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欺骗的本质

“不听了不听了,真没意思”蔡瑞穗一招秒杀精灵强者的场面虽然艾法莉没有亲眼见到,也对这件事有所耳闻。

愿赌服输,,艾法莉被迫在杨歌身边进行枯燥乏味的课程学习。

她开始的时候还认真的聆听杨歌的讲述,可杨歌的讲解虽然干货满满,却一点都不生动形象,甚至连例子都很少举。

艾法莉觉得杨歌讲的那些内容和精灵族资深导师的水平相比太不吸引人了,她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优秀的老师是举一些历史的例子来让学生明白的,愚蠢的老师才会逼迫学生背诵全文。”艾法莉有些不满地小声嘟囔着。她故意睁大眼睛,就那样可怜巴巴的看着杨歌。

艾法莉的美自然地像是迎面袭来的春风,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爱慕怜惜的感情。

可杨歌仿佛没有听到艾法莉的抗议,只是无所谓的掏了掏耳朵,毫无感觉的说。

“例子其实是有的,只不过你整天呆在王宫里,讲出来你也不懂。反而可能会理解错我的意思,所以我就是故意不给你讲故事的”

他完全无视艾法莉瞪大的眼睛,很平静的说出了艾法莉要是不合作,杨歌打算采取的惩罚办法。

“你要是背不出来的话,我可就要拿这些内容找你爸好好聊聊天了而且建议他多找几个老师,利用好你平时的休息的时间来补足这一部分的缺陷。”

“不不要”艾法莉被杨歌的说法吓了一跳,表情也紧张了起来。她知道杨歌可是说一不二的性格,而且她相信杨歌有说到做到的能力。

艾法莉可不想把自己每天仅有的那半小时左右的娱乐时间也塞满了学习的内容,她只好硬着头皮背诵杨歌刚才讲给她的那段话。

“大大多数人会错误地以为诈骗的受害者是因为内心的贪婪或者对外界过分的恐惧,却没有找到本质上的原因。然后下一句应该是什么来着”

艾法莉歪了歪脑袋,她实在不想背这些东西,偷偷用空间魔法询问房间外面监视着杨歌行动的管家,想知道接下来的内容。

可杨歌只是打了个响指,释放了蔡瑞穗塞给他的沉默术卷轴,管家和艾法莉的魔法通讯就失去了作弊的可能性。

“背不过就重新多看几遍吧,然后重头来过就是了。别指望作弊了,你会后悔的”

杨歌想起了之前他在命运系统里看过的,艾法莉未来被欺骗的命运,觉得自己不能有任何通融的想法。

那时的艾法莉,露出的哀伤表情始终刻印在杨歌的脑海里。

“原来诈骗犯的意思是这样的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听他把话说完,又为什么放弃了事后的追问”

未来的艾法莉一脸忧伤的表情,她的控诉和现在这个正在默默背诵的女孩子重叠在一起,让杨歌感觉有些时空错乱的恍惚。

“那并不是智慧上的差距,而是知识上的碾压。很多人在没有弄清楚一件事以前总会盲目的下结论,而欺骗者也会故意把他们放到一个短时间就要决定一切的环境中来,这种莽撞和急躁才是受害者们上当受骗的根本因素。

粗浅的骗术因为人们经历过,对此有一定了解而不会上当。新的骗术就是在考验你是否能迅速的冷静下来,并真的尊重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了。

实际上,诈骗发生的本质是利用了双方信息上的不对等,让你自以为了解了骗局发展的全部流程,忽略了一些细节上的因素。”

听着艾法莉一次次的重新拿起杨歌写下的内容,她的背诵逐渐的流畅起来,也大概的明白了杨歌将要讲述的意思。

可艾法莉还是有些不高兴,她总觉得杨歌是故意拿鸡毛当令箭,在她的面前耍威风。

“哼,小气鬼之前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说的赌徒啦,抢劫犯啦这些类似的情况,我看一遍大概看懂内容也就能用上了,居然用背诵全文来整我,我绝对不会选你做我的亲王”

一想到这里,艾法莉的脸羞红了起来,可她默默地低下了头,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

“虽然君无戏言,但杨歌这个傻子要是能哄我开心,那那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嫁给他”

艾法莉并不知道,在她一字一句的背诵全文的时候,杨歌的心情远比他表面上的态度要更加紧张,直到命运系统提醒杨歌未来发生了改变,杨歌才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杨歌把他总结的内容蛮不讲理的让艾法莉全文背诵以后。艾法莉的未来终于可以摆脱被人彻底欺骗的命运

一段记忆出现在杨歌的脑海里。

杨歌看见艾法莉和蔡瑞穗站在一起,在被层层绷带包裹着的,应该是还在重伤昏迷的杨歌面前,两个人进行着亲切的交谈。

“在他面前发誓吧只要你肯用誓言制约自己,只要你以精灵王族的荣誉保证维护几个种族之间未来的和平,你要的那批粮食,我可以无偿地借给你

不然的话,就算魔族和精灵是盟约上的合作者,我也可以拒绝你的请求而且我一定会在他死后亲手解决你这个心腹大患”

艾法莉茫然地看着蔡瑞穗,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根本不敢相信这居然会是蔡瑞穗的想法。

“你想象的那些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他会一直活下去的,我也不会对魔族的领地出手。

我们可是好姐妹,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

“姐妹”蔡瑞穗不屑的嘴角翘了起来,她似乎是在嘲笑艾法莉现在还是这样的天真和愚蠢。“我可没有这样不顾事实的姐妹,我相信在我们活着的时候大家完全可以保持友谊与和平,但是我们总归是要死的,杨歌也不可能接受你的提案,他在这个世界能存活的寿命远远低于你我的寿命这一点,我远比你更加清楚

身为魔族,我只有四百年的寿命。而杨歌的寿命应该不到二百年,和你们三千年左右的精灵相比,我们的生命,只不过是流星闪过而已

你居然和我一样躲过了这次全球性的骗局,也真的是简直让我无语我居然没有看出你竟然会是个这样出色的统治者如果我们魔族的未来出现了虚弱的时期,我没有办法保证你不会对我们魔族的领地下手,所以你必须在这里发下誓言”

蔡瑞穗一步步地走近艾法莉,像一只面对猎物的狮子。艾法莉步步后退,就这样跌坐在地上。

蔡瑞穗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表情里没有怜悯,只有深深的忌惮和把对方当成平起平坐对手的考虑。

“好吧,我答应你”艾法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必须做出选择,只是她看了杨歌一眼,眼睛里面是道不尽的温柔。

艾法莉郑重地发了誓,然后对蔡瑞穗调皮地笑了笑。

“未来我们至少还有几十年做姐妹的时间,就请你多多指教了”

画面结束。

杨歌不想跟艾法莉详细解释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是静静地听着艾法莉用柔软甜美的语气,背诵着他写好的内容最后一部分。

“即使你并不贪婪,用真品原价买到仿制的物品也屡见不鲜,即使你并不恐惧,针对你的需求和焦虑而提出的虚假培训和无效保险,也能让很多人心甘情愿地为此付费。

这就是诈骗者屡禁不绝的根本原因。”

艾法莉的未来命运已经从这次枯燥的背诵里得到了改变,杨歌也就能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