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手相助(下)

“我没有忘记这一点,但我也没有忘记我失去了法杖以后,可笑的地面社会就不再有我的立足之地。我也没有忘记在我初次见到杨歌的时候,只是无意中嘲笑了他,他和苏明洁就对我当年的弱小进行无情的嘲讽。

更重要的是,收养我的楼兰小镇并没有做错什么,却遭到了你们地面人的无情屠杀!

魔族的价值观没有错,只有力量,才是唯一不会背叛自己的东西!”

蔡瑞穗不屑地冷笑着,她并没有正眼看过杨歌一眼,只是一味强调着她认同的东西。“所以我加入你们的冒险者团队,仅仅只是因为我想磨练我的个人实力!至于可笑的友谊,不过是你们的幻觉而已。”

她拿出一把流光溢彩的法杖,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吟唱着禁忌的魔法咒文。

“让我们不得不离开阳光的低贱生物们,就在今天彻底灭亡吧!”

大地和海洋在禁咒面前无助的颤抖着,这是普通人找不到任何原因的天灾。地震和海啸席卷了整个地面世界,蔡瑞穗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杨歌面色凝重,他们一行三人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看上去是要打倒或者斩杀蔡瑞穗,才能避免地面上的各个种族无辜惨死。

画面定格在这里也就结束了。

目前命运等级2

命运积分100200

使用技能初级催眠、英雄名单

影响者苏明洁、蔡瑞穗

奖励苏明洁的好感580,招募蔡瑞穗的可能性增加20

获得新技能无

杨歌知道自己刚才又发呆了半天。苏明洁倒是对这个情况见怪不怪了,只是有些担心的嘱咐着杨歌。

“您先上去试试手,至少先杀掉两三只骷髅兵左右吧。如果感觉不对劲了告诉我,我再教您正确的战斗方式。”苏明洁用鼓励的眼神看向杨歌。

杨歌硬着头皮拔出背后的长剑,和老屋前面的骷髅兵战斗起来。

老屋的骷髅兵行动非常的缓慢,杨歌只是简单的重复了挥砍,横劈,直刺等基础动作就把它们杀得七零八落。在完成了苏明洁预定的目标以后,杨歌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他拿起长剑,继续这场简单重复的战斗,轻松地打倒了一个又一个的骷髅兵。

苏明洁在一旁看着他的行动,虽然惊讶杨歌习惯杀戮的时间实在太快,却也对这种反常的情况不由得感到有些疑惑

“您难道从来就没有感觉到恶心或者恐惧这些负面情绪吗?我看您也杀掉了十几只骷髅兵了,可为什么直到现在,您还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完全没有被亡灵的负面能量所影响。”

杨歌惊讶地看向苏明洁,觉得她问的这个问题很奇怪。

“就是催眠技能附加的效果啊,我对自己使用后,把一切感官都放在战斗上,不去思考那些杂七杂八的感受。这也是我选择这个职业的原因。你不知道吗?”

苏明洁愣住了,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的话,她就不会选择这个老屋任务来让杨歌感受战斗的残酷。结果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积极的效果,反而坚定了杨歌不更换职业的决心。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赶紧结束这场战斗吧。”

苏明洁说完这句话,拔出匕首,冲进了亡灵群。她如同切瓜砍菜一样的杀出一条通路,很快冲到老屋中间的死灵骑士面前。

还没等死灵骑士使出任何技能,苏明洁随随便便就是几个连环瞬发的精神冲击释放出来,阻滞了它的移动,然后匕首像情人那样吻上了它的脖子,一刀两段。

苏明洁跟着一脚将死灵骑士的头颅踩个粉碎,在死灵骑士失去头颅,只能预判行动规律的情况下,她只是简单的将匕首从右手换到了左手,就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探入了它的胸膛。

苏明洁的攻击根本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棘手的死灵骑士就这样被击倒在地,灵魂之火也随之熄灭了。

解决掉这个任务最困难的部分以后,苏明洁走了出来,她没有上去帮助杨歌解决敌人,反而观察起杨歌的战斗姿态。

她发现杨歌虽然因为大量运动而气喘吁吁,却还没有任何动作变形的情况发生。在又砍掉了十几个骷髅兵以后,他的动作变得圆融起来,好像掌握了某种规律,动作如同行云流水,看也不看地就是一刀,至少比一开始的胡乱劈砍要像样了许多。

苏明洁并不知道,杨歌只是在领取命运系统的任务奖励而已。

一个硕大的转盘出现在杨歌的脑海里,杨歌抽中了一个基础技能的奖励。

恭喜杨歌领悟了临时技能基础武器精通,使用武器的伤害增加5,对精英级以下的物理攻击闪避率增加5。如果能在短时间内吸收相对于该人物等级的大量经验,有概率将该技能转变成永久技能。

