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叶障目,不见真人

在黑龙王这种刚刚能接触到时间魔法层次的强者面前,杨歌展示的未来虽然不代表命运的绝对走向,却也是一次和真实情况差距不大的模拟预演,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我竟然可以死的这么简单,很好”

黑龙王对他的结局很有些感慨,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知道这已经是他表面上能够接受的,为数不多的未来结果了。

可这个结果和他预想中的差距实在太大,黑龙王有些后悔刚刚就这样加入了杨歌的团队。

毕竟他本来以为那只是一种表示结盟的方式,完全没有想到杨歌的时间魔法能力是和团队的成员直接挂钩。

未来的罪恶之神在蔡瑞穗的这次精准打击过后,失去了黑龙王这颗好用的棋子,也就失去了闹事的资本。

这意味着那些见不得光的层层阴谋根本来不及施展,就这样被蔡瑞穗那强大的力量镇压下来。

黑龙王感到非常的意外,他深深看了杨歌一眼,那种鸡毛蒜皮的罪恶其实在杨歌提醒以前也有其他人提起过,但是他不想在史书上留下公开污点而拒绝了。

他本以为杨歌只是有些小聪明而已,这位狡猾的人类冒险者用一种微妙的方式解决了王族可能要面对的舆论压力,这样的帮助虽然有用,在过往的精灵王国历史中也屡见不鲜,他根本没有想到会遇上蔡瑞穗这种直接掀翻棋盘的,完全不可控制的王牌。

黑龙王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住自己想要对杨歌的团队刨根问底的情绪,用礼貌的口吻想拉拢杨歌的冒险团进入精灵王族的圈子。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邀请您和蔡瑞穗小姐一起到王宫做客”

其他的冒险者听到这句话,都睁大了眼睛,羡慕杨歌的好运,甚至很多人后悔,为什么不是他们自己发现了刚才那样一个应该不难想到的盲点。

他们以为只是杨歌帮黑龙王避免了污名而得到的补偿,根本不了解杨歌在他们眼皮底下做了什么样的事。

黑龙王居然也在不知不觉中用上了敬称。

杨歌摇了摇头,笑容腼腆而又直接。

“实在没有时间了,我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去完成,我们就这样再见吧”

听到这个回答,黑龙王倒是没有再三挽留,他冲杨歌郑重地鞠了一躬,然后就这样离开了小酒馆。

黑龙王才刚刚离开酒馆,笑容就立刻从他的脸上消失,细密的汗珠爬上了他的脸庞,在这个重大变故他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刻,他立刻对他的心腹手下下达了紧急的命令。

“派几个精明能干的探子去人类驻地,一定要盯死了蔡瑞穗的动向

如果到了我堕落的那一天,他们哪怕是死,也要让蔡瑞穗来见我的时间推迟至少两小时

我知道我会一定会很快的死去,但是精灵王国的后患必须铲除我不希望我死的毫无价值”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杨歌用武力夺取队伍主将身份的同时,蔡瑞穗也拿到了同样的位置。

当然,她可没有像杨歌的行为那样粗鲁,而是用一手惊人的厨艺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

“想当主将这当然没问题了我完全能理解妹妹你的想法。”

一个高挑身材,绿色头发的精灵少女用她纤细的手惬意地揉着蔡瑞穗的脑袋,自从吃过蔡瑞穗烹饪的东西,她就决定要保护这个比她矮一头的柔弱小妹妹。

“那我就当副将好了,我可是能越级打赢蓝色精英级别冒险者的天才蔡妹妹你就放心好了,肯定会让你躺赢的”

那精灵少女看了周围不说话的同队冒险者们一眼,觉得要在新认的妹妹面前展露她身为当家大姐的威风,于是逞强的说了一句。

“应该没人想打架吧要是有的话,我也不介意你们反对一下试试”

她话音刚落,这支冒险者队伍里唯一一个和她的战斗力不相上下,勇猛的矮人战士站了出来。

“要是给我做十个那种酒心的甜点心,我就没意见,不然的话”

他刚想撂下几句狠话,转过头来看蔡瑞穗正在辛苦地给大家串着烤串,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不然不然的话,我就要抢那个自大的尖耳朵副将的位置”

“什么矮子,你找死是吧”那精灵少女不爽地瞪大了眼睛,一场战斗看上去马上就要爆发了。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酒心甜点而已,咱刚刚恰好已经放进烤炉了,应该马上就好了”蔡瑞穗赶紧跑到剑拔弩张的这两个人中间的位置,她双手一拦,把精灵和矮人分隔开来,让这两位冒险者完全没有动手的机会。

然后蔡瑞穗悄悄地打了一个响指,区域时间加速魔法和隔空取物魔法同时进行,在她还没有进行任何烘焙准备的情况下,在几秒钟内就已经完成了需要三十分钟左右的酒心甜点的制作。

矮人战士根本没有想过,他开口索要的这一份酒心的甜点心,使用的魔法技巧要是写成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其价值甚至可以买下这座精灵的王城。

“哼,算你好运”那精灵少女放下武器,连看都不看那矮人一眼,反而悄悄走到蔡瑞穗的背后,一把抱住了她。

“刚才一定把你吓坏了吧冒险者的世界就是拳头大的说了算不过你不用担心,既然咱们是一支队伍,就不会有你出手的机会”

那精灵少女感觉就像在抱一只可爱的小猫,她突然有了教蔡瑞穗两手的兴致。

“对了,我还忘记问你了,你的实力大约超过了白色普通冒险者多少能不能和绿色优秀级别的一般冒险者打得有来有回我知道这次参加比赛的冒险者都比一般这个综合评价的人要厉害很多,要不要姐姐给你指点一下”

“不用了姐姐”蔡瑞穗笑着摇了摇头,她要不是害怕收不住手,一个人打败整个比赛的所有选手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说嘛说嘛,不要怕丢人”

那精灵少女非要追问,蔡瑞穗觉得不说也不合适了。

她苦恼的挠了挠头,觉得把自己的战斗力说的太水也不好,很容易就被拆穿了。大概降到苏明洁或者程晓曼的水平,应该就能混过这个问题了吧

毕竟杨歌是不被蔡瑞穗算在战斗人员之内的,她在获取力量以后见过的最低水准的合格战斗人员,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史诗强者苏明洁了。

“我想应该是史诗级巅峰的水平吧毕竟身为主将,怎么也要比你们强一点点。可我没什么信心的,这个水平面对以前我遇到过的那些对手,要自保都难

所以这一次,我会想办法认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实力的”

蔡瑞穗非常认真的说着这句话,可精灵少女把这当成了因为她说过她的战斗水平大约能打赢蓝色精英级的对手,所以身为主将的蔡瑞穗必须要硬着头皮逞强的说法。

“真的是太可爱了”

那些白色普通级别的冒险者们非常喜欢蔡瑞穗这种不服输的少女心,他们一边吃着美食,一边笑着彼此交谈。

他们根本不会想象到这个他们眼里的邻家小妹妹,究竟在赛场上是一种什么概念的存在。

后世的历史学家一直认为这次精灵祭典的记载在当时出现了巨大的记录错误,在分级别的正式比赛打完以后的不分段表演赛里,有一位综合评价白色普通的蒙面少女非要参加传说级和逆天级以上的比赛,并在这里击败了所有的对手。

她从一开场就没有任何场外招的想法,没有战术,没有技巧,甚至连拖延比赛时间的休息都没有,就这样一路碾压下去,击溃了所有人的信心。

这位蒙面少女的身份和她参与表演赛的原因,在历史书里一直是一个没人能解开的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