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灵魂的选择

“我长大以后,要改变精灵王国的现状

我要让混血精灵不再被歧视,我要让人们无论贫富美丑,都能被这个国家平等相待。哪怕为此付出我的生命”

那是精灵首相在一百二十四岁时发下的誓言。做为一个混血精灵,他没有纯种精灵相对于人类三十比一的衰老速度,但也有六百岁左右的寿命。

只是因为他们的寿命比起纯种精灵来说实在太短,在精灵的时间概念里属于早夭的类型,就让混血精灵们平日里被精灵当成完全不同的物种对待。

混血精灵愚蠢,混血精灵暴躁,混血精灵无知,混血精灵应该离开精灵王国去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

精灵们这些约定俗成的理念让精灵首相小的时候受尽了同伴们的白眼,所以他才会立志要改变这件事。

当时的他身体年龄大约等于人类的二十岁,正处于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憧憬的年纪。

精灵首相本以为冥府女神会直接审判他做下的那些黑暗无耻的勾当,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勾起了他最深处的记忆。

那时的精灵首相真的相信凭他自己的能力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他也真的朝这个方向努力了。可他最终挽救的,却只有他自己的命运。

精灵首相刚刚当上一个小公司的领导时,他曾经问过下属对混血精灵的看法,那个下属小心翼翼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些卑贱的混血精灵怎么能和您相提并论呢您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您可是那位知名教授的儿子,和他们从血脉上就有所不同。”

精灵首相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可是过两天就找了个借口让那下属离职。

“您根本不像是一个混血精灵。”很多社交上的伙伴以为这是委婉的赞美,可精灵首相却恶心地想吐。

“真可惜,像您这样优秀的人才只能活区区六百年,我们只好选择提拔其他人,这也是为了保证公司的稳定。”

看到公司的大老板明明说好了用业绩来选拔新的大区主管,却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把他拒之门外,精灵首相没有多说一个字。

他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过一会就傲气的提交了辞职信。

“你会后悔的”精灵首相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公司的大门,根本没有看到他的直属领导喜上眉梢的表情。

“到我家里给捎个话,晚上我要举办一个庆祝的晚宴,那个该死的找不到一点毛病的贱民,终于被我气走了”

精灵首相以为他能够很快找到更好的工作,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大多数企业仅仅只是看到了他的血统,就将他拒之门外。

“对不起,我们公司已经招够人手了。”刚刚还在抱怨着没有足够员工的老板看到了他的血脉,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那老板努力地抬起头露出微笑,说了一个非常拙劣的谎言。

可精灵首相根本没有时间去投诉那老板的问题,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按照自己找好的几家公司的电话,一一询问他们是否有时间进行招聘的面试。

在闲暇的时间里,精灵首相自学了法律和心理学的相关课程,并一一考取了从业的证书,要是实在没有人想让他稳定工作的话,他想要靠兼职养活自己。

画面一转,已经是三年后的场景了。精灵首相看到一位他认识的大企业家坐在他的对面,丢给他一个装满了大额纸钞的手提箱,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对他说。

“我听说你是整个精灵王国最好的律师有个下贱的混血精灵控告我当众教训他的案件,你能帮我脱罪吗

当时我只是看他长得实在太丑出来有碍观瞻本来就是他不对

而且我下手已经很克制了都是些躺上一个月就能养好的皮肉伤,应该算不了什么吧和解,想敲诈老子的钱做梦去吧

我希望他一个子都得不到,同时我也不想坐牢,你有办法吗”

看到这里,精灵首相明白冥府女神想要做什么了。那是他第一次利用法律的漏洞,违背了他的良心。

可他始终固执的认为,他当时的做法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在他居住的公寓里,有很多混血精灵都在这个大企业家的手底下打工。

要是他被抓了起来,就意味着精灵首相的邻居们将会面临失业的危险。

在伸张正义和保护自己的邻居之间,精灵首相认为他的选择虽然自私,却情有可原。

他收下了那大企业家给他的金钱,体面地握了握手,给对方讲述了一个知名律师们常用的脱罪方法。

“我需要你马上把居住地换到你企业大部分工人所在的城区,我需要法院无论如何随机选择陪审团,都是给你打工的那些人成为陪审团的一员。”

大企业家一连两个星期都没有上班,他手下的所有工人都知道他可能要因为一桩伤害的案件而坐牢,他已经结清了大家的工资,甚至还多发了一部分。可每一个普通的劳动者都为自己可能要失去工作而感到恐慌。

