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歌想了想,觉得艾法莉实在有些刁蛮任性,他并不喜欢这种性格的女人。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长的好看了不起吗况且我刚才都说了她已经永远的失去了这个机会我不要面子的吗”杨歌冷笑一声,直接在命运系统的选项里拒绝了拯救艾法莉的未来。

杨歌耸了耸肩,整理好今天在监狱得到的情报,准备明天一大早去贫民窟调查一下精灵王城的穷人们居住的房屋分布和他们平时日常工作时会长期滞留的地点。

这意味着根据时间的变化,他能知道黑龙王堕落以后,哪个方向在当时的时间段里贫民数量是最少的。

这样的数据,可不是粗略的官方统计者能够达到的程度。

第二天清晨,杨歌刚刚打开房门,就被一早等候在他门口的艾法莉堵在了门外。

“昨天是我做的不对,我父亲也狠狠地教训了我,希望您能原谅我的冒犯我想今天我是否可以跟随在您的身边学习一下您一天的日常工作”站在华贵的马车边上,低头认错的艾法莉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就一脸歉意地看着杨歌,她想要为昨天的冲突跟杨歌赔礼道歉,可杨歌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你冒犯的是那位先生而不是我我觉得我们没什么谈下去的必要”杨歌说到这里抬头看了艾法莉一眼,他突然愣住了,因为昨晚的光线不太好,他并没有看清楚艾法莉惊人的美貌,而现在,这个绝色美人的眼睛里居然出现了晶莹的泪珠。

艾法莉的美艳和高傲像是一座拒绝任何人攀登的雪山,杨歌看到她那被拒绝后有些咬牙切齿的冰冷眼神,搭配上令人垂怜的哀伤表情,勾魂夺魄的美貌、雍容高贵的气质和高度自我控制的完美身材。让他实在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

“长的好看真的了不起啊”

杨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觉得他好色的这个缺点恐怕是改不好了,他决定做出一定的让步。

当然,杨歌的原则还是不会改变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杨歌并不会因为好色就无视他自己定下的规矩。

“那就道歉吧你必须亲自当面跟那位先生道歉,而不是像昨晚那样一声不吭的离开,这样我才可以原谅你

至于之前那个监狱的问题,我可以给你详细的解答”

杨歌想要接取命运系统的任务,在艾法莉完成后直接解答她的疑问,可他这才发现之前的选项他是直接选择了拒绝,不由得有些尴尬。

“那就先这样等你道歉结束了我们再聊”

杨歌觉得少女怎么也得过上一阵子才会过来烦他吧,他打算就这样先去贫民窟走一遭。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已经道歉过了,人证我也给你找来了。”看到杨歌不想和她继续沟通的样子,艾法莉连忙解释着,她拍了拍手。

杨歌看到那位狱卒穿着一身华贵的礼服,从少女旁边的马车上走了下来,满脸堆笑的看着杨歌。

“陛下之前就和我道过歉了,我本来想要提前跟先生您解释的,可陛下说如果您不提起我的话,就叫我暂时不要出面。

陛下可是个明君,她只是做错了事,做错了她说自己改掉也就算了,并不想用这种态度来影响您的决断。所以您能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这也是我期望看到的事。”

虽然杨歌知道那狱卒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是艾法莉随手帮忙的结果,可他的未来说明了一件事,在杨歌提出条件以前,艾法莉就已经为她的失礼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艾法莉能有这份心意,也就足够了。这起码说明就算杨歌不去要求她这样做,她也有改正错误的想法。

这让杨歌对她平添了几分好感,虽然杨歌也知道,这种坦诚的态度反而不太适合从事政治方面的工作。

杨歌想起了命运系统之前对他的要求,决定耐心的给艾法莉讲一下几个不同人群的意义,起码命运系统认为这能对艾法莉的未来有所帮助。

“好吧,既然这位先生原谅了你,那我也遵守承诺,告诉你这监狱里这几种罪犯的结构比例所代表的涵义。”

杨歌决定耐心的给艾法莉讲解这些普通人并不一定感兴趣的常识,毕竟艾法莉未来要掌管着很多精灵的命运,她如果只是一个傻白甜的吉祥物,恐怕注定要在王国的治理上提交一份不合格的答卷。

