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拯救勇者的未来

“车玉岚的命运线被打破,这位曾经向你告白的勇者现在发生了危险。由于她没有加入你的团队,你的努力将不会获得任何任务形式的奖励。你是否想要拯救她的未来?”

杨歌收到了命运系统的提醒,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拯救车玉岚的选项。

“那么,请观看一个月以后,如果你不插手的话,车玉岚将面对的悲惨未来!”命运系统用时间来提示杨歌,他需要尽快地想办法改变这段可能出现的未来。

一段未来的记忆出现在杨歌的脑海里。

他看到被洗脑的车素芬潜入了车玉岚的团队。然后葛阳以想要加入车玉岚的团队为借口,带领程晓曼的父亲程渝,以及魔族派出的强力支援者,在车玉岚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动袭击,甚至用强制洗脑的魔法手段让车玉岚团队里的战士们迅速变成了被控制的叛徒。

那是葛阳之前参与车玉岚团队冒险时就埋下的伏笔。强制洗脑魔法在使用生效以前,一定要获取他人的信任。

“撑不住了!你们先走吧。我随后会来找你们的!”车玉岚拔出她的勇者之剑,抵挡着葛阳凶狠的进攻。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吧,我要让你明白,勇者的称号只是我一个人的囊中之物!”葛阳阴笑着,阻止了他手下其他人的进攻,决定一个人和车玉岚进行单挑战。

车玉岚被葛阳打得节节败退,很快就拉开了葛阳和他手下的那些妖魔鬼怪之间的位置。看上去车玉岚也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车玉岚的冒险团大多数人都听从她的命令逃离了战斗的现场,只有她的副团长精灵少女和她的姑姑车素芬还留在原地。似乎不忍心看她一个人离开。

车玉岚和这两位留下的高阶冒险者发现了葛阳因为大意而出现的机会。

那个黑衣男人蛮不讲理的步步逼近,反而让他和他的手下们拉开了足够的距离。这意味着她们也许有反杀葛阳的机会!

“我们怎么可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战斗!要死一起死!”车素芬和精灵少女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和车玉岚一起战斗。

三个人以三角形的位置把葛阳包围在中间,他们的攻击让葛阳找顾此失彼,甚至长剑时不时的砍中葛阳的身体,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你们准备一下,使出你们最强大的魔法!咱们要一起活着冲出去!”车玉岚感觉到形势已经渐渐发生了变化,她不知道葛阳的那些手下为什么还没有冲过来,只是从空间戒指里掏出神灵语残页,准备用马志锋的灵魂小刀干掉葛阳。

车素芬和精灵少女迅速的跑到了车玉岚的身边,车玉岚虽然诧异却没有丝毫的怀疑——可能她们三个干掉或者重伤葛阳以后,要一起从同一个方向突围。

可下一刻,车素芬和精灵少女的武器竟然毫不留情的插在了车玉岚的肩膀上。

灵魂小刀掉在了地上,车玉岚还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结果。

“她们早就是听我话的傀儡了!我之所以没有碰她们,是因为我害怕你会从这件事中察觉到异常。”葛阳的狞笑展露在车玉岚的面前,那个男人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仿佛看到了什么至高无上的美味,让车玉岚有些心慌意乱。

他说出了让车玉岚绝望的话语。“今晚……你们三个人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可车玉岚的牙齿咬碎了一个她早就准备好的符咒,在一瞬间她就出现在了一千米以外的地方。她已经身负重伤,也没有能力救出其他人,准备就这样狼狈逃走。

“程渝,干活!”葛阳的怒喝刚刚落下,车玉岚就看到从地下涌出了无数的骷髅骨手,这些炮灰一样的亡灵在她受伤以前根本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可现在却把她拉向深不见底的黑暗地洞,她竟然挣脱不了它们的束缚。

方圆一百里的地下都是程渝布满的亡灵大军,葛阳知道车玉岚一定有逃跑的后手,可他会让她明白什么是插翅难逃!

车玉岚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前出现了杨歌的形象,她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无力地祈祷着。

“杨歌……救救我!救……救命啊!”

画面结束。

杨歌的心情有些沉重,他完全没想到葛阳居然从他这里逃跑以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发展成了这样强大的对手。

当然,他也从这段记忆里迅速地发现了两个可以利用的地方。

“葛阳手下有一些魔族的强力支援者,这是否意味着……魔王蔡瑞穗可以让这些支援者不去协助葛阳?或者这样说,哪怕这些魔族并不是支持蔡瑞穗的阵营,也意味着很快会有魔族来和我们接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一定要让他们阻止葛阳的行动!这应该是一个不小的阻力!