这些人大部分也是混血精灵,他们本来大多数人遇到这种歧视混血精灵的状况,都会自发的站在被欺负的人那一边。可一旦扯上了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选择的立场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当陪审团宣布大企业家无罪释放的时候,当精灵首相看到那受害人家属仅仅只是把愤怒的目光看向陪审团和大企业家,却完全没有对他这个律师产生一丝一毫的怨恨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这种方式下的,让人说不出理由的荒谬。

“只要是群众投票的结果,就和我们的责任无关了您还真的是一位出色的律师,谢谢您的指点。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参与一些国家相关的公共事务”

那大企业家请他参加了晚宴,精灵首相看着那大企业家诚恳的希望帮助他的眼睛,他发现对方并没有因为他是混血精灵而藐视他,反而想要给他铺垫从政的道路,他在点头答应的同时,又一次想起了他年轻时说过的话。

“我长大以后,要改变精灵王国的现状

我要让混血精灵不再被歧视,我要让人们无论贫富美丑,都能被这个国家平等相待。哪怕为此付出我的生命”

精灵首相摇了摇头,他嘲笑他自己年轻时的天真,他认为他现在所做的才是能让混血精灵被重视的方法。

这是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精灵首相相信他虽然牺牲一部分人的未来,却能够拯救更多的或者是和他更亲近的那些人的命运。

他在一些条款上给予混血精灵很大的优待,甚至到了蛮不讲理的程度。他让混血精灵们觉得是纯种精灵欠他们的,所以要这样对他们妥协退让。

他在棘手的问题上让民众一人一票的去投票选择,逃避了他应该承担的责任,然后大资本家们利用他们控制的媒体和舆论导向,将大众的选择变成了他们用金钱就可以控制的东西。

精灵首相以为他是在保护和改变他的族群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可实际上,他激化了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

对于某个种族开出优厚的善待条件如果没有搭配上严格的教育,意味着那个种族最恶劣的那一部分人将完全利用这种特殊的待遇来侵犯其他人的利益,意味着精灵首相以为的那不得不妥协的黑暗将会掀起一场暗藏在其他人群内心深处的灾难。

当纯种精灵的平民用事实和犯罪率数据来证明他们的素质远高于混血精灵时,当纯种精灵的富人们利用陪审团和律师给他们脱罪,却完全无视混血精灵受害者的苦难时,精灵首相和他的团队成员除了谴责和揭露,完全提不出任何有效的解决方案。

这才是黑龙王想要清除他们这些毒瘤,让两个对立的族群慢慢融合在一起的原因。

可精灵首相毫无征兆地大笑起来,他嘲笑着冥府女神和杨歌的愚蠢。

精灵首相知道他做的事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他知道他的行为也许会牺牲一部分人的未来,但是他始终认为他做的是对的

“呵呵,是啊,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

那又怎么样呢你们以为我会为此忏悔,甚至为此放弃我的灵魂吗你们真的是在做梦”

可他立即笑不出来了,因为杨歌的命运系统把那大企业家刚刚说过的话展现在他的眼前。

“今晚我不回来睡了,背锅的首相应该已经下狱了吧,我要去安慰一下他的母亲和妹妹。”

那大企业家露出了残忍猥琐的微笑,似乎是一种冥冥中宿命的轮回。

“反正他教过我该如何行事,让他的家人一辈子享受富贵荣华,也是我应尽的义务。”

画面到这里突然就这样结束了

精灵首相疑惑地看着冥府女神。冥府女神并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只是通知他做出人生的选择。

“杨歌让我告诉你,虽然是你的自私和愚蠢造成的这种局面,这一次他既然已经看到了,无论如何他都会避免这场惨剧的发生。

但是如果你想要继续保持你的灵魂状态,而不是就这样从这个世界消失的话。这些人未来会对你家人做些什么,就是我们不会插手保护的事情了。

毕竟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事件多次发生,甚至他们还因此获得了你所的间接收益,他们即使受害,也并不比那些可怜的受害者更加无辜。

而如果你就这样魂飞魄散的话,艾米莉陛下将会保护你家人的安全。”

政客虽然没有灵魂上的底线,但是政客有父母,有亲人。而政客帮助的那些罪恶人士在他们死后,往往会故意扭曲这部分人的命运取乐。

杨歌冷冰冰地指出了这个事实,他知道精灵首相绝对不会为了他不认识的人而伤心难过,但是他同时也清楚的知道精灵首相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