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会的音乐还在准备之中,蔡瑞穗四下张望,竟然有些紧张起来。

说起来这也是她第一次在憧憬已久的贵族们面前展示自己的舞姿,她当然很希望能得到周围那些冒险者高层们的称赞和认可,可她认为那已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她的养父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贵族们是不会用拳头来解决问题的,他们会使用更优雅的魔法来调解矛盾。”

这种皇帝挑金扁担的说法非常可笑,可蔡瑞穗却深信不疑。

她刚刚已经用她的拳头解决了她遇到的所有对手,她认定了自己已经不会被大家认可了,恐怕所有高层的冒险者看她的眼神,就是在把她当成一个乡下来看的粗鲁丫头吧。

“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我被他们嘲笑,就算我被他们瞧不起,难道我就不该这么做了吗?”蔡瑞穗想起为她而受伤的杨歌,想起她之前那不应该发下的誓言,她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后悔她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地想通。

每个人都在书写着自己的历史,过去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出身而看扁了自己。

蔡瑞穗接受了自己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少女,而并非贵族老爷的事实。

那又怎么样呢?贵族老爷也不一定比乡下少女更高贵,人类的高贵是在于他为了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而不是那些可笑的金钱,出身,美貌等一系列不由自身决定的东西。

蔡瑞穗坚定了她的想法,她平视着程晓曼的眼睛,这一刻,她终于从对方眼里读出了对这个场面的驾轻就熟,可她却再也不会觉得不会跳舞是一件有什么丢人的事情。

那只是她过去的经历所导致的结果,她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历史,但那又怎么样呢?谁还不是从新手逐渐变得熟练起来的?

蔡瑞穗知道她现在笨手笨脚的样子,就是其他跳舞的冒险者们十年前相同的样子,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困境,他们所嘲笑的东西,和他们自己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虽然蔡瑞穗已经想通了这一点,可当其他所有跳舞的冒险者像众星捧月一般地把她围在了中间,第一次面对这一幕的她还是紧张了起来,这让她的表情也有些僵硬古板,不符合舞会的气氛。

“这种时候就想点可笑的事,别害怕,他们不会把你怎样的。”

听到魔法精灵的提醒,蔡瑞穗想起杨歌面对神灵时依旧满不在乎的神情,她突然觉得身边的这几个盯着她看的冒险者们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她噗嗤一笑,刚刚有些僵硬的表情再一次鲜活了起来,这时她才注意到旁边用担心的眼光看向她的程晓曼,有些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

“咱……咱一点都不紧张的哈哈哈,不过程晓曼你稍微等一下,咱先喝口水缓一缓。”

蔡瑞穗想要平复一下心情,可程晓曼却在这个时候拉着她的手,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走吧,今天的女主角,下面是咱俩表演的时刻了。”

两个女孩子跳舞的服装明显不符合舞会的要求,程晓曼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直接打了个响指,通过女神赐予她的力量,用信仰之力来处理这种日常杂务确实比其他魔法更加的方便快捷。

程晓曼身上的衣服立刻换成了帅气的男性西服,她看了一眼蔡瑞穗,很快就找到蔡瑞穗的着装有一些不太协调的地方。

“唔,你这样是不行的,不过没关系,那就换一种方式来掩饰好了!”

程晓曼在蔡瑞穗不协调的地方装扮了红色的鲜花,她虽然看上去是在帮蔡瑞穗处理她服饰上的缺陷,却也等同于把蔡瑞穗之前所犯下的错误暴露在大众的面前。

程晓曼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哪怕面对众人的嘲讽,也有立即改正错误的勇气。

因为所有的修饰都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如果一个人总是想掩饰自己犯下的错误,他必然要用更大的错误去堵其他人的嘴。

很多不幸的开端就是因为一次小小的事件,真正的勇气不在于你永不低头,而是在不会出现太大问题的前提下,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周围的那些贵族少女们看到这一幕,都在偷偷笑话蔡瑞穗之前那明显有些错位的穿着打扮。可蔡瑞穗却对此充耳不闻。

程晓曼用赞赏的眼光看向这位她未来的同伴,很明显,蔡瑞穗和她对于错误有着相同的态度。

她实在是想多了,程晓曼完全不了解蔡瑞穗真正的想法。

对于那些贵族少女们的指指点点,蔡瑞穗早在切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出现类似情况的准备。现在她只是认为那是贵族们因为她使用了暴力而启用了常见的借题发挥而已,并没有考虑到自己装扮上的问题。

程晓曼没有再说话,她将那些男人们邀舞的抗议抛在一旁不管,在开场舞的前奏还没开始之前,就直接拉起了蔡瑞穗的手。

之前蔡瑞穗给艾缇的那一拳非常的解气,程晓曼决定原谅她的莽撞。现在她想做的事,只是想小小得捉弄一下这位未来的魔王大人。

她一本正经地询问蔡瑞穗舞蹈的选择。

“既然是开场舞,我们是选择激情一点的皇家圆舞曲呢,还是轻柔优雅的精灵小夜曲?”

