱们要顾全大局,最好的专家是不是应该……都用在领导身上?您可要分清轻重主次!”那人用猥琐地小眼睛扫视着在场的冒险者,他义正言辞的说着这番话,希望和他一个心思的那些冒险者们能领会他的意思。

果然,很快就有些冒险者领会了这位法师过度关心领导健康的行动精神,跟在他身后连声附和。

“对对对,咱们最重要的就是让会长的病赶紧好起来,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什么叫浪费!艾缇能更好的得到治疗就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

那位法师洋洋得意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艾缇康复以后对他的奖赏。可苏明洁只是冷冷地看着他,说着让他下不来台的发言。

“其他人还有什么话就赶紧说,要是跟他一样放屁就憋回去吧!太臭了!”

“你……一点大局观都没有!你们的那个小破团长也能和艾会长的健康相提并论?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啊!你们要是治好了艾会长,换个更好的冒险团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位法师不光是看不起杨歌,还想要挖杨歌的墙角,他这种目光短浅的行为竟然还得到了周边冒险者赞同的附和。

苏明洁懒得理这个法师的说法,她随手施加了一个三小时的“沉默术”。

那个法师之哇乱叫了半天,始终解决不了苏明洁的这个辅助魔法,他和其他冒险者的指点江山也就这样被憋了回去。

“不会说话就别说了!就艾缇这样的人也配和我的团长相提并论?这次是没必要也就算了!要是真的只能救一个,我们这个团的名称可是叫杨歌和他的伙伴们,要选择放弃,也只会放弃艾缇的性命!”

作为一个史诗级的冒险者,苏明洁并不想拍艾缇的马屁,也不想因为这些人的无理要求而做出什么改变。

“你们可以报告给艾缇这件事没有关系!这是我所在的冒险者团队所会做出的必然选择!”

说完这句话,她并没有理会这些人难看的表情。只是开始治疗刚刚蔡瑞穗造成的伤害。

艾缇吐血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潜伏在人群中的其他种族间谍们不顾暴露的风险,迅速的给他们的上级发送了相关的魔法情报。

这份情报很快就出现了各个种族最高领导人的办公桌上,无数目光注视着杨歌所在的这个不起眼的城市。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这座城市的不凡之处。世间万物既定的命运在这个城市周边竟然变得模糊了起来,这意味着有不知名的强者在这里大肆改变了未来的历史走向,也意味着如果命中注定会遇到一些无法改变的厄运,可以来这里碰碰运气。

虽然命运不一定能变得更好,但是可以改变命运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这座城市在各个种族心目中的份量立刻变得无可取代,很多外交官引经据典,要证明这座城市是他们自古以来传说中的圣地。

不管这座城市以前的名字叫什么,从此以后,它在众多种族的口口相传中,被叫做“神惧之城”。

是的,本来应该由神灵来主宰着各个种族的命运,可这座城市却无视了神灵的威严,而且没有一位神灵敢于因为这件事而降下神罚。

毕竟世界之心意味着一切的开始,而冥府女神意味着一切的终结。拥有这两大概念的代表所造成的命运线改变,又怎么能是区区几个掌控单一神职的神灵所能挑战的?

所有人都知道神灵惧怕着这座城市里的某样东西,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已经陷于虚弱状态的人类不配拥有这样的重宝,这就像三岁小孩居然手握亿万家财一样,是他的不幸,而不是他所能拥有的财运。

冒险者行会的支柱要是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倒下了,那意味着这片大陆的势力走向将要重新洗牌,战争即将开始。

神灵,魔族,精灵,矮人……无数种族将目光投向这里,盘算着该怎样浑水摸鱼。

冥府女神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第一次在这些人面前释放了她已经完美融合了生命和死亡神职得信号。

原本的生命女神信徒和死亡教派的邪教徒们的眼神火热了起来,他们本以为能很容易得从冥府女神那里获得提升后的全部力量。

可新的规则开始约束他们,他们惊讶的发现他们并不能自由自在的获得寿命和给予他人死亡,而是在律法的教条下获得有限的奖赏。

他们所要做的事,和各个种族之间维护秩序的警察没什么两样。可他们能获得的奖励,却是任何人都缺少的珍贵寿命。

强者们心动了,他们纷纷打出了正义的旗号,想要解决一些远古存在的棘手血案,为这个世界的无辜者们讨还公道!

世界的秩序被打乱了,程晓曼能感觉到她身上的信仰和力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可她现在想要做的,却并不是这些关系到未来的事。

她还是不死心地盯着蔡瑞穗,想要利用她了解舞会的长处来给这位她打不过的同伴上一堂礼仪课。

“马上就要开始第一段舞蹈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你的舞伴?”

程晓曼并没有更改她邀请的台词,这一次,蔡瑞穗没有拒绝她的邀请,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意和她一起跳开场舞的这件事。

因为刚才的骚乱而不得不推迟进行的舞蹈,马上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