“小偷,抢劫犯,赌徒和妓女,还有诈骗犯的数量,他们本身并没有任何价值,只是他们需要有机可乘才会大量出现,这意味着从他们的数量多少,可以看出当地人群的一些具体情况。

小偷数量较多说明这个地区的经济情况比周边要发达,毕竟大部分小偷下手的对象是稍有些闲钱的市民,反而不敢得罪贵族阶层。这意味着小资产阶级”

杨歌说到这里,他看到艾法莉茫然的眼神,突然惊觉这种划分方式是他过去的习惯,在异世界里完全没有这种说法。

“哦,抱歉,我换一种说法解释,小偷多意味着当地居住着大量有稳定收入的,吃穿不愁的精灵平民们。他们不相信通过官方渠道发布的新鲜事物,却又对身边朋友们的传言深信不疑。

这种情况下如果要对他们产生影响,首先要打通的就是是民间渠道,也就是通过富人区里被他们崇拜的对象相关的行为来引发传言,引导他们的行动。

具体来说,如果黑龙王陛下失控,在小偷多的地区直接劝说几个经常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富商大张旗鼓的搬离这个城市,那么稍微控制一下传言的方向,大部分市民就会做出相同的选择,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抢劫犯较多的话说明当地的市民害怕冲突,胆子较小。这通常意味着这里的贫富矛盾比较严重,当地一定有着这些地痞恶霸的保护伞。

这造成了市民们哪怕对一些事情并不相信,也会强迫自己接受一些看上去虽然并不合理,却没有太大损失的命令。

具体来说要是遇到了这种情况,没有能力管事的人就尽量不要和这些人打交道,有能力的人比如你我就要打掉这层保护壳还当地的百姓一个太平的日子

具体来说,如果精灵王城真的是这种情况的话恐怕没有任何人有胆量在黑龙王的眼皮底下充当保护伞,我应该就会站在你们的对立面,去进行一场针对贵族阶层的战斗了。

具体来说,黑龙王失控的话”

关于具体发生在这座城市会发生哪些事情,杨歌的讲述总是以黑龙王的失控为前提,艾法莉突然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她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感油然而生,她从杨歌刚才的说法里发现了一个她父亲根本没有告诉她的事实。

她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突然觉得眼下正在发生的事,荒谬得让她无法接受。

“你为什么要关心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是不是有人用时间魔法推算出我爸爸必然会失控,是不是他注定要死在那一天

你是来清场的吗,是来让我配合你在那一天眼睁睁地看着我爸爸死去然后减少周边平民伤亡的吗”

艾法莉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她完全不能理解杨歌和她父亲到底为什么要让她参与这一切。

可杨歌只是怜悯地看着她,一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杨歌知道这样的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她既然已经看穿了这一切,她就必须承受这个残酷的真相。

这是杨歌无法插手安慰的状况,也是黑龙王在他临死之前,想要给女儿上的最后一课。

艾法莉松开了手,她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远比她刚才的想象要残酷的多。她失态的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完全不去理会街上其他人的目光。

“不如果只是驱散人群的话,我爸爸不会那么重视你,甚至还想让我多和你接触一段日子。你们是来动手的对不对

冒险者行会哈哈哈,我爸爸果然给他自己准备好了合格的杀手

我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会为此而记恨你们但是我不想再见到你”

艾法莉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漠而又拒人千里之前的表情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脸庞。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杨歌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暴跳如雷,只是看她的眼神显得非常失望。

杨歌缓缓地开口,他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但是他真的对艾法莉没有半点好感。

“我以前并不相信未来的精灵女王是个傻子的说法,可我今天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算了,你走吧,我也没有心情告诉你其他几种罪犯都意味着什么了。我会去贫民窟完成我接下来的任务。我会和你的父亲一起去拯救那些需要我们帮助的市民。

我们很忙的,没有时间去照顾一个不讲道理的新任女王。

请告诉你的父亲我对你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我们以后尽量就不要再见面了,你让我觉得可笑

我这个人虽然风流好色,但我喜欢的是独立自主的灵魂,而不仅仅只是美丽动人的肉体”

杨歌看也不看艾法莉一眼,继续去完成他的相关调查,生气的丢下了那位哭泣的未来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