这两首曲子虽然都适合做为舞会的开场,可它们的难度实在太高,就连常年跳舞的老手,大多数也根本不敢用这两首曲目在大家面前献丑。

“唔……咱,咱相信你,你挑就是了,咱跟着你学!”

蔡瑞穗哪懂这些东西,她很自然的让程晓曼来做决定。

于是程晓曼看向演奏音乐的指挥,她微微向他们示意,用魔法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尖耳朵,后面写了一个九字。

看到这个曲目,很多舞蹈功底不是很好的冒险者们停下了脚步,他们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本来热闹的舞会一下子减少了将近一半的成员。

“精灵第九小夜曲——缠绵,希望你能喜欢。”

程晓曼笑着看向蔡瑞穗,随着音乐刚开始的缓缓流淌,她引导着蔡瑞穗的舞步。

“也不是很难嘛!咱……应该很快能学会。”蔡瑞穗很乐观地说,可她的话音刚落,舞蹈的第一个小高潮阶段就已经开始了。

“干什么……不要抬咱的脚,喂喂。听咱说,动作不用做的那么明显吧!啊啊啊……疼疼疼!”

在音乐的引导和程晓曼舞步的配合下,蔡瑞穗像一个猴子一样的笨拙地上窜下跳。

周围跳舞的贵族们开怀大笑。可蔡瑞穗却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舞步。

蔡瑞穗环顾四周,恐怖的威压让她身边的人吓得抬不起头,他们纷纷怀疑这竟然是一个绿色优秀级别的冒险者所能展现出的战斗力?

“咱确实不擅长这个东西,咱从小就是一个乡下丫头,这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蔡瑞穗有些生气的看向远处那些窃窃私语的贵族少女们,她的手下意识地攥紧,可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她不指望用语言说服她们,但是她希望自己的语言能够鼓励那些还处于迷茫之中的冒险者们。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东西,咱确实并不擅长高贵的魔法,咱擅长的是这双拳头,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咱绝对不会因为别人不擅长而嘲笑他们,咱也绝对不会因为咱不擅长,被你们嘲笑就止步不前!

人的高贵在于他为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而不是他掌握了多么稀有的技能!

这些东西仅仅只是工具,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

当然你们如果不懂的话,也无所谓,咱没有义务教给你们什么才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

魔法精灵扩大了蔡瑞穗刚刚发言的影响,正是因为周边世俗态度的这些无聊的阻力,很多人才会把命运视为不可能阻挡,不可能更改的东西!

当你认同了大多数人的看法,你的未来,也就清晰可见了。

这是蔡瑞穗想要改变的东西,也是魔族一直倡导的对原有规则的打破!

她把这条概念在舞会上毫无掩饰的展现在所有人的内心世界,当他们发现自己过去只要稍微扭转一下观念,就会收获更好的未来时,他们的悔恨可想而知。

蔡瑞穗直接打破了悬挂在每一个人身上,名为命运,实为恐惧的枷锁!

在遥远的魔界,通过水晶球看到蔡瑞穗发言的大贵族地狱茜,对这位少女无视规则,却能提出一套逻辑自洽的新理念感到兴奋不已。

“慈爱家族果然是英雄辈出,这位绽放出光芒的新人,恐怕成为魔王的潜力还在慈爱光和慈爱青之上。我感觉已经找到了地狱家族应该押注的对象了!”

蔡这个姓氏,只是长期掌控魔王家族,以慈爱为姓氏的高阶魔族在地面世界的通用代号罢了,就像地狱一族的笛和于,黄泉一族的黄和泉,深渊一族的申和袁一样。

至于不肯和地面世界接触,以武力做为魔族统治基础的轮回一族,从来都不会混入人群之中,而只是用自己的身躯去制造恐怖和屠杀。

“给我办个假身份证明,我今天晚上就打算去地狱之门走上一趟,恐怕这一次还非得去人间不可了!”

地狱茜给她的下属吩咐了任务,她想要在地面世界和蔡瑞穗当面交谈,在效忠的少女成为魔王以后,为自己的部族获取一定的好处。

魔界的格局因此发生了改变,地狱一族和黄泉一族都把魔王的继承权押注在了蔡瑞穗的身上。只有轮回一族和深渊一族还在支持着现在魔王的直系继承人。

在蔡瑞穗不知情的情况下,魔族的内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