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首相之死

精灵族的首相被艾缇困在特殊空间以后,他一直在寻找从这个空间里顺利脱身的方法。

艾缇在精灵祭典现场的突然行动是首相毫无防备的事情,他完全没有想到冒险者行会居然完全不留退路,直接动手封死了他的行动。

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艾缇这么做合情合理,尤其是在大家都对精灵选手作弊的情况心知肚明的现在,艾缇就算把他困在这里,然后派出其他强力选手将这些作弊者一一清除,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个事实。

可首相还是觉得艾缇把政客的想法考虑的太过简单了,虽然近千年来都没有传说巅峰级别的大人物陨落的消息,但是艾缇的行动依然可以被认定是一场针对首相的暗杀。

既然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首相自然想要利用媒体的那些阴谋论的说法,让冒险者行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他可不是有一说一的良善之辈。

他在心里暗暗盘算该如何从这件事上获得更多好处,他觉得冒险者行会只不过单纯是想利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击溃更多的精灵选手。应该不敢背上外交影响的黑锅。

于是他冷笑了两声,准备把事态说的更严重一些,相信艾缇一定会给他足以压惊的补偿。

“怎么难道你们居然敢暗杀精灵一族的首脑了真的好大的胆子”

艾缇还没有答话,首相看到这特殊空间里突然又出现了两个史诗级的冒险者。他只认得声名在外的大贤者苏明洁,可另一个冒险者身上居然隐藏着高阶神灵的力量。

程晓曼听到首相刚才说的发言,脸色不禁一变,她虽然很快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平静。可精灵首相却从她的脸色变化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首相的脸色不禁凝重了起来,对方看样子已经考虑了动手的可能,要是谈判没有得到合适的结果,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首相不动声色的捏破了黑龙王陛下给予他的求援信号,准备借助外界的力量离开这里。

他面色如常,想要用交涉来拖延时间,于是张开双臂,咧嘴大笑。似乎并没有对艾缇把他拖入这个特殊的空间而感到丝毫的不满。

“你们有什么要求吗说来听听,我想我们可以和平的解决这件事。”

艾缇看了一眼苏明洁,她们也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给这位精灵首相摆证据,是因为他们也在等待蔡瑞穗结束比赛,赶来这里的时间。

苏明洁把杨歌带着她们在贫民窟里问到的笔录传送到精灵首相的手中,那笔录前面是穷人对当地黑社会团伙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控诉,后面则是那些黑社会的领导者所招认的保护伞首相大人的心腹,负责打理这些外围事务的私人秘书帮助他们干预司法,逃脱惩罚的事实真相。

首相不紧不慢地看着这一条条的内容,他面色凝重,知道在这样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他想要抵赖不认恐怕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得不心疼地丢车保帅。

“我看过了,他确实罪该万死,也是我管理不慎才让他做出了这种人神共愤的勾当我我回去处理这件事,一定给公众一个交代。”首相立刻把责任都推给了他的秘书,可程晓曼摇了摇头,直接在首相的面前召唤了那私人秘书的灵魂。

这种罪该万死的混蛋,冥府女神当然不会放过,那私人秘书虽然看上去是死于心脏病突发,实际上却是冥府女神亲自出手的结果。

面对首相秘书这种死不招认的意志坚定者,程晓曼只好撕开了杨歌的催眠术魔法制成的特殊卷轴。

通过催眠的影响,很快程晓曼就从秘书的嘴里问到了作为黑社会保护伞所能获得的主要利益那些黑社会定时上贡钱款的去向。

那笔钱大部分都用在首相的竞选经费里,只有一小部分是以首相和竞选小组的名义,捐献给了关心公益事业的基金会。

“他他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获得更高的位置才会这么做的,我对此完全的不知情”

首相大人虽然依旧表示这件事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可他的表情已经彻底的出卖了他,他甚至有些怀疑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不是想要制造一起近千年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刺杀事件。

毕竟冥府女神已经直接出手干掉了他的秘书,如果真的有心要干掉他的话,也不会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更让他感觉到恐惧的是,黑龙王陛下应该已经收到了他的求救,可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这里居然没有出现空间晃动的迹象。

精灵首相觉得这说明黑龙王要不就是被对方的某个强者拖住了,要不就是已经放弃了拯救他的方案。

毕竟黑龙王即将陨落,面子对他的意义远没有过去那样重要。

而精灵首相觉得他的性命和得罪一位高阶神灵相比,也不一定是精灵王国必须保证的东西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再不曝光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我也要死在这里了。”

精灵首相下定了决心,他撕碎了口袋里葛阳交给他的一张定向传送的卷轴。

艾缇的这个特殊空间发生了剧烈的颤抖,原本空无一物的世界竟然出现了崩裂的迹象。艾缇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她没有能力抵御这种空间魔法禁咒的攻击。