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杨歌陷入了思考之中,可他马上意识到另一件事需要现在就去做,他摇了摇头,唤来了蔡瑞穗的魔法精灵。

“麻烦你们通知苏明洁,让她用最快的手段在这座城市里散布谣言就说杨歌和程晓曼一起击败了亡灵骚乱,拯救了这座城市。路过的勇者车玉岚对牧师程晓曼很感兴趣,决定在未来教授她一些稀有而且强大的剑技!”

魔法精灵听懂了杨歌的意思,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它们并不知道未来的命运会如何变化,但至少他们明白,杨歌这样做以后,程渝将不会很快的制造新的亡灵骚乱,要给程晓曼的学习制造条件。

杨歌的手边出现了一张新的魔法纸条,上面写着魔法精灵们对他的夸赞。

想法出色!

不管第一件事杨歌是否能想通,杨歌知道程渝一定会为了他的女儿而在第二件事上放水,至少……车玉岚能因此而保全自己的未来。

他继续一边思考,一边等待着魔族的使者和他们接触。

蔡瑞穗参加的舞会才刚刚演奏第三支舞曲,地狱茜就已经通过魔法传送来到了现场。

她看到蔡瑞穗的舞步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中逐渐的稳定下来,身体上也渐渐有了高贵优雅的姿态雏形。

虽然蔡瑞穗偶尔还会踩程晓曼的脚,可身为魔王血脉带给她的优秀神经反应和协调能力让她逐渐地习惯了这些难度很大的动作,这让地狱茜满意的点了点头。

推举出的魔王虽然并不需要掌握这些贵族的社交礼仪,可地狱茜还是希望蔡瑞穗能在每一个方面都做到最好。

毕竟蔡瑞穗和慈爱青的差距越明显,就意味着未来支持她的高等魔族数量越多,这样也许可以减少大量的内部争斗和流血。

地狱茜没有立刻和蔡瑞穗接触,她只是先从线人那里拿到了杨歌冒险团的情报,对蔡瑞穗的天真幼稚和直来直往的性格皱起了眉头。

这位未来的魔王甚至直到现在还把她自己的身份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贸然去谈条件恐怕不会达到地狱茜想要的结果。

好在地狱茜知道谁能影响蔡瑞穗的决定,于是她并没有和这位未来的魔王见面,而是直接钻进了杨歌休息的房间。

地狱茜看到杨歌躺在床上,平静地看着她的到来,似乎对她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杨歌看着地狱茜,他才刚刚想明白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说服魔族的使者。

“你……早就知道我要来这里吗?”地狱茜觉得杨歌一切尽在掌握的态度实在有些反常,可杨歌却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呵呵,这倒是很有意思,那么你知道我的来意吗?”地狱茜先是一愣,然后她开心地笑了起来,她以为杨歌是那种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智囊类人才,根本没有想过杨歌只是从命运系统的未来里推算出她到来的消息。

毕竟连葛阳都有魔族的支持者,蔡瑞穗这个正牌魔王周围,怎么可能缺少这样的人存在?

杨歌把车玉岚的相关资料写在了几页纸上,从命运系统带给他的反馈来看,车玉岚应该是突然出现意外的。他需要地狱茜去阻止葛阳,哪怕最终没法成功,也可以担保程渝的反水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我知道你想要支持蔡瑞穗,所以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去做。”

“呵呵,理由是什么?”地狱茜感觉眼前的这位狡猾的人类少年很对她的胃口。

她并不介意这种直接的利用,这意味着对方一定会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车玉岚的手上有一把灵魂小刀,能伤害到蔡瑞穗的那种东西……马志锋当年遗留下来的神灵语残页上的附属品。我怀疑,有魔族的人想要夺取这件物品。用来干什么应该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吧!”杨歌给地狱茜解释她需要完成这个重要任务的理由。

地狱茜点了点头,认可了杨歌让她去做这件事的理由。她虽然对杨歌的情报是否准确还有所怀疑,可这并不重要,她很快就能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属下的反应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大的漏洞。

“居然是这种危险的东西!很好,我会干掉车玉岚,把这东西夺下来的,让人类持有实在是太危险了!谢谢你杨歌,你永远是我们魔族忠实的伙伴!”

