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洁带着杨歌走进一家小酒馆。冒险者的汗臭味和劣质烟草的味道弥漫在这家酒馆的每一个角落。勾肩搭背的雇佣兵壮汉们用跑调的大嗓门唱着粗俗的民间小调,刚刚从冒险归来的菜鸟们一边用不值钱的麦酒塞满他们的肚子,一边高声吹嘘着他们刻意编造的传奇经历。

苏明洁拿出一枚银币,推给吧台的服务生。

“来两杯最便宜的麦酒,我想问个消息。”

看到价值不菲的银币,服务生瞪大了眼睛,他恭维地冲苏明洁笑了笑,把钱收进怀里。

在这个消息灵通人士的配合下,苏明洁很快就得到了她想要知道的消息。

“不太好办啊。”苏明洁皱紧了眉头。“这伙人只会对菜鸟下手,一旦试探不成就会放弃出手的那几个流氓四散而逃。然后再找人保回他们的同伙。咱们要抓几个人容易,要拿回蔡瑞穗的法杖,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杨歌无所谓地笑了笑。“既然这样,咱们演一场戏,把他们全引出来就是了。”

他大概给苏明洁讲了讲具体的行动计划,苏明洁看着杨歌,还是摇了摇头。

“就算是这样,您亲自做这件事也太冒险了!万一被他们伤害了怎么办!”

她把手掌搭上杨歌的肩膀,杨歌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注入了他的身体里。

他的属性表里出现一个临时的技能初级亦真亦幻,本效果可以持续1小时的时间,对精英级以下物理武器和魔法造成的伤害免疫,优秀级以下魔法伤害反噬给施法者80。

“这……”杨歌本来还想试试刚获得的基础武器精通。苏明洁的行为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不用这么保护过度,我……”

“不行!”苏明洁用理所当然的口吻对杨歌说。“我必须保证您的安全!”

杨歌只能接受了苏明洁的好意,陪着她往那些偏僻无人的小巷子里走去。

他们很快找到了蔡瑞穗被抢走法杖的地点,两个人装作不知情的过路人,不紧不慢地在胡同里走着。

很快,附近偏僻的角落里出现了几个鬼鬼祟祟而又探头探脑的身影。

他们惊疑不定地看了看有些高手气质的苏明洁,然后用贪婪,狠毒而又不加掩饰地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杨歌上下打量。

这些地痞流氓虽然没有见过苏明洁,可他们还是隐隐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这两个人的神色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看上去要是贸然上前打劫,反而可能会出什么岔子。

可就在这时,苏明洁拿出一把看上去就非常名贵的附魔宝剑,硬塞到杨歌的手里。

“差点忘了,老爷说过只要少爷您通过了冒险者资格的考试,这把史诗级的魔法剑‘秋霜’,就送给您。”苏明洁说到这里,故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可只要跟踪他们的人认真听,还是能听清楚她在说什么。“这把剑的价格能买下市中心的三座宅院,您可要当心使用哦。”

苏明洁的这句话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激起了那群抢劫者的贪欲。

一个铁塔般的壮汉红着眼冲了过来,也不说话,上来就要抢杨歌手中的宝剑。

“哎哎哎,你这个人是要干什么,有人抢劫啦!”苏明洁用手拽住那壮汉的胳膊,故意大声叫喊着,可那壮汉拨开苏明洁的手臂,反而一甩手把她推倒在地上。

杨歌刚要拔剑,被那壮汉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疼得他倒退两步,松开了握剑的手。

在初级亦真亦幻的保护下,那疼痛的感觉没过一秒就瞬间消失了。可杨歌没有捡起地上的秋霜剑,他只是默不作声地打量着那壮汉,思考着该如何处置这伙抢劫财物的流氓。

秋霜剑掉在地上,被那壮汉捡了起来。

那壮汉拔出秋霜剑,只见一道三尺长的寒冰剑芒吞吐不定,看上去就是价值连城的神兵利器。

“这倒是个稀罕玩意,用着还挺趁手!”那壮汉试着挥舞了一下,得意地合不拢嘴。

“还给我!”杨歌恶狠狠地瞪着那壮汉,装出不甘心的表情。他和那壮汉的力气差的很远,看上去就算手无寸铁的他拼上一条命,恐怕也伤不到那壮汉的一根毫毛。

“呵,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放进我口袋里的东西,你也想拿回去?”那壮汉咧嘴大笑,收起宝剑,蛮不讲理的冲杨歌挥了挥拳头。

“拳头大就是道理,不服你就再来和小爷我比划比划。宝剑配英雄,给你实在是太浪费了!”