苏明洁有些意外,她没想到杨歌的战斗天赋居然在这种时候显现了出来。这种临时技能的领悟原因她虽然不清楚,可通过鉴定技能,她还是能精确的判断出杨歌的身体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毕竟这种有可能获得永久技能的机会还是很难得的,苏明洁没有打扰杨歌,她对此有足够的耐心。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杨歌有惊无险的干掉了他身边的敌人,基础武器精通也这样永久的进入了他的属性表之中。当他和苏明洁回来领取报酬的时候,发现蔡瑞穗站在冒险者公会柜台前面,和那个灰色制服的女孩产生了争执。

“那些人抢走了咱的木头法杖,那是妈妈留给咱的遗物!”蔡瑞穗两眼发红,鼻青脸肿,身上腿上都是被人殴打后的乌青。可她不顾身体上的疼痛,只是扯着嗓子冲灰衣女孩大喊大叫。“咱要发布任务,找人帮咱讨回法杖!为什么你不能批准!”

“很抱歉,我们不是维持秩序的警察,是和亡灵,恶魔以及不被承认的类人生物,杀人无数的罪犯等进行战斗的冒险者组织。我很同情您的遭遇,但是通缉流氓这种小事我们不可能进入任务列表里。”灰衣女孩无奈的回答着蔡瑞穗的问题,那些城市中的混混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打劫菜鸟冒险者。

“咱……咱的队友他们都认识,咱又不太认得他们的长相。在那附近转了几圈了,根本遇不到他们!”蔡瑞穗结结巴巴地说着,急得眼泪像雨点一样滴滴答答掉落在地上。

蔡瑞穗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安慰她。偶尔有几个人觉得蔡瑞穗有些奇怪想上来问问情况,却被其他人拉住了,轻声告诉了他们这个女孩痛苦的原因。

那些人摇了摇头,不敢再去安慰蔡瑞穗。

毕竟那几个地痞流氓,在当地也算是帮贵族老爷处理脏活的打手,谁愿意招惹上这样的麻烦?

没有一个人肯伸出援手,只有杨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又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

任务蔡瑞穗的法杖

任务目标获得关键道具蔡瑞穗的法杖,此后你的选择将改变未来的结果。

任务奖励该任务有以下两个路线可以选择。

a交出法杖增加你的影响力,让蔡瑞穗欠下你的人情,招募蔡瑞穗的可能性增加30,无命运积分。未来的记忆片段(魔王降临改)

b摧毁法杖未来的记忆片段(魔王之死)

失败惩罚未来的记忆片段(魔王降临),即使成功完成任务也可观看这段记忆,与上一个阶段的记忆片段相同。

备注你不会想到你解读的那张神灵语残页,最终成为勇者车玉岚杀死蔡瑞穗的关键道具吧。如果魔王之死这段记忆成真的话,你身边的所有女孩子都将一个个为这个目标而牺牲她们的生命。

在杨歌发呆的时候,苏明洁拽了拽杨歌的衣袖,指了指其他的灰衣女孩。

“那里还有其他位置,咱们交任务就行,不需要管这种闲事,没什么意义。”

苏明洁根本不觉得蔡瑞穗的经历有什么特别的,在这样的时代,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何况对方抢走的那把木头法杖也不值几个钱。

“您需要把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唉?”

杨歌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苏明洁的建议。

杨歌的嘴角有些苦涩,想起了他过去在地球上的那段人生。当时的他也有过和苏明洁相同的天真看法。

现在经过命运系统对未来的提醒,他看到了他总是毫不关心地观望别人的悲剧,然后他也会走上相同的命运道路。

他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第一次落难的时候,没有一个所谓的朋友主动伸出援手。

他以为是这些人自私自利,完全没有想过他当时的表现和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以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身边也自然都是这样的同伴。

没什么可想不通的,他不再纠结过去的处境了,即使没有命运系统对未来命运的提醒,他也会管这件闲事的。

杨歌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向蔡瑞穗。

“不就是一把法杖嘛!我帮你讨回来!”杨歌一边微笑着冲蔡瑞穗点了点头,一边拿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着蔡瑞穗的眼泪,然后把手帕放到她的手里。

“不许哭!你的法杖会回到你的身边的,我保证!”

杨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冒险者行会,蔡瑞穗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居然感觉这个和她斗嘴的家伙的形象高大了起来,甚至感觉有些可靠,有些心安。

苏明洁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紧跑了两步追上杨歌。

“既然如此,咱们先去小酒馆问问吧,相信那里应该可以搞到这些地痞流氓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