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贪嗔痴怨古难全

精灵首相抬起头,他像是输掉了一切的赌徒,就这样死死地盯着被冥府女神附身的程晓曼。

他仿佛从程晓曼的背后看到了布局这一切的杨歌。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杨歌从来没有相信过他的良心,仅仅只是想和他做一笔交易。

杨歌认准了以他那种为了族群利益而放弃良心的做人准则,他只会放弃灵魂,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精灵首相回想起他的一生,他帮助过那么多有钱有势的富人以各种理由脱罪,他也用自己的人脉做交换,让那些和他一样命运的混血精灵们在这个王国享受高人一等的待遇。

他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好人,可他以为这些被他帮助过的人群,一定会在他死后怀念他还在世的日子。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些富人里的个别几位,反而成了他家人的催命符。

让精灵首相觉得有些可笑的是,他的家人将要面对的危险却不是无辜者的正义复仇,而是那些他昧着良心帮助过的富豪们想要感受的,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感官刺激。

“我答应你的要求,我希望……你不要放过那些草菅人命的家伙,而不仅仅是保护我的家人!”

是复仇?是忏悔?精灵首相也说不清楚他的内心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复杂情绪,他只是硬挤出一个笑容,就这样的放弃了自己灵魂的一切。

在精灵首相安心赴死以前,冥府女神突然开口,说出了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其实……我本来是不需要出面的,杨歌叫我过来的目的也不是关于你生死的这点小事,但他还是为了你最初的梦想而请求我随便帮这个小忙,他想让你看到混血精灵未来的命运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那些混血精灵高人一等的待遇被取消了,精灵王国刻意的淡化族群的观念,却有意识的宣传某个地区特有的优点标签。

有的地区手指灵巧,有的地区行动敏捷,有的地区孔武有力,有的地区善于总结规律……通过一个个优点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地域而非族群本身。

当然,在这种转变的过程中,艾法莉加大了对破坏两个族群之间团结的处罚力度。无论是纯种精灵针对混血精灵的罪行,还是截然相反,都会被加重惩罚。

随着大众的视线转移,混血精灵渐渐融入了精灵的群体,对立的矛盾也就这样消失不见。

至于随之而来的,地域上彼此产生的偏见,杨歌也给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改变方法,就是通过经济手段,加大各个区域彼此之间的交易和人口的流动,最终形成新的族群观念。

这对于精灵首相来说是看不到的未来,却是艾法莉这一代人就足以改变的观念。三千后的精灵们只会把混血精灵当成他们早夭的同类,却并没有其他歧视的想法。

特权只会带来对立的矛盾,真正的融合,意味着彼此权利和义务的平等。

精灵首相终于明白了杨歌要表达的意思,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已经被这个男人导上了正轨,他虽然马上就要死掉了,可他还是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精灵首相想起了他曾经许下的誓言。

“我长大以后,要改变精灵王国的现状!

我要让混血精灵不再被歧视,我要让人们无论贫富美丑,都能被这个国家平等相待。哪怕为此付出我的生命!”

他以为这句话的重点在于歧视,可杨歌告诉他这句话实现的机会在于平等,刻意注重歧视只会被罪犯利用成为他们脱身的借口,反而让两个族群之间看不见的仇恨愈演愈烈!

精灵首相已经看到了他的理想终将实现的未来,他觉得这一生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遗憾了。

“希望我看到的这一切终会发生,希望我的错误不会被愚蠢的世人继续重复!”

精灵首相放弃了重生的可能性,他灵魂湮灭时释放出了巨大的能量,就这样在程晓曼面前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就在冥府女神和精灵首相进行交谈的同时,葛阳也在劝说着苏明洁回想起这次轮回发生以前,他们在一起冒险时的情景。

他要和这个他制造出的理想少女讲述着他的计划,他的目标,以及……杨歌虽然现在看上去风光无限,却是在追逐着一个注定不可能实现的人生理想!

“我知道你被杨歌的理想所打动,可杨歌并不懂得人心的险恶。

从他居然可笑到让冥府女神劝说精灵首相放弃灵魂这件事就看得出来,一个合格的政客不会有那么崇高的道德感,杨歌想要达成的目的注定不会实现的!

地面世界如果不发生战争,如果所有人不能以盟约的强制形式联合起来,等到魔族侵略的实践发生,我们将会是被各个击破的下场!

绝对不能让蔡瑞穗成为地下世界的魔王!那意味着只要她有这个想法,地面世界的各个种族就会成为魔族的奴隶!”

葛阳不知不觉间用出了洗脑的魔法手段,想要针对苏明洁在他制造灵体时刻意留下的缺陷展开进攻。

可葛阳的魔法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葛阳惊讶地发现苏明洁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坐井观天的傻子。至于他以前留下的后门,早就被杨歌彻底的破坏了。

葛阳有些心痛,他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杨歌是用命运系统改变了苏明洁的命运,以为杨歌是在苏明洁并不情愿的情况下,做出了焚琴煮鹤的行动。

他本以为可以通过缺陷来控制苏明洁,但他现在愤怒而又耻辱的感觉是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了,杨歌已经给他戴上了一顶滑稽可笑的绿色帽子!

“他居然敢玷污我的东西!我迟早要拿他的脑袋当夜壶!”

苏明洁轻蔑的看着她原先主人的无能狂怒,她当然记得过去轮回时的日日夜夜,她记得葛阳不择手段的那些黑暗过往,她也记得当她第一次选择阻止葛阳滥杀无辜的行为时,葛阳非但没有高兴,反而立刻用魔法改变了她的想法,让她无条件的服从葛阳的命令。

虽然杨歌并没有把利益当成冒险的第一位,可苏明洁完全能感受到杨歌对每一个人的尊重。虽然葛阳和杨歌一样并没有强迫她发生什么,可苏明洁还是感觉葛阳非常的恶心。

苏明洁决定误导葛阳的想法,她微微一笑,回想起地球上最气人的深意,做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害羞表情。

“你都猜到了?这可是你当年设定好的枷锁,现在它已经被杨歌完全破坏了,是我心甘情愿的,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

葛阳刚想骂上两句脏话,可他立刻从精灵首相的死亡中感受到了能量的波动,他的脸色一变,他完全没有想到冥府女神的三言两语居然也能让精灵首相甘愿地放弃了重生的可能性。

杨歌对人性的把握远比他想象的更为精准,葛阳针对精灵王城的计划也都失望的落空了。

葛阳想起了那个曾经向杨歌表白过的车玉岚,这一刻,他只想用同样的手段去报复杨歌,他不再把自己局限在这次精灵祭典的得失之中,而是决定在新的挑战里,让杨歌承担和他一样的痛楚。

葛阳立刻重新振作了起来,他挥了挥衣袖,从艾缇的特殊空间里撤退了,只留下了一句底气不足的狠话。

“我会让杨歌尝到相同的痛苦,我保证做到这一点!”