葛阳从离这里不远的观众席上跃迁在这里,他立即发动空间魔法,毫无悬念的抢夺了艾缇这个特殊空间的控制权。

原本空无一物的大地变成了火山喷发,岩浆横流的场所。

他瞥了那精灵首相一眼,对艾缇三人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冷笑。

“就你们三个吗那杨歌这一次,可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葛阳挥了挥手,亡灵族和魔族组成的大军浮现在这个特殊空间里,亡灵骨巫程渝和高阶魔族深渊武也出现在艾缇一行人的面前。

那精灵首相连忙跑到葛阳的身旁,他正准备感谢盟友的出手相助。可葛阳掌控的这个空间,立刻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随着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神灵的力量充满了这个小小的特殊空间,也打乱了葛阳未来的计划。

程晓曼的状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的样貌虽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可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千万年来不停思索着人类命运的神灵风采。

她就那样居高临下地看着这里的一切,特殊空间里那魔族和亡灵组成的千军万马根本不值一提。冥府女神只是挥了挥手,葛阳手下的军队就从这个空间里面消失了。

葛阳的心里一惊,可他从程渝的点头中确认了这些部队只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并没有出现全军覆没的悲剧状况,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但他还是死死地盯着程晓曼的动作,不知道附身在程晓曼身上的冥府女神到底想要对他们做什么样的事。

程晓曼的气质从平易近人变得高不可攀。她只是伸出食指,在精灵首相的脑门上标出了一个鲜红的记号。

那是冥府女神对精灵首相下达的格杀命令,她甚至不需要做出任何的解释,如果那首相不死的话,葛阳这几个人就要为此承担神灵的愤怒。

神灵并不会直接对葛阳出手来沾染不必要的因果,但是如果葛阳硬要违抗神灵的意志,这种因果的副作用也就压制到最小的程度。

葛阳知道,冥府女神并不介意就在这里顺手夺走他的性命,他还不会为精灵首相做到如此的地步。

葛阳暗暗有些心惊,他不明白区区一个精灵首相的生死,怎么会惹得冥府女神屈尊附身的结果。

冥府女神为此耗费的神力和她可能获得利益相比,实在少得可怜。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有葛阳想象不到的原因。

葛阳下意识地又想起了杨歌,他知道只有这个并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家伙,才是唯一有可能说动这件事发生的人选。

不,这一定是杨歌早就安排好的计划。

不然的话,杨歌的责任心一定会让他出现在这种变数很多的战场,他既然没有出现在这里,就表明了他已经是胜券在握。

葛阳在心里暗暗感叹杨歌这种惊人的布局能力,可他并不甘心就这样的失败。

“看来我还是要尽量躲开杨歌活动的范围,直接发生冲突的话,我恐怕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葛阳在心里暗暗盘算着他的计划,他相信至少在车玉岚的那件事上,他应该能让杨歌体会到失败的滋味。

精灵首相被这神灵的杀意吓得站都站不稳,他拉紧了葛阳的衣襟,仿佛想要抓住自己生命里唯一的一线希望。

可葛阳只是反手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既然冥府女神的要求只是精灵首相的性命,那这件事自然有足够的漏洞可钻。

“既然女神大人想要他的命,那我当然是要双手奉上

至于他这肮脏龌龊的灵魂,就让我顺便带走吧”

葛阳面色不变的对艾缇那三个人宣布了他的执行方式,他知道他已经没有消灭这三个人的办法,可他觉得他应该能保住精灵首相的灵魂。

“等一下”苏明洁打断了葛阳的话,冥府女神的意志正在渐渐的消失,她们知道单凭她们的意志没有办法阻碍葛阳的行动。

但就在这个时候,程晓曼想起了杨歌告诉她的,也许会产生一定效果的方法。

“虽然精灵首相已经死了,但他的灵魂需要意识到他之前犯下的错误。我们会让他看到他所坚持的信念出现了什么样的错误,这应该也不违背女神的惩罚内容吧”

女神的意志再度聚集起来,葛阳知道他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地将精灵首相的灵魂带走。

他无所谓的笑了笑,觉得程晓曼和杨歌根本不明白政客有着怎样惊人的意志力。既然冥府女神愿意付出一定的神力来帮助他们去创造摧毁首相灵魂信念的环境,那葛阳也不愿意为此付出自身受伤的代价。

“那随便你们好了,只是在你们和首相的灵魂交谈的同时,我们也想要和你们展开一定范围的一对一对话。

我想冥府女神应该不会阻止我们这样做吧,我可以确保大家不会因为暴力而出现任何的危险。

葛阳的眼睛看向苏明洁,他想要知道对方是否知道他才是制造出灵体,给予苏明洁生命的那个人。

要是他能在杨歌的身边安插下一枚钉子那他针对车玉岚的行动计划,应该也会有更大的把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