“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强盗,迟早会遭报应的!”苏明洁指着那壮汉,有气无力地痛骂着,看上去也是一副不敢动手的怂样。

杨歌和苏明洁始终没有办法从那壮汉手里夺回武器,一旁观望的地痞流氓们也松了一口气。

他们乱哄哄地涌了上来,七嘴八舌地恭贺那壮汉拿到宝剑,完全没有把杨歌和苏明洁放在眼里。

“你们是一伙的?他这样硬抢东西还有理了?快还给我!”杨歌一板一眼的想要和他们讲道理,这种态度引来了流氓们的一阵哄笑,他们纷纷拍着胸脯,认下了这件事。甚至有几个人不怀好意地对杨歌指指点点,做了个刀划脖子的威胁动作。

杨歌有些愤怒,可他还是压下了心里的火气,问了壮汉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我非要你还剑呢?你是要砍死我,还是打算怎么讲这个道理?”

壮汉哈哈一笑,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杀了你我也麻烦,估计就打断你几根骨头,让你长长记性也就罢了!”

“好好好。”杨歌倒是有些意外。“你的仁慈救了你一命。要感恩自己的善良哦。”

苏明洁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那壮汉咧嘴大笑,以为杨歌这两人只是硬着头皮死撑,他满脸猥琐的看着苏明洁,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脏话。

“哎呦,舍不得这把武器?你要是陪大爷一晚,大爷我可以考虑把它还你……”

那壮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搂住苏明洁的肩膀,被苏明洁纵身闪到一旁,即使这样他还没有认清楚状况,居然想用他的脏手去摸苏明洁的脸。

杨歌飞身上前,一脚踹在那壮汉的心窝上,把他踢出去五六米远,在地上打滚呻吟。

他紧跟两步,踩在那壮汉的胸前,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直接踩断了两三根肋骨。那壮汉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第一个。”杨歌的语气冰冷,抬头望向那些和壮汉一伙的地痞流氓,就像在看一堆马上要清扫的垃圾。

有带头的混混看见壮汉被杨歌击倒在地,拿起砍刀凶狠地挥向杨歌的手臂,被杨歌直接抓着脑袋提了过来,往地板上就是那么一砸。

那带头的混混还没来得及反抗,脑袋直接就被开了瓢,一声不吭地昏倒在地。杨歌厌恶地甩了甩手上粘稠的鲜血。露出不屑一顾的冷笑。

“第二个。”

一发火球从杨歌的背后击中了他的后脑,那动手的法师学徒欢呼的声音还没有落地,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在法术反噬的伤害下昏迷不醒。杨歌回过头,怜悯的看了他一眼。

“第三个。”

那群地痞流氓们吓得直打哆嗦,杨歌只是不紧不慢地向他们走了过去,他们却仿佛看见了令人畏惧的死神。

“英雄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在那带头混混身边,这伙人的狗头军师眼珠一转,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乞求杨歌的宽恕。可杨歌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一个耳光抽了下去,打落了他半边的牙齿。

那狗头军师感觉鼻子酸的往下直掉眼泪,眼睛肿胀的睁不开眼,脸上火辣辣的疼,泪水和鼻涕的咸苦味直冲嗓子眼里,嘴中吐出的鲜血有些腥甜,他有些羡慕那些立即昏死过去的同伴,杨歌这一巴掌打得他痛不欲生,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

“第四个。”

杨歌面无表情的计算着数字,终于有人鼓足了勇气,在人群中喊出了反抗的口号。

“咱们大家伙一起上也许还能活命,不然谁都是死路一条!”

喊话的流氓却没有冲上前的意思,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冲了上去,被杨歌一拳一个,统统打翻在地。

他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第五个,第六个……还剩最后一个。”杨歌指着跑远的流氓,扭头对苏明洁笑着说。“苏姐姐,帮个忙吧!”

苏明洁招了招手,一股巨大的吸力把那跑远的流氓拉到杨歌的手里。那流氓面色煞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脑袋和地面来了次亲密的接触,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竟然吓得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一个都别想跑,把偷我朋友的木头法杖还回来!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人,我见一次打一次!”

杨歌看着那一地伤得伤,残得残,在地上叫苦连天的流氓们,面色平静的吐出一个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