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再次返回的艾法莉

艾法莉失魂落魄地登上马车,一言不发的回到她居住的精灵王宫。

这时早膳还尚未开始。可她的书桌上已经摆满了今天需要处理的政务内容了。如果她今天陪同杨歌去贫民窟考察,这些内容将会有其他人负责处理。

黑龙王把一些他认为典型的政务案例摆到艾法莉的桌前,想让她尽快掌握身为王者需要处理的事务流程。

当然这位未来的女王就算是选错了答案也不要紧,黑龙王并不会真的把这些重要的政务都按照艾法莉的意见去执行,仅仅只是给她累积声望和经验。

黑龙王会亲自把关。然后把这些政务处理的功劳全部加在艾法莉的头上。因为他的时间已经很快就要结束了。

他会根据艾法莉处理的手段,耐心的解释她这样做会出现哪些潜在问题。以及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能得到最好的处理结果。

这些政务千奇百怪,艾法莉经常有无从下手的感觉。可就在今天,杨歌说的话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反而帮助了她

小偷意味着可以通过权威带动来影响中间阶层的选择抢劫犯意味着可以通过利益倾向来判断这些事务是否是贵族阶层对底层权益的侵犯,禁止那些特别过分的条例

有一小半的政务艾法莉完成的很快,她这才发现杨歌告诉她的内容并不是高谈阔论的纸上谈兵,而是在实践中根据规律总结出的宝贵经验。

艾法莉闭上眼睛,她回想起杨歌对她说话时不冷不热的态度和那一针见血的见解。

作为一个让所有见到她的人都惊叹不已的美女,艾法莉从来没有见过杨歌这样的人,可她仔细想了想杨歌的举动,那并不是为了引她注意而刻意表现出的态度,而是完全不在乎她的美貌。

也对,杨歌可是一个能看透问题本质规律的人才,他有这种高傲的资本。

艾法莉有些后悔她之前的行为。也让她对杨歌平添了几份好感。

“我虽然我当时很伤心,但是我应该听完他说什么的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和他道歉”

艾法发现杨歌告诉她的那些事看上去并不起眼却非常有用,于是她开始认真回忆杨歌曾经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这才想起杨歌刚刚见到她的时候,曾经提到过精灵一族的特点。

“我们精灵是赌徒什么事都还没有考虑周全,就已经押上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这句话,我究竟应该如何理解”

艾法莉开始思索杨歌这句话的用意,就在这时管家轻轻敲了敲门,将一份首相的报告递给了艾法莉。

今天是精灵祭典开始比赛的第一天。精灵们以极大的优势吊打了对手,这完全符合首相和其他大臣们对目前局势的预测。

于是他们提出了当精灵祭典结束以后,成立一个以精灵为主导的地面世界联盟,逐步让其他国家和种族成为精灵附属的建议。

这个联盟在首相和大臣们看来一定能成功的建立,因为他们相信尚未堕落的黑龙王是目前地面世界数一数二的强者。

他们想要利用这一点,在未来的地面世界历史上留下一笔重要的丰功伟绩。

至于黑龙王死去以后,这个联盟随之可能出现的,各个种族之间的摩擦与制裁,以及魔族侵略地面世界时,精灵可能要额外付出的代价。

这些可能会被平民指责的方面,首相和大臣们也早就想好了逃避责任的方法。

到那时他们将开启全民公投,讨论是否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呆在盟约之内。

无论公投后会是怎样的未来,那都是精灵平民们自己选择的结果。

女王和贵族大臣们完全不必承担任何舆论上的风险和指责,即使人民的选择错了,那也是他们自找的结果

赢了是首相和女王们的功劳,输了是人民公投的责任。

首相大人干干净净,不留一点后患的计策让精灵女王目瞪口呆。

她不想接受这个提案,可她从利益的角度出发,又觉得这个提案的意见完美的无懈可击。

就算她拒绝了这份提案,相信她的父亲也会不得不看在舆论的压力而被迫接受的,首相们的意见不会得到任何反对的阻力。

她这时才明白了杨歌之前用赌徒形容这个城市的用意。

“我们果然是赌徒,在没有考虑周全以前,就押上了我们部族的未来这我虽然不知道在最近的两三百年里会不会出现意外状况,也许在首相这样的混血精灵死去以前都不会出现意外,可我和我们的子民们必定要承担更多的仇恨和杀戮,我要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因为寿命的不同,艾法莉和首相的利益有着无法调和的矛盾,可她唯一能想到的破局方式,就是在这次精灵祭典中,能有种族或组织在分段比赛中拿到比精灵更多的冠军。

如果盟约建立无法让精灵获得足够的优势,那首相和大臣们自然不会促成这件事的发生。

艾法莉不自觉的向管家询问杨歌所在的冒险者行会在第一天祭典时的情况。

“冒险者行会的那些各个种族的参赛选手们表现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管家听到女王陛下的询问,笑着回答了这个问题。

“虽然冒险者行会和咱们精灵一样是全胜的战绩,可他们的属性表已经被我们的鉴定大师们分析的差不多了,从纸面上的数据来看,他们完全没有和我们一战的基本能力。

放心吧陛下,精灵族一定会很快夺回属于我们的荣光最搞笑的是绿色优秀级别的比赛,冒险者行会居然连人都凑不齐”

艾法莉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脸色变了,丢下了手中的材料。穿上了刚刚脱掉的大衣。

“备车去贫民窟我要在中午之前到达那里快”

艾法莉想起杨歌是在为拯救精灵的平民而四处奔波,没有参加他那个级别的祭典比赛,要知道选手们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她不希望看到杨歌就这样的输掉这场比赛。

“那个混蛋可能并不知道这次比赛的重要性也可能是父亲故意误导了他,想通过未来的种族战争把我培养成被子民崇拜的王者“”

艾法莉在马车上擦干了刚刚流出的眼泪,父亲未来的死讯已经被她压在心底。虽然她还在期盼着未来会发生那种机会渺茫的奇迹,但她既然身为精灵女王,她知道她有着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虽然还要再一次看到杨歌那张让她感到有些不爽的脸庞,但艾法莉的内心里不自觉的充满了期待,嘴角也溢出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解释不出原因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