“……”杨歌知道也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他继续不动声色的诱导地狱茜的思路。

“你觉得会这样做的魔族,会是谁呢?”

“不知道……”地狱茜眉头一皱,她这才想到她居然没有收到过这件事的情报,这意味着有魔族刻意隐瞒了这种重要的事情,而在她面前能耍这种花样的……仅仅只有一位比她高贵的魔族!

“陛下……这个混蛋!她居然干得出这种事情!”地狱茜的表情有些咬牙切齿。“那就算获取了灵魂小刀我也不放心交给其他人携带了,我会随身保存!”

“我记得魔族的信任,可是建立在其他人无法真正杀死魔王上面的。只有魔王血脉可以真正的杀死魔王血脉,所以……最强的那一个,才会是真正的魔王!”杨歌似笑非笑的看着地狱茜。“如果你保留了那把灵魂小刀,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清楚吧!”

地狱茜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她刚才只是一时激动,现在立刻明白了那把灵魂小刀恐怕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那……献给未来的陛下?”

“在自己的身边放上致命的武器,在未来因为疏忽而被人杀死吗?”杨歌暗暗冷笑,他已经把握了地狱茜的思考方向。“我想蔡瑞穗应该没有这么愚蠢!”

“那……”地狱茜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了,这时杨歌斩钉截铁的下了断言。

“所以要把这种棘手的东西放在能对抗现任魔王派出的各种杀手的人类勇者身上!让她远离未来的魔王,让风险降到最低的程度!相信你也从情报上看到了,当时这把灵魂小刀是我还给车素芬,后来才转到车玉岚手里的。

你以为我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你居然要杀掉我们精心布局的勇者!你的愚蠢超乎了我的想象!”

杨歌的话语让地狱茜终于想通了,于是她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所以……我们不但要破坏陛下和她的同伙夺取灵魂小刀的阴谋,还要保护这个人类的累赘?这……还真的是有些憋屈!”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地狱茜这才隐隐约约地把握住了杨歌的思路,可她突然又想到了一点,有些怀疑的看向杨歌。

“你怎么知道我是支持蔡瑞穗的一方?如果我是陛下派出的使者,或者……”

“糟糕!”杨歌暗叫不好,这是他刚才想了半天,完全忽略的部分,可他表面上还是装出风轻云淡的态度,立刻思考着补救的办法。

“呵呵,我不需要知道你原本的政治立场,可是以魔族的残酷程度,你只要和蔡瑞穗接触过,你的立场就已经无法改变了。”

“哦?”地狱茜开始思考杨歌话里的意思,可她始终没明白杨歌为什么要这么说,她要是现在倒向慈爱光那边,也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无论是灭口还是商谈支持蔡瑞穗的条款,你在现任魔王的眼里,都肯定是一个死人!”杨歌说出了地狱茜思考中的盲点,她毕竟是魔族四大家族的领袖人物,完全没有想过普通使者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

“呵呵,想法倒是很有趣,虽然也有一些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我很欣赏你啊,未来的小智囊!”地狱茜像是突然想通了一般的大笑起来,狠狠地揉了揉杨歌的脑袋,凑到杨歌的面前,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些让杨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脸红心跳的话语。

“我们魔族可是行动派,我已经看出蔡瑞穗对你的好感了,下次不要去做什么亲吻啦拥抱啦这种根本表达不了心意的甜点,直接上正餐就行,她不会拒绝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可是支持你的,你一定会成为魔族的未来亲王,蔡瑞穗唯一合法的婚约对象,加油哦,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杨歌看着地狱茜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空气中,无奈地摇头苦笑。

他当然知道那些少女们的心意,但是对于他想要完成的结局而言,那些心意的份量还不够用。

“要是让这位魔族的使者知道我的目标是让蔡瑞穗成为后宫其中一员的话……她是会恼怒地干掉我,还是会嘲笑我的狂妄?现在要是下手的话,恐怕就是单线结局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傻!

对了……葛阳现在从纸面上来说,恐怕我的冒险团还要低他一大截!这才是我真正需要考虑的隐患!”

杨歌的脸色渐渐地凝重下来。他这一次的出手仅仅只是挽救了车玉岚的未来,至于葛阳这个心腹大患,他至今还没有找到太好的应对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